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怒江之战 > 第八章 过河(下)

第八章 过河(下)

日军的标准配置一般是五十人左右的小分队配备两挺轻机枪和两个掷弹筒,曹正兑毁掉掷弹筒后,就再也没有榴弹袭来。赵半括简单盘算着了一下,看来这并不是一支完全建制的小分队,人数顶多也就二十个,掷弹筒也只有那一门,他这样一想,心里稍稍安定,感觉并不是全无胜算。

日军显然被激怒了,暴怒下立刻报以剧烈的反击,连射的枪声好比暴雨一般,全部倾泻在他们四周。同时手榴弹也飞了过来,炸得天昏地暗。

在自动武器对决的战斗中,先开始进攻的一方有着巨大的优势,赵半括知道,不打到他们心疼子弹的那一刻他们的头绝抬不起来了,索性在树后藏得死死的,同时打量周围,寻找更多的隐蔽点。这是听见廖国仁问王思耄:“小刀子怎么样?找到没?”

因为一直被日军火力压制,王思耄也只能原地盯着附近的河面,他沉着脸摇着头答道:“没看到,这么急的水速,可能冲走了。”

廖国仁一咬牙:“晦气!从哪儿冒出来的鬼子!”

大牛在枪声中却显得很兴奋,大声道:“管他呢!队长,既然看不到刀子,要不别管了,咱们先来个回马枪?”

廖国仁骂道:“回个屁,这帮鬼子潜过来,我们没一个人没发现,说明他妈的战斗素质非常高,装备和人数都比我们强,不能贸然硬突击他们。先别管了,找机会过桥,然后把这东西给老子炸了,再做打算。”

听说要炸桥,王思耄立刻反对:“队长,炸了桥,咱们回来怎么办?”

廖国仁没答理他,瞪着眼睛叫道:“长毛!”

一脸泥浆的长毛抬起头,样子非常狼狈,长发全贴到了脸上:“在!”

廖国仁一通吩咐,一直以来在赵半括眼中跟流氓兵痞没什么区别的长毛,这时候倒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拖着自己的背包往树桥方向爬去。而在大牛和曹正兑执行命令刻意加强的反击中,日本人的弹药消耗已经很大,他们开始有意控制火力压制的节奏。赵半括等人在廖国仁的具体撤退命令后,从枪声中找到空当,边打边退。移动到树桥附近后,大牛甩出了几颗烟雾弹,这厮力气惊人,投弹的落点也很好,烟雾顿时把两边的视线暂时阻断,凭借着这个掩护,大家得以迅速靠近树桥。日本人看到他们投出烟雾弹,知道他们要逃,马上又加大了进攻节奏,并且大多往树桥的方向扫射。

赵半括一顿,心想即使有烟雾掩饰,但现在桥上被火力覆盖,也很有可能被流弹击中。正纠结着,就看最前面的长毛毫不犹豫,直接整个人贴地窜了过去,滑到桥边时直接钻到当做桥梁的大树下,好似树熊一样,反抱着大树,向对面快速爬了过去。

赵半括不禁暗暗叫好,这么一来日军的子弹即使打在桥上的,但是长毛压根就是从桥下过去,宽大厚实的树身就成了最好的盾牌,想不到这满脑子大洋的人也不是完全没脑子。

片刻之后长毛安全抵达了对面,招手示意后面跟上,然后就地开始防止爆炸物。

后面的人一个个接上,采用同样的方式很快都过去了,随即在对岸建立起防线,以掩护大牛转移。

赵半括最后一个过去,看到大牛正背靠着大树一脸轻松,头也不回地往树后甩出手榴弹,冲锋的第一波鬼子都被大牛的手榴弹阻退。虽然形势很危险,但赵半括看到这些还是差点笑起来,大牛这样实在是像一只正在吃香蕉的大猩猩,扔手榴弹的轻松写意劲头,完全就是大猩猩毫不在意乱扔香蕉皮。

这时原先隐藏在对面草丛、树干后的日本兵都现了身,不顾一切朝着大牛的位置猛冲,让赵半括吃了一惊。这些日本兵的穿戴和前边那一拨明显不一样,衣服上满是口袋,枪声里不少是连发的,钢盔的样子居然跟他们差不多。赵半括打了这么多年仗,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装备的小日本。

这时对岸的攻击点已经建立起来,日本人急于进攻,场上的攻守形势一下子颠倒过来。大牛已经在火力的掩护下快到挪到树桥旁,但被十几个悍不畏死的日本兵用子弹压制得过不来。河这边的赵半括他们自然着急,子弹打得泼水一般,日军找好了隐蔽树木,缓慢前行逼到了大牛附近,局面眼看又要陷入拉锯战。赵半括等人手里射击不停,心里却是急得要命。

长毛是最着急的,因为他的爆炸物已经装好,只等掩护了大牛过来就可以开爆,这样就能彻底脱身,把这波日本人甩掉。可是大牛就是被压得起不了身,急得长毛趴在树干后直骂娘。就在这时候,突然赵半括看到了一个神奇的景况。

远处日本人藏身的树林里突然传来几声爆炸,接着是一阵冲锋枪的连射,日本兵的阵地好像发生了什么变故,枪声像是被人突然卡住了喉咙,声音一下就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