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少管闲事

第八百二十八章 少管闲事

    我这儿惊呆,他倒是乐的笑起来,跟我说:“知道你肯定不好接受,所以以前转世都没敢回家看看,怕扰乱了你们的生活。”说到这儿,他又叹口气说:“其实说起来,你们这些后辈里,最苦的要说你远祖爷爷习关,他为了我能脱离这轮回煎熬,年轻时就开始修道,死后又在地府闭关为我赎罪,唉!”

    他连老祖宗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估计是错不了了。原来老祖宗修道,地府闭关,全是为了太祖爷爷。他提起轮回煎熬,我才想起来他每逢二十四岁就会重新投胎的痛苦,忙问:“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您二十四年就要死一回?”

    魏子陵不住叹气,这张小脸虽然很娃娃,但口气却是无比沧桑,不知怎么回事,让我觉得他这模样非常欠扁。

    “这些事,只有习关知道,还是不跟你说了,以免惹出事非。”

    他越是不说,越让我感到好奇,能惹出什么是非,就磨着他问:“到底啥事啊,这山谷老阎王都进不来,还怕被人听去?”

    他苦笑道:“当年就是因为习关知道了这事,才会一直留在地府闭关,你还是不要知道了。习家改运一事,全部落在你肩膀上,如果你这一代不能改运,那后人仍将祸延九代。”

    我心头一动,问他:“还是因为天灯照心的事?”

    他一脸凝重的点头,跟我说天灯照心以及其他两大禁忌,那只不过是一个很荒唐的秘密,千万不要知道,也不要再想了。习家从他这儿到我老爸这一代,刚好是过了祸及九代的厄运,但我又因为得知了天灯照心的秘密,惹祸上身,如果再知道了三大禁忌是怎么回事,那就无论如何都改不了天谴的命运了。

    这番话说的我不住点头,他老人家也是为了我好,三大禁忌不管是干什么的,总之跟我没半毛钱关系,何必为此永不能翻身。

    太祖爷爷又说,我之所以受到地府嘱托要保护他魏子陵和小雪,那可能是因为我知道天灯照心秘密的原因。老祖宗估计是让我为此赎罪,能够让习家后代不受波及。我又问起小雪的事,虽然上次七爷八爷说的很明白,但我还是想不通,为毛会跟他老人家一起投胎掌握天女指甲的秘密。

    他摇摇头,模样挺像西游记里佛祖那欠抽的神态,跟我说:“七爷八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有很多原因是不能讲的,我已经为此付出代价,不想再让我们老习家后代遭受池鱼之殃。你也不要为这件事去伤脑筋了,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我一听这事似乎另有隐情啊,但他老人家这意思还是让我少管闲事,搞不好会捅马蜂窝。就因为七爷八爷跟我说出了映月之煞的秘密,也被打入泥犁湾水牢,看来这地府也跟宫廷差不多,不该说的千万不能说,不该听的也千万别去听,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有件事我得请教他老人家,于是问他知不知道地府奸细是谁。他一怔,说自己只有每过二十四年会在地府呆半天,办理了投胎手续就过奈何桥了,并且还会拘禁在孟婆住处不许随意走动,地府内部的一些黑暗,一概不知。

    听他提起孟婆,脑子里忽然灵光闪现,问他:“你是不是曾经住在孟婆哪儿养过伤,还被什么恶鬼追杀过你?”

    他老人家一听就瞪大了眼珠:“你是不是从魅宝中偷看到的?”

    “什么偷看啊,太祖爷爷,那不是我拿着魅宝,不由自主就进入这个梦里了吗?”我竟然不知不觉中,把这个小家伙当做了太祖爷爷,还亲热的叫了出来。

    他听了这声太祖爷爷,似乎也挺受用,眯缝着眼睛,就跟喝了二两二锅头那么舒坦。点点头说:“幸亏你现在修为越来越高,不然跟魅宝接触久了,会被它操控走火入魔的。这些梦全是我当年发生过的一些事,你说你都看到哪儿了?”

    我说就看到有个高大黑影威胁孟婆身边小姑娘,如果那人不死,孟婆就不用管奈何桥了。

    太祖爷爷顿时一脸放松的点下头:“嗯,还好你就看到了这一点点,行了,还是那句话,不该知道的,就别问了。”

    擦,这不是诚心掉我胃口嘛,要不是看你是我太祖爷爷,肯定提起你这个小屁孩,在屁股上拍上两鞋。

    “不说这个也行,那咱们接着说沈冰的事,还有范教授的那个学生……”我说着转头一指躺在一边的范秋翊。

    草他二大爷的,这家伙不知道啥时候早爬起身子,坐在旁边盯着太祖爷爷听的很入神。田雯雅也不害怕了,趴在地上,手上举着一只手机,好像在录音。我勒个去,他们犯职业病了,到这份上还不忘记录下这个像火星来的孩子声音和故事。她那手机貌似是防水的吧,质量也太好了,泡这么久居然都不坏。

    我脸一沉,伸手说:“把手机给我。”

    田雯雅吓得一哆嗦,转头看向范秋翊,后者无奈点点头。田雯雅这才极不情愿的把手机递过来。

    我把手机接到手上,调出录音的文件删除掉,又还给她。跟他们两个严肃的说道:“这事你们最好别告诉任何人,否则半夜会招鬼的。”

    两个人一听,全都脸如土色,浑身跟筛糠似的。我心想女孩子怕也就是了,范秋翊你个老爷们,还自称不信鬼神,现在却吓成这熊样,也太丢脸了吧?

    太祖爷爷微微一笑,似乎对他们行为并不在意,从地上站起来,指着南面说:“前面十多里外,有个困龙滩,那才是死亡谷真正恐怖地带。如果在那儿能找到他们……”说到这儿停住了。

    “如果找不到呢?”我急忙接口问。

    “找不到说明就再也找不到了。”他说着双眉皱了起来。

    “到底是啥意思啊?”我心说你老是说半截话,你这灰孙子就算再聪明,也猜不出来啊。

    “那个困龙滩,是地狱花王的根源,被吞下的人只要在那儿能找到,证明还活着。如果找不到,就是被丢进淤泥里当花肥了。”

    我听了这话,仿佛看了一线曙光,高兴的一把抱起他:“那咱们还不赶快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