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都市鬼奇谈 > 第2章 猛鬼尸毒

第2章 猛鬼尸毒

    前面的迎头车辆多了起来,车内因此视线好了很多。

    美女紧绷的面孔上写满了紧张和恐惧,她的手握着我手臂越来越紧,感觉指甲都插 进了我肌肤内。

    既然是美女掐的,我就不计较了,不是有那句话吗,痛并快乐着。呃,扯远了,我正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或许,期望有个美女接近我,好填补我内心的空白吧。

    我虽然很害怕,但是尽量保持着镇定,想着小时候曾经学过的一些五行八卦、奇门盾术,不知有没有哪种可以在遇鬼的时候派上用场。听我奶奶说,那些东西都是曾曾祖父传下来的,极有价值。可我每每把学过的这些所谓“道术”在脑中过滤一遍的时候,感觉曾曾祖父就是一个江湖术士,靠招摇撞骗谋生的那种人。

    脑子里一边想着某些东西,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盯在美女身上。哇,好大的尺寸,原来近距离侧面观看,能给视觉造成这么大的冲击力。

    咕嘟,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美女在发现了我色色的目光后,犹如触电般的把手缩了回去,迅速捂在胸口上,并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尽管她没开口骂我,不过从她的表情和举动上,给我的评语应该是色 狼外加流氓!

    正在我因为她把手缩回去微微感到失望的时候,就听到后面响起一个女人高分贝的尖叫声。

    我身边的美女竟然受到连锁反应,也大声叫了起来。呃,我的耳鼓差点没被震破。因祸得福,她的手再次握住了我手臂。

    顿时,车上乱成一团,就连我前面的那个能睡的死胖子都被惊醒,茫然回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啊,死人了!”那个社交好手大叫一声。

    他的这句,立刻引起一阵恐慌,又响起了几个女人的惊叫声。一种莫名恐惧爬上心头,让我生出强烈的不祥预感。

    有不少大胆的男人纷纷离开座位,向后蜂拥而去。我壮了壮胆子很想过去看看,但由于美女受惊过度,捂着脸孔坐在那儿不肯让位,我无法出去。

    汽车“吱”的刹死,司机和旅行社的人从前面挤过来,和众多乘客围在后头,我好不容易从美女身边挤出去,却被挡在外面,看不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啊,真的死了,怎么……怎么会这样?”

    “都腐烂了,好恐怖!”

    腐烂?我的心一下就揪紧了,上车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活生生的,这个人死亡时间不会超过几个小时而已,就算在这夏季的炎热天气里,尸体也不会这么快腐烂。

    我不由想起了那双白色皮鞋,胆战心惊的转头去看那个社交好手的座位。此刻车顶上的灯亮着,光线很充足,原来的那双白色的皮鞋不见了。这个座位跟死人的位置是前后排,白色皮鞋肯定跑到了后排,是鬼,一定是鬼!

    这个声音在心里升起后,令我不寒而栗,头发根根竖起。

    一股阴冷的气息从我身边穿过,是那种彻骨的冰寒,我不由自主的打个冷战。急忙回头,想起美女还在座位上,那股阴风,会不会扑到她的身上。

    还好,美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好像还牵着我的衣角,可惜的是,这会儿我顾不上去发挥YY念头。

    “啊”又是一声尖叫,发自我前排胖子身边一个女人口中。叫声之惨厉,令人毛 骨 悚 然,糟糕,又有状况!

    这次,我距离他们的位置比较近,惊慌失措的返回我的座位,伸头去看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啊”我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我身后的美女立刻尖声惊叫着,软倒在座位上。

    胖子死了!

    我一直骂他死胖子,真的应了我的乌鸦嘴。

    他脸色发黑,嘴巴张的大大的,一对眼珠高高凸起,充满了无限惊恐神色,看来是临死前受到了极度惊吓。全身皮肤高度腐烂,发出浓烈的腐臭气味,从嘴巴、耳朵和鼻孔中,不住的向外汩汩冒出脓血,而脓血中爬着蠕动的蛆虫……

    我感到胃里阵阵翻涌,捂着嘴巴一下跌落在座位里。

    后面的人,又呼啦一下反身围了过来,这个画面终于使很多大胆的男人都崩溃了,惊声四起。

    女人的尖叫声更多更加响亮。

    身边的美女不但握住我的手臂,还把整个头都钻进我的怀里,她发抖的身体,让我心中更加慌乱。我真想安慰她一下,但又怕她会因此离开我的怀抱,想法是龌龊了点,其实我也非常需要一种温暖来抚慰这颗脆弱的心灵。

    曾经以为曾曾祖父传下来没用的东西,此刻在脑中闪现,让人死后立刻腐烂,只有鬼能够做到,是中了尸毒,而且还是猛鬼尸毒!原来曾曾祖父的东西不是骗人的,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呜呜……”这个时候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是谁,谁发动了汽车?”司机吼叫着,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有人开玩笑,那个人是不想活了。

    当我透过众人缝隙看过去的时候,司机座位上空无一人,不过隐隐有一股黑气在那里笼罩着。

    我心里狂叫不好。

    当众人都发觉到这个情况后,个个嘴巴张成了O型,脸上写满了惊惧和诡异。

    “呜”一声巨大的马达轰鸣声传来,汽车犹如离弦之箭般,嗖的向前猛地冲出去。在纷乱的惊叫声中,众人立足不定,都摔倒下来,叠罗汉一样相互压在一起。

    车灯蓦地一灭,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我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了一阵阴森的女人笑声,一股浓烈的寒意从心底冒起,全身血液都不由为之冻僵。

    白皮鞋,一定是这个女鬼的。

    “砰”在我听到这巨大的撞击声后,脑袋一痛,就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