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六十章 床下死人骨

第八百六十章 床下死人骨

    稳住赵晓生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们不但一天没吃东西,也基本上一天一夜没回家,不知道老妈怎么担心呢。让这孩子跟我们回去,他又不肯,要是留下他不管,怕我们走后,再遇上邪精怎么办?都愁死我们了。

    我跟沈冰一合计,趁现在天还早,在赵成实家里找出一件雨披,让沈冰先回省城跟老妈道声平安,我留下陪着这孩子。沈冰走后,我到厨房找了一圈,除了几个赵晓生蒸出的半生不熟的馒头之外,还有点大米和黄面,屋角一个坛子里腌着一摊子咸菜。

    做大米饭时间要久一些,我现在肚子都快饿扁了,就熬了一锅黄面糊。赵晓生到底还是个大孩子,估计这两天都没好好吃东西,这一锅面糊,他喝了有大半锅。我也喝了两碗,配着小咸菜,吃起来特别香。你说这食物就是要看怎么搭配的,大米饭似乎显得高档了点,配咸菜肯定不好吃,要是黄面糊或是小米粥搭配咸菜,那是越吃越香。

    吃饱了坐在椅子上感觉挺舒服,只有浑身的湿衣服让人很不爽。赵晓生昨晚一夜发高烧没睡好,现在困的歪倒在椅子上睡着了,我把他抱进里屋放在床上,脱下湿衣,盖好被子。我昨晚也是一夜没睡,这一沾床边,顿时困意丛生,打个哈欠一眯眼睛,不知不觉睡过去了。一觉醒过来,发现天色已黑,赵晓生还在沉沉睡着。

    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没有发烧,这才放宽心。身上衣服基本上被暖干了,下了床走到外面打开灯,看看赵成实遗像,还好没变化。

    想起大嫂的事,我又皱起眉头,看看对面里屋,那边应该是赵成实两口子卧室。于是走进去打开灯,里面是一张大床。大嫂是个勤快人,四处打扫的很干净,但在床上还是找到了两根长头发。

    才要出去,忽然发现地面有些不对。到底哪里不对,一时看不出毛病。我索性趴在地上,这么一看才看出原来屋子地面中间,往上微微隆起,只不过坡度极小,不仔细看,看不出怎么回事。

    这一趴着,又看到了床帏下面似乎堆着土,让我很好奇。农村老式床下面都是空的,不像现在做的是整体,下面还能当柜子。我爬到跟前,揭开床帏一看,果然是一堆土,看上去还是新鲜的。

    用手划拉开一道口子,发现里面是一个坑洞,这更引起我的兴趣。出去从包里拿出了小手电,往里面一照,草他二大爷的,坑里插着一根骨头,露出的部分差不多有三十多公分,仔细瞅了瞅,这是人的腿骨,上下两端削平了,骨头里面也掏空了,就像一根管子。

    赵成实弄跟人骨头插在床下干吗?不对,赵成实一直就没在家,这土色挺新,是最近刨开的,不可能是他做的。大嫂一个女人更不可能做这种事,难道这根姓陆的有关?忽然有点明白了,把大嫂丘在坟丘里,又对赵晓生做了降童术,搞不好就是为了在床底下刨坑做邪术的。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究竟床下藏了什么秘密?

    回头看了一眼微微隆起的地面,猛地想到,这是煞气往上拱起的情况,草他二大爷的,下面可能埋着一位长了毛的粽子,削了两端的骨头,插在坟头向口上,往里面灌阴风,就会让粽子往外拱,大概就是这样吧?

    虽然没听说过这是什么邪术,但一法通万法通,猜也猜出个大概来。

    这姓陆的太诡异了,幸好被我及时干掉,不然非出大祸不可。今晚必须把这杂碎埋了,镇上符咒,让他永远不能翻身。

    骨头也不必拔了,拿出一张驱邪咒符封在骨头上口,阴风灌不进来,死粽子那就会消停。

    出了里屋,把找到的头发用罗盘做搜魂大法,结果一点线索都没有。这让我挺郁闷,要不这两根头发不是大嫂,要么就是有人在她身上做了手脚,封住了她的灵窍,那就搜不到了。我不由叹口气,大嫂千万别被害死。

    “笃笃笃”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我心说赵成实一家都变这样了,谁敢晚上来自找麻烦?起身走出去,开了大门一看,是龚潮。

    “大兄弟,我一猜你肯定还在这里没走,所以找你说个事。”这家伙神秘兮兮的跟我说。

    他这个人长相有点奸猾,做事也不地道,跟他老婆那个泼妇配一块,那简直就是一对绝配,打心眼里不喜欢。但为了化解他对大嫂和赵晓生的仇气,忍着心里不快,把他让进门。

    “晓生睡了?”龚潮在屋子里坐下后问。

    我点点头问他:“找我什么事?”

    龚潮立马咧着嘴嘿嘿笑道:“你真是活神仙,小齐给你救过来了,喝了符水,现在睡的很香。我这过来呢,一是谢谢你,二呢,想问问那个没长男人东西的家伙怎么处理啊?”

    “当然得埋了。”我不假思索的说。

    “那个,你不是说过我们一起埋的吗?我……有点胆子不大,所以就找你来了。”这家伙抓耳挠腮,说话吞吞吐吐的。原来是自个没胆子去玉米地埋尸体,这事又不敢让别人知道,就找我来了。

    “嗯,到后半夜,我陪你一块去,找个合适地方埋了。”

    “后半夜……”龚潮脸上变色。

    “怕什么,有我陪着。”

    他极不情愿的点点头答应,看来太晚了他更害怕。他坐在那儿也不说走,一时没话说,气氛就尴尬起来。

    我忽然想起他女儿若若的事,就问他女儿什么时候死的,是怎么死的。

    提起这个,龚潮脸沉下去,良久没说话,后来叹口气显得很难过。跟我说,女儿其实叫龚思丽,但经常被人嘲笑说是拱死理,就带着女儿跑到省城找了个阴阳先生,帮她重新取了个名字,才叫龚翠若了。

    那个阴阳先生看上了若若,说她根骨奇秀,透着一股灵气,是一块当天师的好材料。本来龚潮根本没这想法,再说一个女孩子做这行的几乎没有,有也是神婆一类。不过神婆是很赚钱的,在附近村子有一个很灵的金老太,年轻时家里穷的吃不上饭,老了因为帮人求神免灾,赚了大把银子,可发财了。

    龚潮一想到金老太,就动了心,回来劝着女儿去给阴阳先生当徒弟。可是若若不肯啊,她都是大姑娘了,有自己的主见,况且还在谈恋爱,如果去干这行,恐怕男朋友就要吹掉。开始死活不肯,后来她男朋友遇到一件诡异的事情,差点丢了小命,才让若若回心转意,决定去学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