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都市鬼奇谈 > 第9章 再见美女

第9章 再见美女

    我急冲冲的赶到警局,在一间办公室内见到了靓丽动人的小彤,是她,就是那个跟我一起生死患难过的美女,此时看上去非常憔悴,眼神中闪现着无穷恐惧。娇柔的双肩微微抽 动着,还在哭泣,显得楚楚可怜,我的心一下就碎了。

    “别怕,发生了什么事?”我在她对面坐下来,柔声问道。

    小彤见到我,像见到了亲人一样,哇的放声大哭起来。她哭着说不出话,让我手足无措,只是极力安慰她。

    过了一会儿,小彤情绪慢慢恢复平静,才说起了她的遭遇。

    今天凌晨为我开门的那个男人的确是她的表哥,收到了咒符和电话号码之后,就把她叫醒,将这两样东西交给了她。小彤听说是我特别交代的,就把咒符贴身放在身上,正因为她在意我的叮嘱,才使她躲过了这次厄难。

    我走后不久,房间里就突然传出了一声惨叫声,表哥死了,像旅行车上的死者一样,高度腐烂。她还看到了白皮鞋,听到了女鬼的恐吓,吓得晕过去。她醒过来后,白皮鞋不见了,就先匆忙报警,来到警局之后,首先给我拨了电话。

    这会儿顾不上去想她为什么会跟表哥住一块,反正不是男朋友那就OK。

    从小彤的叙述来看,白皮鞋只是恐吓她,没有下毒手,那说明我的那个不太正规的黄符起到了作用,但这并不表明白皮鞋怕了,应该是她在受伤之下,无力突破那道咒符的禁止,无法伤害小彤,才会废然离去。

    白皮鞋养好了伤再来,估计我的黄符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还有她估计不知道我懂道术,才会大意钻进镜子里,让我误打误撞的使出血字咒,将她封在里面打伤。经过这次教训,她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我这点微末的道行(其实微末都算不上),能拼得过这只猛鬼吗?

    除非她那根神经搭错了,再钻进镜子,让我打一次。

    这个时候有个中年男警官走过来,拿来一份验尸报告。

    “明小姐,经过法医鉴定,你表哥是死于是一个月之前,他身上有一处伤口,在咽喉……”

    “等等,警察同 志,我觉得你们的验尸结果不可靠。”

    我没耐心等警察说完,因为不用看尸体我也知道,伤口在那儿,是什么死状,应该跟那个死胖子的情形一样。问题是死者死亡时间差了有半月之久,我相信的确是今天凌晨死的,不过这也不能怪法医无能,像这种被鬼杀死的症状,常人是很难判断出真正死因的。

    “这位是……”中年警官用疑问的目光看着我。

    “我……我大哥。”小彤稍一迟疑后说道。

    大哥,这个称呼我喜欢,至于是哪种大哥先不追究了。

    “你如果质疑法医的鉴定结果,可以向司法机构申诉,请求上级机构法医或者医学专家再做尸体检验。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目前的办案程序,由于死者尸体是在明小姐的家中,又死亡了这么长时间才报警,明小姐也将作为与本案有关的主要嫌疑人之一,所以,明小姐要配合我们的审讯工作。”

    中年警官最终把目光放在了小彤身上,显然已经把她列为了凶手嫌犯。

    “不会吧,警察同 志,怎么说也不能怀疑小彤是凶手,她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表哥?”我有点气愤,为小彤申辩。

    “对不起,我们是例行办案程序,注重的是证据,如果有证据可以证明她不是凶手,我们当然会马上放人。”

    “我可以提供证据。”

    “哦,是吗?”中年警官目光中闪现一种警觉。

    “其实很简单,小彤居住的小区内装有很多摄像头,只要把昨天的录像调出来,就可以看到死者昨天是否还活着。”我心里暗骂他们都是猪,什么狗屁法医鉴定,看下录像不就知道昨天死者是不是进出过小区?

    “这个我们已经派人去调取小区两个月内的录像,由于时间太久,我们不敢保证还保存着一个月前的录像资料。”

    “警察同 志,我的意思是只调取昨天的就可以了。”我在猪前面,又给他加了一个蠢字。

    “好吧,虽然我不明白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但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这个中年警官走后,我看着哭的眼睛红红的小彤,让我怜惜不已,使我有种把她拥入怀里的冲动。

    “放心,我会让他们相信表哥的死与你无关。”

    “嗯。”小彤简单的点点头,看得出,她很信任我、依赖我。

    过了有半个小时,中年警官又来了,他说他看过录像,死者的确昨天出入过小区,并且还在凌晨的录像中,调出了我的影像。

    我从他的口风中听出,不但对死者死亡时间感到惊讶和错愕,而且还将我也纳入到了嫌犯行列之中。

    “警察同 志,我不反对你们怀疑我有作案动机,但我们首先要解决第一个疑问。”我不想过多在作案嫌疑人的问题上纠缠,如果解决了第一个疑问,其他的都会迎刃而解。

    “什么疑问?”

    “死者的死亡时间。昨天死者还活着,为什么死后,短短不到一天时间尸体就会腐烂,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其实……我们看完录像后,已经联系了本市最为著名的灵异大师,相信他很快就会到达,到时第一个疑问谜底会马上揭晓。”

    我看着这个一脸沉着的中年警官,心想还没蠢到家,居然懂得请灵异大师。哼,什么灵异大师,不就是天师吗?叫天师已经是在往脸上贴金,还灵异大师。

    正在这个时候,有个年轻警察走过来,在中年警官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灵异大师来了,我们一块去停尸房吧。”中年警官说着站了起来。

    停尸房在警局东南角一个偏僻的地方,是一幢两层高的小楼。当我接近这个地方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异常的阴寒之气。按照风水学来说,这个地方应该是五鬼六煞之地,加上停放的尸体中有些冤魂没有离去的,此地鬼气最为浓重。

    我怕小彤抵受不住鬼气侵袭,将我身上的那张咒符都给了她。

    我们在停尸房门口,与灵异大师会合。

    灵异大师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身体高大瘦长,偏又穿了件宽大的衣服,看上去就像衣服挂在衣架上一样飘飘荡荡,不过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风范。

    经过介绍,才知道灵异大师姓林,是本市灵异协会的创始人,也是名声最为响亮的灵异大师。警察都称他为林会长。

    而他们相互寒暄中,我也得知了这个中年警官姓陆。

    刚一踏进停尸房内,我心里就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因为在这浓烈的阴寒之气中,我嗅到了那丝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