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劫天运 > 第五千三百一十七章:羡仙

第五千三百一十七章:羡仙

    “为什么……”璃玉霜喃喃的问道,她心中或许是知道答案的,只不过不愿意承认罢了。
    “为什么?这问题还需要我来说么?你们太清一脉因你破晓大哥而团结一致,我们玉清、上清一脉,自然也汇聚夏大哥的麾下,甚至连太清那一脉,我想也早晚会殊途同归的,这是因为夏大哥比起你的破晓大哥更宽厚仁慈,对我们这些门派更真诚和亲近,就好比今天决策宝物归属,若是你破晓大哥在,恐怕又是另一个分法了吧?”清微欣并非是那类好说话的姑娘,若是有什么她不能说,那非得憋死她不可了,这也是一开始她就把琉璃纱气得甩袖离开的原因。
    璃玉霜看了一眼我,随后说道:“我夫君并非刚愎自用,他只是过于正义,至于对邪道过于包容这种事,他的确做不到!就是我,也不能违背父亲和各位长辈的初心……勾结邪道让太清仙盟蒙污……我这么做了,父亲、祖先泉下有知,又会怎么看我?”
    其实璃玉霜说的倒也没有错,她总不能推翻以前立下的规矩,把诸如软红娘、许白尸他们都拉拢过来,那样只会让玉仙界大乱而已,所以把这些邪派好容易赶走,也是间接守护玉清界。
    清微欣似乎早知道她会这么说,所以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三仙界危机已到眼前,一味宁缺毋滥,抱残守缺,终究会导致玉仙界灭亡,大家也正是看到这一点,或许才会受夏大哥的感召加入天城,所以要怪就怪你本来就带着大家走入了死胡同,最后又找到了你破晓大哥把后路也堵死了。”
    “说得好,太清一脉,大抵行事皆如此!”清微太上哈哈大笑,觉得自己孙女让自己长抒一口气了。
    “嘿嘿,这点上夏城主确实做得比那姓李的好太多了,我们上清一脉大部分出离玉仙界,不正是因为他们上清一脉多年来打压威逼之故?不只是他们璃玉家,更久远的那几任盟主不同样刚愎自用了?夏城主能当场九重天霸主,才是真正的胸怀天下,并济天下。”软红娘趁机给我戴高帽。
    我摇摇头,也不打算让他们无休止争论下去,但其实也想要拉拢一趟太清一脉的仙家,所以说道:“天下辽阔而包容万象,有生灵之地,争斗自然是难免的,即便是再不偏不倚,终究也难去平衡一切,更遑论是照顾一部分仙家的利益了,璃玉掌门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包括李破晓,同样也是要带领一个势力争取自己的位置,造成今天的结局,是大家彼此方向位置不同导致的结果,并没有对错之分,所以在这里我们就事论事,该给璃玉掌门一份的,当然也不能少了,诸位以为然否?”
    “嗯,夏小友都这么说了,老夫哪还能有意见?”清微太上连忙赞同,至于其他仙家也都点头同意了,璃玉霜看着我眼中既是复杂,也颇有感激和感慨,说道:“多谢夏城主……”
    我点了点头,随后也不客气的选择了三类宝物中最上面的三件,毕竟我不选这三样,大家定然要挣个你死我活,倒不如选了以后大家全凭借运气来抉择后面那些宝物。
    这三类的顶尖宝物都有标注的铭牌,分别是一把成品的戒尺长剑,这宝物写着‘教而类之’,看来是教化仙门的顶级宝物了,寓意是要把弟子教成一类了,既是识得道理,坚定不移的太清一类。
    至于那件顶级半成品的剑刃,它的铭牌上刻着‘随意’就确实随意了点,因为它没有剑鞘,没有剑把,只有一把剑的剑身,至于作用还未知,只是上面布满了符文,已经是半成品的状态了,毫无疑问是把法剑,因为不完成后面的铸造,确实用不了。
    至于最后一件顶级材料,则是用空间圆球盛着的一汪血水,我虽然第一眼就看出了是和赤灭生系出同源,不过直到看到上方描述的文字,才断定了就是真正的开天之血,而这么一盆,要练成什么都够了,只不过这还是材料,想要弄成赤灭生那样的飞剑,需要很强的锻造能力去维持它的形态。
    拿下了三件宝物后,我没有急于去尝试和锻造,毕竟大家的抓阄也开始了。
    拼运气的时候,琉璃纱和璃玉霜、琉璃纱都不输前辈,清微太上倒成了最倒霉一个,但好歹又孙女在,他再吃亏都是赚到了。
    分完了二十七件宝物后,大家都志得意满了,接下来当然是挑战第二个阵台了。
    这一次有了前面的经验,大家决定从文献记载中最弱的门派开始。
    “按照我所知道的排,当年最厉害的三大门派,应该是太清仙境、太上道了吧……至于教化仙门、道德教排在了中流,老君山和不羡仙宗、无形门是稍次之的,那我们可从这三个门派选吧?”清微欣说道。
    “不羡仙宗……一看就是不想逐道问仙的,就它好了!”清微太上哈哈一笑,指向了不羡仙宗的剑台,大踏步走过去:“这回老夫可当仁不让了,方才运气不好,每回抓阄都是你们先选了才到老夫,亏得老夫都要吐血了,这次老夫赢了老夫先选三样!大家可有意见?”
    清微欣掩嘴笑了起来,至于其他的仙家,更是都没意见,这冲在前面的多半是炮灰,而且当年七大派如果按照文献说的有弱有强,说的应该门派实力,这门派弱的没准掌门强大也说不定。
    不过现在这情况谁都不好打击老前辈的热情,因此大家都没有吱声。
    等到清微太上的幻影和不羡仙宗的掌门站在了场内的时候,大家终于忍不住倒吸了口寒气。
    这不羡仙宗的掌门一身玄衣在能量的激活下猎猎作响,手中的剑也是红黑相间,散发着一丝刚才教化仙门女掌门所没有的能量,至于周围符文线在原来的基础上,明显多点亮了一条,不知道是对这不羡仙宗掌门的尊重,还是大家赢了一场,解锁了什么新的诡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