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十四章 出关

第二十四章 出关

    “混账!你在胡说什么?那是天上的众神之主,与天地齐寿的神仙。你以为向你这样的凡人一样,说死就死?”瞪了一眼自己的同伴之后,周天真继续说道:“那是神主在修通天之路,等到天路修成之后,便可以带着我们直达天界……”
    他们几个说话的时候,客栈店主端着一盆烧得酥烂的羊肉送到了几个修士的桌子上。老店主陪着笑脸说道:“这是上午刚刚宰的羔羊,几位大修士尝尝看。家里最近请了一位塞外名厨,这手艺可着方圆百里都找不到第二家。”
    众修士知道店主父子俩日后也是要跟着自己一起飞升的,对他倒也客气。应和了几句之后,众人直接下手将大盆里面烧羊肉撕开,每人抓了—大块放在嘴里大嚼了起来。油亮的汁水顺着他们的嘴角滴落了下来。
    吃了一口,众人便觉得羊肉酥烂可口,和他们之前吃的羊肉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手里的肉下肚之后,几个修士继续去抓剩下的羊肉。
    看着这几个修士心满意足的样子,老店主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个是小店请几位大修士的,早上店里进了两条黄河大鲤鱼。一直养在缸里,刚才我吩咐厨子两条鱼一条烹制鱼羹。
    另外一条用糖醋烹了,配上刚才的羊肉,正好凑一个鲜字。”
    听到还有两条黄河鲤鱼,众修士都拍手叫妙。不多时,那条糖醋烹制的鲤鱼端了上来。众人品尝之下,味道果然绝妙。
    看着这几个修士吃的畅快,老店主这才陪着笑脸对周天真说道:“周世兄,神主他老人家已经闭关几个月了。您说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能出关?我们父子俩也要去准备准备,别神主老人家出关之后,直接带着你们老几位飞升,再把我们爷俩忘了。”
    吃了人家的嘴短,加上这些天店主服侍他们尽心尽力,周天真也不好什么都不说。当下这位中年修士抹了抹嘴,拍着老店主的肩膀说道:“别急,就算他老人家忘了,我也会提醒的。白吃白喝了你这么多年,飞升的时候我不会忘了你们爷俩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天真打了个饱嗝,随后继续对着老店主说道:“他老人家闭关之前曾经交代过,算着日子,快的话这几天也就可以出关了。慢的话,再有个把月也就差不多了。”
    这时候,小伙计端出来一个大号的汤盆放在了他们这几个人的桌子上。里面是满满一盆鲜鱼汤,上面撒着胡椒粉和芫荽末。老远就能闻到鱼汤的这股香气。
    小伙计给几个修士分别盛了一碗,众人喝了一口之后,不由得交口称赞鱼汤的鲜美……周天真也是第一次喝到这么鲜美的鱼汤,当下一口气喝了两碗。正腆着脸再要第三碗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肚子里面一个劲的搅疼。小肚子下坠。肚子里积攒大半天的东西要出来透透气……当下,周天真放下了汤碗,捂着肚子转身向着店里面的茅房跑了过去。身后还有人在笑话他:“老周真是没有出息,吃不得好东西。才吃了这么两口就……”说了一半的时候,这个修士脸上突然变了表情。他和周天真一样,捂着肚子便向着后院的茅房跑了下去。
    这人跑到后院的时候,正看到周天真进了茅房。整个店里只有这一间茅房,一般的客人都在房屋里面用恭桶方便,这茅房只是店里的店主、伙计们方便使用的。店里也没有几个人,故而只建造了这么一间茅房……这名修士挪到了茅房旁边,随后一边敲门一边继续说道:“周大哥,您快点……兄弟我也坚持不住了……您痛快一下得了,我来一下就换您,就一下……周大哥,您快点……”
    任凭这人怎么说话,茅房里面始终没有回应。一开始这人还以为里面的周天真正在使劲,没有功夫和自己说话。不过他又说了几句之后,突然感觉听不到里面有人在方便的声音。以为是周天真故意占着茅坑不拉屎,当下这名修士心里恼怒,一巴掌推开了茅厕的大门。里面除了粪坑之外什么都没有,刚刚进来方便的周天真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自己明明是眼看着姓周的进来,怎么拉泡屎的功夫他人就不见了?当下他原本呼之欲出的便意也消失了,这人在茅厕里面转了一圈,却找不到周天真的踪迹。难道他刚才着急没站稳,脚滑跌进了粪坑?
    就在他想着是不是要对着粪坑喊两句的时候,这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是在找我吗?”
    这是周天真的声音,不过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就在方士不由自护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周修士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背后,不过他再说话的时候,嘴里却发出来一个苍老而油滑的声音:“你来了,老人家我要找的人就齐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这名修士眼前突然一黑。随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半晌之后,刚刚去上茅房的两个修士一起走了出来。此时桌面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几盆鱼、羊已经吃光。留在这里的几个修士见到他们俩结伴出来,正要取笑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山上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巨响。他们不由自主的一起看过去,就见洞府的方向冒出来一股浓烈的白烟。
    当下这几个人也没有心思再去取笑周天真二人,纷纷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老店主的面前。
    此时,店里只剩下周天真和与他一起回来的修士。看着周天真开始催动五行遁法,那名修士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他说道:“我叫什么名字? ”
    周天真愣了一下,随后他脸上显露出来一股熟悉的坏笑。对着修士说道:“名字这东西都是给外人用的,看到有人对你说话,回答就好……”说到这里的时候,周天真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剩下最后一名修士皱了皱眉头,随后他也开始催动五行遁法。消失之前他留下来最后一句话:“我应该选周天真的……”
    片刻之后,神主招募过来的修士们已经都聚集在了洞府门口。众人脸上都是一副焦急的表情,当初神主说他要闭关炼制法器,可是没有说过会有刚才那样的巨响和浓烟。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人都在等待着神主出现给一个说法……半晌之后,洞府大门终于打开。随后那位瘟神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这些修士们之后,他开口说道:“神主大功告成了,你们进去向他老人家道贺吧。”
    听到了瘟神的话,众人悬在心口的一块巨石这才算落地。随后他们对着瘟神行礼之后,一窝蜂地跑进了洞府,开始争先恐后的去向神主道贺,顺便表表忠心。“
    当下,这些人在洞府的后厅当中找到了神主,他身边树立着一个古里古怪的法器。这法器看着就好像是一口炼丹炉一样,不过计较起来寻常的丹炉。神主面前的法器没有炉顶,炉子上端被一股白色的气体包围着,之前从这里冒出去气体应该就是出自这个炉子了……”你们是来向我道贺的吗? “看上去有些萎靡的神主勉强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管如何这件法器终于成了。从此之后,天下的修士、方士和术士就是另外一副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