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一十章 红发鬼

第八百一十章 红发鬼

    衣服晾干之后,在附近转了一圈,没发现有野兽的踪迹这才放心。可是听说这山谷里有狗熊,这玩意一般都是夜里出没,那真的当心点。我们吃了带来的食物后,让沈冰先睡,我坐在帐篷外值夜。

    等她睡熟之后,拿出一张拘魂符,觉得这玩意不好用,那是要先知道死者姓名才能拘到魂,而这么乱拘一通,恐怕没什么效用。想想大无量术里的收鬼咒,那是从拘魂咒和搜魂大法两者之间演化而出的,不管什么野鬼,只要一念咒语,统统都给bi出来。如果再配上黒木盘,那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拿出一张黄纸画了一道收鬼符,先开了阴阳眼,再捏法诀念了咒语,黄符燃着后,四周空气逐渐变冷,一条条黑气,从四面八方,向河边聚拢而来。

    山谷中的夜晚还是挺冷的,小风不住的吹过来,让我面对这么多阴魂,忍不住打个冷战。

    为了避免帐篷里的沈冰和魏子陵遭到野鬼毒手,赶紧在帐篷上贴了四五道辟邪符。又围着帐篷点上一圈蜡烛,虽然风势不小,但祭了法咒,烛火摇曳欲灭,却依旧在燃烧着。

    一张张鬼脸在黑暗中显露出来,草他二大爷的,一个个都跟吊死鬼似的,那种充满了怨恨的目光,实在让我有点招架不住。我只扫了一眼,就发现其中有两三只厉鬼了。厉鬼这玩意平时一只就够多了,竟然一下出现两三只,那是啥概念,可见这山谷的确诡异。

    我手上握住一束香,唯恐这么多鬼魂不易控制,尤其那两三只厉鬼,如果不规矩,我就让它们变规矩,魂飞魄散了,不规矩都不行的。

    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基本上再没有鬼魂赶过来。一片黑压压的鬼脑袋,将整个河面都覆盖了,让我身上鸡皮疙瘩,就没停止过。你说死亡谷这么多鬼魂,有人进来能好好走出去,那就成怪事了!

    借着月光,瞧来瞧去,始终没有发现有哪只鬼留着红发。

    没有就算了,只能让它们散去,这个很简单,一个驱鬼咒,让它们都如临大赦般的向四处仓惶窜走。只有那三只厉鬼,怨毒的瞪我几眼,才不情愿的去了。我心说你们吊什么,要不是哥们有正经事要做,这就放火烧死你们。

    等它们散尽,拿出小白旗,叫出尖头鬼。这小子恢复的挺快,有鬼药治疗,两天就完全康复了。我让他把整个山谷给我找一遍,就是地下暗河也不放过,看看那只红发鬼躲在什么地方。

    尖头鬼一声得令,才要回小白旗,忽然又站住跟我嘻嘻笑道:“爷,那个梅思思挺可怜的,老是装在封鬼坛里,会伤了元气,什么时候把她放出来啊?”

    他不提梅思思,我倒是忘了,一直装在包里带着。现在不敢让死耗子看守,唯恐它监守自盗。至于小雪我就不怕了,十二天女阵被破,基本上小雪没什么可利用价值,所以不担心她的安危。

    看着这小子一脸猥琐的笑容,心里就来气,你丫的不是可怜她,是惦记着旗子里少了一个美女吧?有林梦希和夏木春陪着你,还不知足,恨不得马上让他拿大顶。

    “快滚你的臭鸭蛋去,这事用不着你管!”我说着瞪他一眼。

    吓得这小子一吐舌头,慌忙逃进旗子里,驾起小白旗,往前急速飞走。

    这时沈冰忽然从帐篷里钻出,满脸惊慌的说:“小成成是不是做噩梦了,又是踢又是挣扎的……”

    我心里一惊,赶紧跟着她钻进帐篷,只见在手电光芒下,魏子陵双眼闭得非常紧,小眉头皱起,不住的往下踢着两只小脚。这种状况的确是噩梦的表现,大有可能是鬼压身。因为睡梦之中身体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的死死的,上身根本不能动弹,只有踢腿挣扎。

    有点纳闷,帐篷外贴了四五道符,不可能有鬼入侵吧?再说阴阳眼连根鬼毛都没看到。但还是不放心,于是点上一根蜡烛,对着魏子陵小脸轻声念了两句现形咒,他身上没有任何反应,可是蜡烛却左右摇晃,摇曳欲灭。

    我回头看看帐篷口,门帘垂的好好的,基本上不透一丝风,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心头一凛,又遇到跟卵尸鬼差不多的主儿了!

    草他二大爷的,这杂碎比卵尸鬼要高明的多,阴阳眼居然连点黑气都瞧不出来。这也是在我所见鬼魂当中,是最奇特的一种。

    你丫的厉害不是说我就没办法治你了,你等着。我拿出一道太一使者符,非bi你现形不可!

    太一使者咒使出来,立刻让我们俩看到了一条淡淡的黑气压在魏子陵身上。我的天,那是什么东西啊,跟只兔子个头差不多,但形体相貌特别奇怪。说是人绝对不像,因为四肢短小,手脚就跟鸡爪子似的。并且嘴巴剑尖,后面拖着一条小尾巴,跟老鼠模样很接近。

    但全身光秃秃的,唯独脑门上生着一撮红毛。

    “红发鬼!”沈冰首先惊声叫了一句。

    我点下头,整个山谷中鬼魂基本来全了,就没见长红毛的,这玩意来了却能躲过四五道驱邪符的防护,趴在魏子陵身上了。太一使者咒使出,让它露出原形后,竟然也没受伤,只是尖叫一声,哧溜从对面篷布下逃了出去。

    “你看好小成成,我去追它!”我一边说着,一边提起背包,匆忙钻出门帘,打开强光手电,看到那只小怪物,在漆黑之中正沿着河岸往南一路狂奔。我于是撒开双脚,拼命往前追过去。

    “土包子,你小心点……”

    沈冰叫声在我身后远远传过来,随即后面的话变成了微弱的声息,再也听不清了。跑动之中,想着沈冰一个人,万一遭到野兽攻击怎么办,当下念了召唤咒。往前又跑了几百米,小白旗飘然飞回来,急忙跟尖头鬼交代两句,让他们回去保护沈冰和魏子陵。

    那只小玩意虽然速度奇快,但好在比不上卵尸鬼,它一直都没跑出手电光照范围我们一前一后,相隔大概有五十米,一口气跑出五六里路,小河弯曲伸向东北,前面变得开阔起来,又是一片繁茂的草地。

    在手电光芒照耀下,一缕缕白色烟雾升腾而起,透着一股子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