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七十七章 灰毛粽子

第八百七十七章 灰毛粽子

    趁此时机,我掉头爬上土堆,从地上捡起一张镇尸符,贴上这只爪子。“噼里啪啦”顿时冒起一阵火星子,吓得沈冰“啊”一声叫,急忙捂住了脑袋。

    爪子一阵抽搐抓挠,最终松开她的脚踝。刚想加点料,让这只死爪子彻底缩回地下,龚翠若又***令人讨厌的扑过来。本来凶灵就在于凶猛,不顾及自身安危的,可能龚翠若鬼魂之前胆子比较弱,才几次三番被我吓退。现在真叫玩命,瞪着血红眼珠子,跟老鹰展翅一样,冲我们俩当头扑下。

    这情景,我们俩真想两只小鸡。

    还是一公一母。

    沈冰双手捂着脸,单从指缝看到她这副凶相,“啊”的一声就把手拿开了。沈冰这一根筋的丫头,那是遇弱则弱,遇强则强,逼到绝路上,就什么都不怕了。抓起铜钱剑,举起手臂刺向龚翠若灵窍。别说,她还算是清醒,知道往哪儿刺。

    我心里就不这么想了,刚才铜钱剑刺到龚翠若胸口上,就跟挠痒痒似的,不管用。现在这局势,是容不得半点偏差,搞不死对方,对方就搞死我们。

    低头一看那只贴了镇尸符变乖了的爪子,心说不如来个借花献佛吧。于是把镇尸符一揭,猛地把沈冰推下土堆,我也仰身往下滚落。虽然我们俩的脚没能躲开龚翠若的鬼爪,但与此同时,从地下伸出来的那只爪子也正好活泛,一把捏住趴在地上的龚翠若喉咙。

    就听“喀喇”一声脆响,尸体喉骨给捏碎了。痛龚翠若全身一颤,不由自主的松开手,沈冰连滚带爬来到我跟前,吓得呼呼不住喘粗气。我明白她这会儿心里是咋想的,刚才这只爪子要是这么使劲,她的一只右脚恐怕就废了。可能刚才才出地面,爪子还没恢复什么活力,再加上镇尸符一刺激,它彻底发怒,就下狠手了。

    要说雷老万尸体也够倒霉的,死后被凶灵借用上身,那多少会损害他的魂魄。现在又被捏碎喉咙,尸体遭到摧残,上辈子估计是没积阴德。

    尸体又不是人,喉咙被捏碎会挂掉,龚翠若圆瞪着一对跟鸡蛋大的眼珠子,不住的挥舞四肢,那是死不了的。只不过这只爪子死死捏住她的喉咙不放手,她一时也无计可施。

    这多好的机会啊,哥们要是不利用,那就是笨蛋,还是高级笨蛋。

    我从沈冰手上夺过那把铜钱剑,翻身爬上土堆,先在散落的黄符里又找到一张镇尸符。然后一剑刺中龚翠若眉心,又即迅速收回。现在她在这只爪子掌握下,想避也避不开,铜钱剑一刺之下,立马让她张大嘴巴惨叫一声,从眉心冒起一股黑气,她从雷老万尸体内出来了。

    我唯恐无魂尸体再遭到僵尸煞气熏染,会发生尸变,赶紧在雷老万脑门上贴了镇尸符。他的脑袋当时一耷拉,软软垂下来,四肢一伸,一动不动了。

    龚翠若这股黑气迅速飘出屋门,我心说现在她变成了凶灵,又被我赶出尸体,那怨气可不是一般的冲啊,非得搞死几个人今晚恐怕才能罢手。可是她都逃了出去,再追是追不上了。

    唉,两者不能兼顾,要说目前最头疼的还是这只僵尸爪。先搞定了这死玩意再说吧!

    我让惊魂未定的沈冰,去把手电捡回来,这时爪子又往外拱了几寸,眼见快到肘部了。我们俩感觉爬到床底下大坑跟前,让沈冰打好手电,我先用火铃咒在骨头上烧了一把,然后趁骨头上的热气还没完安全消失,拿起一张辟邪符垫在手心里,捂住这跟腿骨猛力往外一拔,顺利拔出来了。

    刚开始拔掉时,上面这股冰冷的寒意,让我整条膀子都冻麻了,但此刻一离开泥土,瞬间这股寒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再看看坑里那个插骨头留下的孔眼,居然还在往里吸气,孔洞周围的泥土都被迅速吸进去,并且土堆上的爪子又升高了一些,肘部完全露出土面。

    沈冰咬牙切齿说:“让你再吸,给你一张煎饼吃去吧!”

    我一愣,什么煎饼?当见她甩起一张驱邪符贴在孔眼上,我不由哑然失笑。这丫头,有拿黄符比煎饼的吗?你太有才了。

    “砰”一声大响,从我们身后发出来,吓得我们俩同时都抱住了脑袋,急忙回头。我勒个去的,土堆居然从中间崩开,一个浑身带着泥土,衣服因长时埋在地下腐化成一条条的家伙,跳出地面!

    这玩意通体一片死灰色,整张脸毛茸茸的,长满了灰毛,也分不出鼻子嘴巴,只有那对碧油油的眼珠子,闪烁着诡异的绿光。草他二大爷的,还真是长了毛的粽子,这有点难办了,这可不是普通的僵尸。

    我们都跟粽子打过几次交道,见过白僵,跟这死玩意很近接,但毛不是白的,却是灰的,并且身上隐隐长出了黑毛。我跟沈冰对望一样,都露出惧意,这是介于白僵正进化黑僵的玩意,脸上的毛从白变灰,再由灰便黑,那就是黑僵了!

    白僵我们都不容易搞定,别说快成黑僵的玩意。我只是怔了一怔,急忙从包里去拿红绳,草,这东西使用量过大,都缺货了。忙问沈冰:“你身上有红绳没有?”

    沈冰使劲扑棱一下脑袋瓜:“你都带着我,我干嘛多此一举?”

    汗,书到用时方恨少,红绳用时不见了,那哥们也就傻眼了!

    糯米没带,再没红绳,简直不让人活了。

    沈冰眨巴眼问我:“没红绳了?”

    我点点头:“给你的那是一整团,包里没存货了。”

    “那该怎么办?”沈冰一撇嘴。

    “逃啊……”这两个字刚出口,灰毛粽子就从土堆上跳下来,两只脚正好一只冲我们一只脑袋瓜。

    “你不早说。”沈冰比我都机灵,说着话,人已经窜到了窗户前。

    “快跑!”我一边叫着,一边从粽子脚底往前猛地扑出去,也到了窗户下。

    沈冰早拉开了窗子,人也跳了出去,就听噗通一声,她似乎掉水里了。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窗子下面是什么,没记得有水窖啊。我脚后跟在窗台上一蹬,整个人往前窜出五六米,谁知双脚正好踩到一个花盆,往后一仰身就摔倒了。

    这倒霉催的,幸好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沈冰看不见,不算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