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零七章:偏袒

第四千三百零七章:偏袒

    呵呵,难不成还跟你哭么?“我笑道,蓝苒伸手就要敲我脑袋,见我避开,她气道:”有时候,我真想要看你哭!“
    ”评级一共有三类两堂,五个评价,一个超等,四个甲等,也就是说,我要再三剑类中拿到评价后,还得在锻造谷的器剑堂和器法堂拿到甲等,不知道作弊行不行?比如贿赂、威胁什么的……“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蓝苒噗嗤一笑,说道:”就知道你会使出这些馊主意,不过话说回来,指望你老老实实的拿到这些近乎疯狂的成绩,我是心中早放弃了,而且师母也没说要按部就班去拿,当然,只要在不过分的情况下,用一定的手段还是能够被允许的吧?“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嘿嘿一笑。
    ”放心你个鬼呀,你这人真的很坏,所以,无论你准备动用什么手段,都必须要跟我提前说一声!不能擅自做主!“蓝苒连忙强行帮我刹住车。
    ”好,我会提前说就是。“我安慰道,其实告诉了她,这事还能做?所以淡化这件事就是必须的,我岔开话题问道:”对了,苒儿,今天你不是去拜会你的几位师兄和师姐们了么?情况如何了?“
    给我忽然这么问,蓝苒面有难色,尴尬的说道:”还好吧……毕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对吧。“
    ”看来,你不但是没说服自己的师兄师姐,还吃了闭门羹吧?“我有些怜惜的问道。
    ”唉,闭门羹倒是没有吧,师兄、师姐们还是很照顾我的,可能是他们评书太忙而已。“蓝苒仍然觉得没有失败。
    我苦笑道:”你也别死撑了,这个时候你对抗的是天城暴君,褚雪林前辈殒落,蓝苋前辈也还在暴君手中,他们这些人怎么肯帮忙,除非是利益的驱动了。“
    ”这……行了,这段时间,你专心去上课,拿到导师们的评价,我会努力的说服师兄弟姐妹们帮忙,甚至去求师父和师母帮忙的……我们分头行动,一定会成功的,对吧?“蓝苒自己也有些不确定了。
    ”必须的。“我鼓励道。
    实际上,现在商?和殷化一跑去巴结极东胜天了,还要不要帮忙蓝苒救出蓝苋,那还是个问题,蓝苒怕只能抱期望于殷化一这小子还想要去抢夺姒娘,而商?还有要救蓝苋之心了。
    可这两位都是自私鬼,谁都不敢保证中途出什么问题导致他们甩锅。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回到了阁楼那儿,而那头大熊猫正摊在阁楼前面的草地上,让孙寒希抱得死死的,一脸的生无可恋。
    ”还在折腾这头笨猫?“我忍不住笑道,孙寒希见我们回来,这才放过了熊猫,而蓝苒已经是惊讶的说道:”寒希,这是怎么回事?“
    孙寒希立即解释道:”我喂了它好些金铁,总算让它不对我夹生了。“
    ”啊?这也可以?“蓝苒略有些失望的样子,本来她还觉得就只有我和它有霸占权呢,现在多了一个小姑娘,她也有些郁闷了,所以赶紧的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些金铁去喂熊猫,想要拟补下她和熊猫的情感。
    可惜,蓝苒拿出了一堆的破铜烂铁,实在太过贫穷了,这熊猫吃习惯了好东西,顿时一副不愿意吃的表情,我一看这熊猫的表情,顿时狠狠的传讯了一遍,这才顿时吓得熊猫狼吞虎咽,一副饿疯了的样子。
    ”哈哈,真好,你果然是最喜欢我的,对么?“蓝苒这才志得意满,不过这熊猫已经是泪流满面,摆出了被我强喂了屎的表情。
    让熊猫趴窝后,我们进入了阁楼,蓝苒也很快说起了上课争取导师事情,孙寒希听罢,毫不犹豫的欣然拜师了。
    ”寒希师妹你倒是痛快了,这里倒是有个脖子硬的,非要走不寻常路,唉,愁死师姐了。“蓝苒一脸的苦闷,孙寒希咯咯一笑,说道:”我又不是义兄,他喜欢挑战嘛,这或许在他心目中才是理所当然吧?“
    我对她竖起大拇指,这小姑娘就是贴心。
    蓝苒看我们一条心,也就懒得说什么了,安排了我们在这阁楼里的客房,随后就决定不管我们了,自己去了主卧房打坐去了,我本来还打算找她闲聊的,不过看来今日她心也够累了,就不再去叨扰。
    这一夜,极东仙门静悄悄的,整座阁楼和迭起的山峦,仿佛万籁无声。
    我则趁机精研孙家打造三篇,并且拿出从赵地极手中买下的半件未成品,研究怎么将它完成,而沉浸其中后,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在蓝苒的带领下,和孙寒希一起来到了门中东部的剑亭,这剑亭非常的庞大,也是整个极东仙门中最奢华的教学基地,这里仙门的基础设置应有尽有,弟子也是汇聚满门之最,不但数量惊人,苍茫境在这里都不稀罕了。
    为了不引起围观,熊猫是没办法带过来了,锁在了阁楼的灵兽圈了,直接让它当了看门狗。
    而剑亭今日开是剑歌类的课,弟子们都囤积在了整个剑亭的中部了,看到蓝苒带着我们入学,一群弟子当然把我们好好的围观了一番。
    商?也跟家长似的送殷化一来上学了,看到我们并不打招呼,而是快步走出门口,直接飞离了这里,留下了殷化一一个人。
    殷化一因为长相太过帅气了,身边竟围了里外三层的女弟子,这小子却冷屁股迎人,根本不鸟女仙们,这更是引得一群贱兮兮的女仙跟追星似的追着他。
    ”义兄,你也很羡慕吧?“孙寒希笑道,我瞪了她一眼,说道:”傻姑娘,谁会不喜欢一群姑娘前拥后簇?“
    这话逗得孙寒希咯咯一笑,而蓝苒彻底是无语的模样,只能是说道:”我可先警告你,不许和这里的女弟子……有什么过分的接触,否则给绮里师妹逐出剑歌类讲堂,我可救不得你。“
    ”就是不能和这里的女弟子谈恋爱对吧?“我问道。
    ”你……也不是不能谈,只是……只是不能传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反正出了事,怕你连评级资格都没了。“蓝苒哼道,孙寒希在一旁顿时乐了,我只能是连忙答应,但还是顺便问道:”对了,这商?在这里似乎还挺受欢迎的嘛,一路上不少弟子恭恭敬敬的,他飞走了还不断有拱手致意的。“
    ”他原是这剑歌类的主导师。“蓝苒淡淡的说道。
    我‘哦’了一声,但还是忍不住说道:”而现在的导师是绮里如秋,这小子该不会关照让我拿不到评价吧?“
    蓝苒诧异的看着我,随后还是摇摇头,说道:”绮里师妹和我关系不错,我相信她不会这么做的。“
    果然,蓝苒带我们进入了导师备课的殿内,也问及了一些关于考核的事情。
    似乎早知道蓝苒会这么问,身穿导师服,一脸笑容的绮里如秋笑道:”方才商师兄是来过我这里,和我说起关照殷化一的事情,我并没有拒绝,至于骆小友之事,他也隐晦和我交换了意见,得知我会公正不阿后,他没有再试探下去,所以蓝师姐大可放心,不仅仅是师妹会如此对待此事,青阳师兄,也不会偏袒任何人的。“
    ”嗯,那就多谢绮里师妹了,人我就交给你了,稍后,我还要去拜会一趟青阳师兄,不知师兄可还在府中?“蓝苒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