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苗疆蛊事 > 第三十章 喇嘛,道长

第三十章 喇嘛,道长

    因为角度的缘故,我根本就看不到石厅的那边,都来了什么人,只是正在跟洛右使拼斗的这个大喇嘛,突然佛光大放,便如同一颗明亮的白炽灯,将这暗淡的石厅,给照得个通透,便连躲在犄角旮旯的我和杂毛小道,都给照得个一清二楚。

    大喇嘛背对着我们,并没有瞧见,但是洛右使却陡然明了,她见到我和杂毛小道这副一叶障目地自欺欺人状,顿时火冒三丈。

    任谁都不喜欢自己被人偷听,特别是她这种隐藏大师,那黑暗处,向来都是她的地盘,岂能容别人占去?

    这么一想,她顿时杏眼一瞪,一招逼开面前这个佛光鼎盛的大喇嘛,折身朝着我们冲来。

    这个死女人,在大敌来临之际,她不但不想着遁离远走,反而想朝着我们下狠手,如此行为,简直就是疯狂至极。

    不过我和杂毛小道,却也不是别人所能够小瞧的,我快速结印,抢先一步踏出凹口,口中快速地念唱了一番九字真言,感觉宇宙中无所不在的粒子能量,正在朝着我堆积而来,最终停在了一颗字上来:“镖!”

    此言一发,鬼剑如灵蛇探洞,朝着了洛右使的右手手腕刺去。

    她反应甚快,修行已至了入微境界,稍一错身,便避开了我这凌厉一剑,秀女剑朝着我的腹中捅去。

    这速度,倘若捅实,妥妥的血肉模糊。

    然而就在她即将得手之机,一个小黑甲壳虫已悄然靠近了她的身体。巨大的危机感,瞬间降临到了她的脑海里,果断回撤,往左一闪。

    她这一闪还真的是凑巧,胸口一对鼓鼓囊囊的玉兔儿,正好被从旁助攻的杂毛小道,抓了个正着。

    杂毛小道的雷罚已损,不敢再拿来用,重伤未愈的他惟有从旁策应,想要抓住这个女人的臂膀,哪知这一闪动,正好捏中。洛右使年华正茂,虽为习武修行之人,但是胸前的规模却堪称凶器,杂毛小道这一番揉捏受力,果然有料。

    然而恰恰因为此物过于丰满,使得杂毛小道灌足劲力的手指,多了几分旖旎,少了许多杀伤力。

    这生死之间的一霎那,感觉瞬间变得有些诡异,生死相搏的双方都有一种难以言及的尴尬,杂毛小道阅尽花丛,此刻却也有些无语,收回馨香充斥的双手,还很客气地解释道:“误会啊……”

    然而他笑容满面的脸上,满满地写着:“好大……”

    洛右使闪身往后,惊悸地看着不起眼的小黑点火娃,这才感觉到胸中的异样,脸上绯红,贝齿紧咬,怒声说道:“流氓、土匪、无耻败类!”

    这几个字,几乎是从湿润的樱唇中迸发出来,而手中的剑,舞动如飞,朝着杂毛小道连刺了十几剑,又快又疾,如雨落梨花。我平日里剑法并不精湛,但那一刻也是人品爆发,腹中劲气升腾,竟然将这十几剑尽数抵挡。

    叮叮叮,满耳皆是清越的金属交击声。

    这一番比斗下来,我固然是手腕发麻,然而这个身居邪灵教右护法高位的女子,却也是惊诧莫名,瞪了我一眼,左手一蓄力,悍然前推,疾拍而来。

    我刚才那一番地方,也算是竭尽全力了,这将虎皮猫大人逼走的一招,我可不敢硬接,往后避开。

    而就在这时,身后一道黑影与我错肩而过,红炮翻卷,凭空伸出一只手,与洛右使对上——砰!

    一声滔天巨响,我感觉自己好像身处于炮弹轰击的阵地上,音波剧震,周遭空间里的炁场混乱无度,巨大的风压,将我吹得往后跌去。我脚步错乱,往后连退了几步,然后被一双手给我稳稳扶住,而在我的视线中,对掌的两人一齐往反方向退开。

    我这边的大喇嘛几乎是跌落在了地上,而洛右使,却借助这一掌之力,飘飞到了半空之上。

    我回过头来,见扶着我的这人,竟然是昨日才见的小喇嘛江白,只见他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前方,却问我不是应该在婆婆的佛塔中么,怎么会在这里?

    我心头的血气翻涌,简短回答了两句,站起来,发现周遭站着七八个红衣喇嘛,而般觉老喇嘛,也在其间。

    这些老喇嘛有的就是白居寺的高手,也有从日喀则、拉萨过来援手的大拿,他们一出现在此处,便散开各处,有一人将手伸进水中,口中轻诵咒决,那湍流的暗河水,表面竟然凝结成冰,不可再入;又有一人,摇动着转经筒,手中金砂飞洒,封闭住了河道黝黑的去处……

    他们到底是顶端厉害的一群追兵,上来便各司其职,将洛右使给封锁在了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不得逃窜。

    其余喇嘛,或者手持法器压阵,或者突前上去,与之纠缠擒拿,就在我楞神的那一刻,洛右使竟然已经和这些喇嘛,交手了四五个回合。

    然而即使是陷入了这等重重包围,洛右使明艳动人的俏脸上,竟然也没有一丝慌乱的情绪。

    一袭紧身黑衣的她,就如同此间黑暗的精灵,在那七八件红色喇嘛袍中周旋来回,以快打快,竟然不落下风,反而趁机将一个黄眉毛喇嘛的胳膊挑开,鲜血四溅。

    然而她道行再高,也抵不住一群功力高强的喇嘛围攻,十几息之后,她终于被般觉老喇嘛擦中一掌,斜斜跌落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然而受伤之后的洛右使,更加疯狂,她手往天上一指,眼神闪现出了快意的疯狂,口中急念咒文,娇躯一顿,无数黑影从她的身上冒出来。

    那黑气,化作有头有脸的恐怖大妖,作旋风状,四处散落,朝着前突攻击的喇嘛撕咬而去。

    这恐怖大妖怪音阵阵,充斥整个空间,威势滔天。

    陡然间,包括般觉上师在内的三个喇嘛,都被这东西给缠住了,似那巨蟒,浑身的骨骼不由得咔咔作响。然而被缠住的这几位,可不是等闲人物,但见般觉上师手中一翻,一只嘎拉巴碗出现,不停颤动,正在努力地吸收着这些黑雾。

    在我身边戒备的小喇嘛江白眉头一皱,语气沉重地呼喝道:“竟然植得有魔虫妖灵在身,难怪如此厉害!”

    他也是在观望,此刻错步上前,将那日的舍利佛珠取出,先是左脚抵在右腿上,单腿站立,开始禅唱,眩目的佛光倒映,将整个空间都牵扯得晦涩难消,而五秒钟之后,他竟然收起了右腿,悬空一米,盘坐起来。

    随着小喇嘛江白舍利佛光的闪耀,洛右使那滚滚浓烟顿时受制,陷入了防守状态,而般觉上师等人也开始发力,齐声大喝,借助这江白小喇嘛的佛光,共同禅唱:“唵、嘛、呢、叭、咪、吽……”

    随着这声声回荡,黑雾渐消,全部归于洛右使一人身上,那黑雾如同我们曾经见过的牛头魔神,无数黑色蠕虫般的气,在不断流动,宛若恶魔一般。

    我并没有参与昨日的追击过程,未曾想到这个洛右使竟然有这等本事,整个争斗过程,让人看了,不禁叹为观止,光、影、声,神秘的藏密真言,以及那纯粹力量的对决,都让我们惊叹。

    洛右使的这一招,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密密麻麻的蠕虫附体,没有几人胆敢上前。而就在那些黑色蠕虫不断地附在洛右使的脸上,积聚力量之时,有一个老喇嘛突然冲了出来,从怀里扯出一匹藏红色的唐卡,扔在地上,左脚踩上,然后摸出白色的法螺,开始呜呜地吹动。

    随着这呜呜的法螺声响起,那唐卡中,浮现出来一尊身高两米的灵体来。

    这灵体两手屈臂,作拳舒头指当胸,左脚竖于右膝而立,浑身红光四溢,然而最最奇怪的,是那灵体身子与人一般无二,而头部,则是八条随意舞动的蛇头,三角眼锐利寒光。我心中狂震,这货,可不就是佛教八部天龙里面的摩呼罗迦,与阿修罗、夜叉等齐名,又名“大智腹行”的物种么?

    但见那头摩呼罗迦陡一出现,立刻浑身阴火,朝着浑身蠕虫的洛右使冲去。

    两个外型恐怖的家伙对拼了几个回合,我本以为在众人团团围攻、佛法压制的情况下,洛右使会落败,然后她化身而为的黑色巨人,竟然将这个摩呼罗迦给压制死死,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之上的对手。

    场面一时混乱,我看到小喇嘛江白悬浮于空,一边念经,一边正在偷偷地摸着舍利佛珠,似乎有什么大招施展。不过我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洛右使之所以能够撑住场面,除了她实力超群之外,主要还是因为她的这一招实在古怪,待到喇嘛们摸清法门和套路,必将生擒此人。

    然而就在这双方僵持的情况下,那河面的结界,竟然受到了巨力撞击。

    砰砰砰,有人在河水之下,想要奋力冲破道屏障。

    杂毛小道瞧了一下我,我也略微担忧,这来人可能有三,其一是乘坐癸水陆行舟、去而复返的翟丹枫,其二是受伤入水的徐修眉,还有一个,便是驭使剑脊鳄龙的小妖。

    在这混战时刻,我自然不想是小妖出现。不过瞧这动静,即使是完全吸收了玄武阵灵的小妖,也未必能够弄出来,想到这一点,我心中稍安,刚要呼一口气,但见黑黢黢的河面上,冒出了两个人头来,一个是徐修眉,另外一个,竟然是茅山宗的刑堂长老,刘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