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上岸?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上岸?

    本来以为我被吴仁荻丢进无边冥界之后,孙胖子现在已经急的火上房了,想不到这哥们儿现在还有心思钓鱼。而且看他脸色红扑扑的样子,好像还喝了酒,喝了还不知一点。归不归和任叁也喝的不少,现在任叁那种粉扑扑的笑脸通红,还在冲着孙胖子傻笑。
    最先发现我们这几十艘小船的是老家伙归不归,他看到我们这支船队之后,马上就从甲板上站了起来,指着我们的方向,对着孙胖子和任叁说着什么。只是我们距离的太远,听不到他说的是什么,想来也不过就是指给孙胖子,说明我们这边的位置。
    果然,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孙胖子马上就手搭凉棚。向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一边看着一边手舞足蹈的向归不归说着什么话。老家伙答应了一声,随后对着身后的手下又说了一句什么话,随后他的那个手下就离开了我的视线。没有多久,那艘游艇开始调转船头,向着我们这边行驶了过来。
    有钱人的交通工具就是快捷,没用多久,这艘游艇就已经开到了我们船队前几百米的位置。这时,游艇的速度降了之后,慢慢地行驶了过来。就看见孙胖子站在甲板上又蹦又跳的对我喊道:“辣子!你可把我吓着了,这大半天……”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酒意上涌。这货捂着嘴巴,对着海面哇哇大吐起来。一股酸臭的气味顺着海风飘了过来,惹得众船员都捂住了鼻子。
    然后你就喝酒压惊了是吧?我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吐完了之后的孙胖子清醒了不少,他终于看到了船队当中另外的一个白头发是谁了:“这不是——那谁吗?不是我说,可惜大杨——杨军不在。要是他在的话,这哥们儿保准能哭出来。”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扭头对着归不归说道:“叔儿,别干看着了,找人把他们拉上来吧——哇……”说着,他扶着船舷又哇哇大吐了起来。
    上了游艇之后,归不归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了我半天。看了半天之后。这个老家伙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道:“不算好,不过也不算太坏,多少有了一点长进。当初吴勉扔你下去的时候,还以为你多少要扔点零件在下面,想不到你还真能全须全影的上来。不过话说回来,怎么没看见广仁和火山呢?他们爷俩不是早就下去了吗?小家伙,你可别说你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上来……”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我的身体里面传出来一个他熟悉的声音:“还是老佛爷我在照顾他,老乌龟,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没死?”
    听见了上善老和尚的话之后,归不归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他条件反射的捂住了嘴巴,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半晌之后,才干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老佛爷,是您吗?我听说当年的同佛寺没有了,您也修成正果了。怎么?上面的日子过得不舒心,您这是私下凡尘了?”
    上善老和尚这话是说给归不归听得,除他之外,甲板上的人恐怕只有还在酒醉之中,嘿嘿傻笑的任叁能听懂了,只不过他还在酒醉当中,除了傻笑之外,已经做不了第二个表情。
    “是啊,这几天佛爷我手痒,上面的佛爷我不敢打,只好下来过过瘾了。”由于还有小朱皇帝在场,上善老和尚不好现身,还只是在我的身体里面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乌龟,正好遇到你了,你就帮佛爷我了这个心愿吧。”
    救了归不归的是小朱皇帝,虽然他听不到上善老和尚的话,但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归不归和任叁这两个肖像同样收藏在皇宫大内里面的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老家伙会叫我老佛爷,但他还是趁着归不归说话的空隙走了过来,笑嘻嘻的一抱拳,冲着脸上已经变了颜色的归不归说道:“是归先生吧?朱某心慕已久,今天终于得见。先生的风采还真是——风趣的很……”
    听到小朱皇帝提到他的名字,归不归倒是没有半点惊讶的意思,他眨巴眨巴眼睛之后,马上明白了为什么上善老和尚只闻其声的原因。他嘿嘿的一笑,冲着小朱皇帝说道:“建文皇帝是吧?当初本来有一次我要去找你的。当年吴勉被一些琐事绊住了,曾经拜托我去南海找你。不过后来他自己还是自己去了,要不然的话,几百年前我们就应该见面的。不过你这架势——决定要上岸了,那真是可喜可贺了。”
    小朱皇帝过来之后,上善老和尚马上就没了动静。这让归不归笑的更加开心了,又客气了几句之后,突然听到船舱里面传来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么多年了,你在海上也玩够了,上岸歇歇吧。也省的我每过几十年就要出海去找你,几百年了,我还真的有点烦了,正在考虑是不是把你叔叔那一支姓朱的都解决掉,你上岸就算救了他们了。”
    说话的时候,一头白到底的吴仁荻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见到老吴出来之后,归不归也顾不得身份,几步便躲到了他的身后,探着脑袋在吴仁荻身后向我这边看来。见到了吴仁荻之后,小朱皇帝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替他们谢谢你了,不过这个是不是你安排好的?让一个愣头小子毁了我的船,让我无处可去才只能上岸的?”
    “要是动这个心思,当初我就直接拆了你那艘破船了。”对小朱皇帝,吴仁荻嘴下多少留了一点情面,不过转头看向我的时候,他有变回了那个刻薄噎人着称的民调局六室主任,随随便便看了我一眼之后,吴仁荻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现在倒不是韭菜了,不过也没好到哪去……”
    这个就算是给我最高的评价了,当下我陪着笑脸,打算继续问问到了什么程度。不过还没有等我开口,吴仁荻已经接着说道:“以前是韭菜,现在变成茄子了。”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对着小朱皇帝,问他上岸之后的打算。
    说别人是茄子,在我老家绝对属于骂人的话,具体意思和废物也差不多。不过这话出自吴仁荻的嘴,我还真的不好判定他的意思是比韭菜粗壮了一些,变成了茄子,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趁着吴仁荻的注意力在小朱皇帝的身上,我向着孙胖子小声问道:“大圣,他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孙胖子扫了还在和小朱皇帝说话的吴仁荻,见他好像没有听到我说的什么之后,才用同样小的声音说道:“你就当好话听吧……”
    跟着小朱皇帝一起上船的众船员,都聚拢在他们主子的身后。看着游艇上的一切都觉得新奇有趣,这时,归不归的手下不断的端上来茶点,饿的已经有些眼睛发蓝的众船员却没有一个人主动去拿,直到小朱皇帝冲着他们点了点头之后,这些人才一窝蜂一样的抓起餐盘上面的点心,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这几百年他们都吃的鱼肉,第一次吃到这样的点心之后,一个一个都是狼吞虎咽的,眨眼之间几十个餐盘上面的食物就被吃的干干净净。看着他们相互抢食的样子,小朱皇帝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看了归不归一眼,这位船主明白小朱皇帝的意思,冲着手下做了个手势之后,便继续有食物从船舱里面被拿出来。
    小朱皇帝手下的一位船员咽下了一块蛋糕之后,对着身边的同伴低声说道:“这艘船小点归小点,不过看着耐用的很,要是陛下的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