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三十章 外阴内阳

第八百三十章 外阴内阳

    跟着太祖爷爷(其实每次叫出这个称呼,都感觉特别别扭,你说这小孩……)心惊肉跳的踏进困龙滩内,脚底传进一股冰冷的气息,直逼脑门。整个人忽然间就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紧紧的束缚住,肌肉猛地网内收缩,全身一阵痉挛,失去重心就要倒地。

    这一瞬间,突然就明白了这些尸骨的死因,煞气太重了,生人是难以抵挡的住。

    但跟着太祖爷爷两句咒语,铜钱剑挑起一张烧着了的黄符,身上顿觉一阵暖和,身上那种束缚感消失,眼前的黑雾往两边丝丝袅袅的飘散开。

    我站稳了脚跟,心头不住扑腾扑腾的跳着,急忙问太祖爷爷:“煞气这么重,沈冰能活得下来吗?”

    太祖爷爷嘿嘿一笑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跟你一样担心。不过深入腹地后才发现,这块地其实内阳,是当年封禁地狱花王时做的困龙局。可惜没顾及到弊端,不少人因此丧命,这也算是老天的一次失误。”

    内阳其实就是以阴裹阳,外面看似极阴极煞之地,但内里却是至刚至阳所在。只要走过阴煞极盛的外圈,里面就会安全了。我忽然感到奇怪,太祖爷爷没事来这里干嘛?

    当下问他:“地狱花王躲都来不及,你老人家来这儿一定有事吧?”

    “嘿嘿,要不说我这九代后人里,就属你最聪明。当年我也是为了来救一个人,才甘冒奇险进来的。”

    这让我更加好奇,当年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啊,那这个人是谁?我又问:“太祖爷爷,你是不是也是为了女人来的?”

    “呸,你个混账小子,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重色轻友,只为女人舍命,不顾男性知己的安危?”太祖爷爷没好气的骂我一通。

    我挠挠头,我只不过随便问一句,怎么就变成重色轻友了,我可不是那种人。看他这激动样,八成要救的那人真是个女的。

    随着往前慢慢走过去,在头灯光亮照射下,看到了一座座散发着浓重阴煞寒气的土丘,看模样真跟坟冢差不多,猛地脑子里浮起一个念头,这是“千里坟”镇龙局,是破坏别人家风水的一种恶毒的风水局,上天怎么可能使出这么恶毒的手段,感觉太祖爷爷说的那些话有点不靠谱。

    再往前走,就看到了一根根尖利的铁锥露出地面,在灯光下闪闪生光,散发着犀利的寒意。上面隐约有血迹,那这是鬼脚钉,专门对付鬼来用的。太祖爷爷带着我从铁锥尖缝隙之间穿过,他回头看到我一脸的惊讶,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又忍住了。

    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种大号的鬼脚钉,并且又布置的这么密集,那绝不是阻挡恶鬼用的。不管什么凶煞厉鬼,我用小号钉子就能挡得住,何必这么费力呢?那说明是在阻挡什么大家伙,也不是妖魔一类,鬼脚钉顾名思义,就是对付鬼魂的,对妖魔没太大的效用,除非把金箍棒插在这儿还差不多。不过也的问人家孙悟空同不同意啊?

    太祖爷爷指着前面说:“再有百步,就进入内阳圈,虽然没了煞气,但距离地狱花王的根太近,更加危险。这儿毕竟是它的老巢,我们要多加小心。”

    我点头称是,跟着他往前小心翼翼的走完这段最后的极煞地。但即将走进内阳圈时,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形,就是我们走过去之后,再往后看,那一座座坟冢似的的土丘,都不见了。地面上出现了凹凸不平却又井然有序的痕迹,仔细看了看后,我吃惊的张大口,这是一个巨大的印符!

    这种印符并不是道家的,因为从第一个字看,特别诡异,一时看不出什么端倪。既不是道家的,也不是邪派的,就是字太大了,根本看不到全貌,第一个也只看到了一大半。

    “别回头!”太祖爷爷这时喝了一句,声音显得特别紧张。

    我正沉浸在思忖中,被他这一叫,登时吓了身冷汗。赶紧转回头跟着他匆忙走完这段路,踏进了内阳圈中。

    太祖爷爷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面沉似水,叹口气说:“你可能猜到了什么吧?”

    “这不是天道惩罚,这根本是地府的杰作!”我忍不住把心里想到的结果说了出来。

    “唉,太聪明了不是好事,那是自找烦恼。”太祖爷爷说着摇摇小脑袋瓜,“你既然看出来了,但我还是不能跟你说实话。有些事不知道远比知道的要好,你记住这一点就行了。走,咱们继续往前走,你随时准备应付危机。”说完往前迈步走去。

    我心头一凛,看来他老人家有意在隐瞒什么,可能是为了我好。当下从背包里拿出两张太一使者咒符,手心里又攥了八枚铜钱。

    内阳圈里没有土丘也没有丝毫阴气,风清月明,心里感到一阵舒畅。不过地面上还是寸草不生,没半点生机。但前面不远处,却看到了一条溪水,水声淙淙,令我十分好奇。这么恶劣的环境下,怎么可能有水源呢?

    走到跟前一看,这条小溪曲折蜿蜒着往前伸展而去,溪水黑沉沉的,透着一股子诡秘的味道。我蹲下身子想喝两口,却被太祖爷爷一把扯住手腕。

    “你想死啊,水里有毒,快起来。”

    我吓一跳,难怪看着这水挺怪异。太祖爷爷撒开我,往前一个窜步跨过小溪,带着我继续往前行走。看到溪水,又想起这个谷地,忽然间心里有种隐约的念头闪过,却没能抓住。到底刚才想到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草他二大爷,真够郁闷的。

    再往前走了几百米,隐隐看见前面出现了黑乎乎的东西,我心头一动,难道又是什么恶毒的风水局?

    当走近到跟前,当时就让我震惊了,娘的,全是一片黑压压的尸体,不下百十多具。真不知道这都是什么人,怎么就那么喜欢探险来这里找死。但也有几个貌似活着的人坐在尸体群中,迎着头灯光亮,如痴如呆的看着,眼睛一霎不霎,就跟木头人似的。

    我一眼看到了沈冰,她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