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零二章 鬼母收胎

第八百零二章 鬼母收胎

    我看到这种情景,不由倒吸口凉气,梅思思虽然有回收鬼胎之能,可是并没有压制鬼胎之力。如果它们冲破肚皮,梅思思不但会魂飞魄散,这以后再没有可以这么容易将它们收服的主儿了。

    魏子陵说的有道理,旗子是绝对不能让梅思思回去了,小白旗被毁事小,里面还有尖头鬼和林梦希他们呢。最好是暂时先把她收进一个封鬼的容器内,回去再想办法解决。可是出来时没带正宗的封鬼坛,光凭一只塑料水瓶或是玻璃酒瓶,那是封不住她们娘儿仨的。

    一低头看到温玉生昏倒在地上,心头一动,慌忙蹲下来在他身上一摸,果然有封鬼坛。他拿这玩意曾经收过淑珍的魂魄,看上去是件地道的道家法物。拿起封鬼坛,揭开坛盖,对准梅思思念了两句收鬼咒,她不由自主的身子一倾,便钻了进去。

    我把封鬼坛放进包里,走过去把魏子陵抱起来,走出了洞口。外面现在还没有天亮,才凌晨三点多。

    魏子陵伤的不轻,幸亏他道法强盛,危急关头躲开致命一击,让茅六在喉咙下面了一口。伤口很深,现在血液还在不住的往外冒涌。沈冰把小五小六放在地上,拿出伤药和绷带帮魏子陵包扎了。

    庞富荣父女和张小川不知所踪,好像已经离开了山谷。铲除小乌鸡精和救回孩子们的事,已经与他们无关。并且杀死庞富荣两个女人的凶手又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还有什么必要再见温玉生,只能让自己更增羞辱。

    我正想着要把温玉生这畜生弄醒的时候,忽然耳朵里传来七爷的叫声:“习风,你过来一趟,不要惊动其他人,我在谷口等你。”

    七爷不是被关在泥犁湾水牢里吗,啥时候被放出来的?我转头悄悄跟沈冰说要解手,,她气的顿时翘了辫子,骂我混蛋,这事也跟她汇报,恶不恶心?

    我捂住嘴偷偷笑着跑到谷口,不但七爷等在这儿,八爷也来了。见到他们哥俩没事,心里感到特别高兴,他们也笑呵呵的跟我拉住手说话。说起被关水牢的事,是遭到了小人鬼的暗算,现在崔判官和我老祖宗一力担保,才把他们哥俩放了出来。我被阳寿以及遭到天谴一事,亦是这帮小人鬼从中捣鬼,好在崔判官从中极力斡旋,才让行政长官放过我了。

    草他二大爷的,这帮恶鬼跟张云峰一样,怎么就死不绝呢?不过听到七爷八爷称他们为小人鬼,倒也新鲜。

    七爷面带忧色的跟我说,据他们哥俩在地府调查,这帮小人鬼似乎跟谭青他们不是一伙儿的。地府中一直以来存在两股邪恶势力,只不过这帮恶鬼善于隐藏,至今只有行政长官知道他们是谁,可是现在却很宠信他们,对于这些老兄弟们倒是有些疏远,只字不提这些小人鬼都是谁,让他们哥俩也很难查出来。

    我家老祖宗自从上次回去之后,跟崔判官一道在行政长官面前求情之后,就又被敕令闭关,所以他老人家是不能来见我了。崔判官就派他们哥俩跟我说一声,要想保住自己性命,必须要帮他查出这帮奸细是谁,否则明剑易躲,暗箭难防,终究还会遭到毒手的。

    崔判官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不帮忙吗?就是不为他们,也得为我自己着想。于是一口答应,七爷八爷顿时脸露喜色。

    他们哥俩交给我一块地府腰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须冲着腰牌大叫三声黑白无常,他们哥俩就会在一个时辰内赶到。我眨巴眨巴眼,那要看遇到什么事,万一在紧急关头,你们两个小时才来,哥们早升天了。不过这聊胜于无啊,再说他们哥俩跟我讲,如遇到任何鬼差办案,见了他们的腰牌,都会卖个面子,不会为难我的。

    我提起小乌鸡精的事他们总是笑而不语,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后,七爷八爷告辞回地府,临走之前,特别叮嘱我,再不能进地府了。因为我已经是五入地府了,这已经打破了地府有史以来的所有记录。还是在以前,太祖爷爷曾三入地府,让行政长官勃然大怒,再进的话,谁都帮不了我了。

    他们走后,我琢磨着哥们还有个理想没实现呢,那就是七入地府,现在倒好,才五次就给终止了,看来是破不了赵子龙七进七出长坂坡的记录了。

    忽然想起来,还没跟他们哥俩聊聊魏子陵的事呢,可是他们已经回了地府,那只能下次再说了。拿起这只腰牌看了看,是一件青铜打造的令牌,触手冰凉,却又隐隐透着一股温润之色。上面雕刻了两个篆字:“无常”!

    其实我不认识篆字,那是猜的……

    回来时,天开始蒙蒙亮,沈冰正急的团团转,一见我回来,劈头盖脸的问说道:“解个手怎么这么大工夫,跑镇上去了?”

    我一眼看见魏子陵和曲陌躺在地上,脸色非常苍白,眼神呆滞,顾不上跟她解释,急忙走到跟前,蹲下身子查看。

    “他们两个刚才说倒下就倒下了,现在又神志不清,还有小五小六,都快愁死我了,你也不回来……”沈冰焦急的说道。

    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们两个都是伤口紫黑,往外汩汩淌出黑色的脓液,不像是血,倒像是毒液。我心头一惊,心说糟糕,丁五茅六嘴巴上有毒,被咬之后就变成这样了。摸着鼻子想了想,两只鬼猴子并不是活生生的动物,那就是鬼毒了。想到这儿,拿出两张净身符烧了,调成符水让他们俩喝下去。再去看小五小六,此刻睡的很香甜,脸色尽管不太好,但心跳正常,我们也就松了口气。

    过了半个小时,天色大亮,他们两个才逐渐好转。伤口虽然不流脓液,但依旧紫黑,毒气并没有完全拔除。他们神志清醒后,冲我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闭上眼睛沉沉睡过去。

    只要死不了,总有办法救他们。我和沈冰如释重负的坐在地上,这时温玉生竟然蠕动一下,眼睛缓缓睁开,这杂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