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好消息

第八百四十四章 好消息

    当这女鬼到了跟前,我和沈冰同时拍脑门,想起她是谁了。就是沈冰失忆时,要夺曹云海魅宝的那个女鬼。当时她还二次去曹云海住处夺东西,被我赶跑了。她也挺可怜,被赵成实扣住了骨灰坛,想进地府都进不去,现在赵成实死了,这才有机会进地府。

    不过赵成实到底死了没有,也不确定,谁知道丢进花王水洞里,会不会做了花肥。

    “你们就是我干妈要等的朋友吧?”女鬼过来不等我们开口就问道。

    我跟沈冰点点头,对望一眼,心说咱们仨可都是照过面的,她怎么会对我们俩一点印象都没有,眼神显得挺陌生?哦,我明白了,我们这换形术,跟乌卵换形差不多,在人的眼睛里,丝毫没变,但在鬼的眼睛里,我们就如同换了另外一个人,难怪这女鬼不认识了。

    “我叫龚翠若,叫我若若就行了。干妈去赵庄情人拿骨灰去了,叫我给你们捎个话。”女鬼笑嘻嘻的说,丝毫没了第一次见到她是那种狰狞的凶相。

    我一听有话捎,是不是老太太见过七爷八爷了,急忙问:“大娘要稍什么话?”

    龚翠若说:“干妈说,太祖爷爷在泥犁湾水牢,目前还没处置,有人正在帮他说好话。再有什么消息,干妈会亲自传达的。”

    听了这个消息,顿时我们松了口气,太祖爷爷魂魄没散,是被抓到地府,关在水牢里了。而老祖宗和崔判官,估计正在活动,跟行政长官求情。

    “那个,元宝是不是可以烧了?”龚翠若问。

    我马上捅了一下沈冰,让她从袋子里抓出元宝放在十字路口中间,一把火烧了。这些钱龚翠若是带不走的,那要去地府钱庄去领。我们在烧的时候,也报了收钱鬼魂的姓名,不然就成了无主钱物,给不老板黑了。

    龚翠若走后,我们心情也开朗起来,只要太祖爷爷魂没打散,总有救他投胎的一天。我这还想着,能让他还魂在魏子陵身上,好让我跟魏家交代。虽然觉得希望很渺茫,但万一行政长官哪根筋又搭错了,要让太祖爷爷照例二十四年一投胎,不就有希望了吗?

    我们回到家后,刚要睡觉,忽然听到背包里有动静。那里面装的可全是除鬼的家伙,但凡是鬼都没胆子敢去碰那玩意,难道是死耗子?我首先想到了它,因为铜镜一直装在包里头。

    沈冰立马从厕所里拿出拖把,我手心里攥了铜钱,两个人往背包跟前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拉链“唰”自己打开了,我心头突的地一跳,到底什么玩意啊,死耗子可是大神,它出来时不可能这动静。沈冰一拖把抡过去,砰地一下打在上面。

    “哎呦,谁这吗缺德,敢打老子?”

    草他二大爷的,还真是死耗子!

    沈冰一听它开口大骂,更是来气,砰地又是一拖把。打的死耗子再叫一声,哧溜从包里跳出来,抱着脑袋缩在沙发上。看着它这副德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说你一个大神,居然连拖把都躲不开,丢不丢人啊?

    “你们是谁?习风呢,这小子怎么转手把我卖了?”死耗子瞪着小眼珠,满眼怒气的盯着我们俩。

    沈冰噗嗤一声笑出来:“就你这种好吃懒做的货,卖你谁要啊?”

    我也跟着帮腔:“你说你身上没二两肉,能卖多少钱?”

    死耗子一愣,转头看看我再看看沈冰,一脸的诧异。呆呆的问我们俩:“你们到底是谁,怎吗听着像习风和沈冰的声音?”

    耳朵还没背,就是认不出我们了,可见太祖爷爷这换形术真是厉害,都骗过了死耗子的眼睛。

    我忍住笑说:“爷我叫郝子业。”

    沈冰眨巴眨巴眼,不明白我瞎起的这名字有什么来历。我转头在她耳朵边小声说:“郝子业,不就是耗子爷吗?”

    “哦,我是他姐,叫郝子乃。”

    汗,还太子奶呢。

    死耗子可不傻,一听就是耍它的,气的咬牙切齿说:“跟哪儿蹦跶出两个小王八蛋,敢占老子的便宜?信不信我老人家让你们变耗子灰孙子?”

    它这句话倒不是吹牛,要真是发起火来,让我们变孙子那绝对是手到擒来。我跟沈冰使个眼色,先别嘴硬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有个叫习风的把镜子买给我们了,还送我们一只什么尖头鬼,说镜子里那只小耗子要是不听话,就让尖头鬼放火烧死它丫的。”

    我这么一说,死耗子立马就服软了,一物克一物,它怕的就是阴木火。死耗子转动着小眼珠问:“那习风呢,他滚哪儿去了?”

    “不知道。”我跟沈冰一起摇头。

    死耗子皱起小眉头,抓耳挠腮的自言自语道:“这跟哪儿找他们去,他老祖宗让我传个话……”

    我一听这句,还装什么装,赶紧跑到跟前问:“老祖宗让你传什么话?”

    死耗子看着我突然哈哈笑道:“小兔崽子,原来你们用了乌卵换形术,差点被你们蒙过去了。”

    沈冰没好气的说:“少废话,快说老祖宗让你传什么话,不然我让尖头鬼一把火把你胡子烧光了。”

    死耗子吓得往后一缩脑袋,连忙摇着爪子时候:“我只不过试探试探你们,你们老祖宗压根没给我传话……”

    这话把我们气的,沈冰抡起拖把就是一通猛打,死耗子抱着脑袋在沙发上来回躲闪。总算明白抱头鼠窜是啥样了。

    “别打了,别打了,我说实话。”死耗子终于缴枪投降,沈冰才停下了拖把。“你老祖宗找不到你们,托我找找看,如果找到了,下个月初一,让我跟他见个面,给你们传个话。他还说,这段时间,行政长官火气很大,让你们千万别再露面,不然准被抓进泥犁湾水牢。”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老祖宗可能知道我们用了换形术,就托死耗子找我们。可是我就想不明白,老祖宗为毛还这么信任这混蛋,上次差点被害死了都。

    “你说完了吗?”我问。

    “说完了,是不是该奖励一只烧鸡啊?”死耗子舔着脸问。

    “奖励你一把阴木火吧。沈冰,去把尖头鬼叫出来,把它烧死了,以免以后再出卖我们。”我没好气的大声说。

    “别,别,我都道过谦了,你们怎么还不信我?”死耗子居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要是还会害你们,你老祖宗会相信我吗?”

    听他说的挺诚恳,我摸了摸鼻子,现在正在躲避风头,什么信息都得不到,就跟瞎子似的。留着它人间地府,哪个地方都能打探到,并且也不容易引起地府怀疑,那就将就再信它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