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苗疆道事 > 第四十五章 林中香艳盘问

第四十五章 林中香艳盘问

    小白狐儿把我形容得不堪入目,简直就是当代西门庆,连在旁边听着的我都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她是从哪儿知道的这些事情,而随着她的述说,原本慷慨赴死的白衣女子龙小甜脸色终于变得铁青了,咬牙切齿地骂道:“来就来,本姑娘若是说半个不字,我就不是龙家的女儿!”
    小白狐儿在龙小甜的身后瞪我,示意我配合一点,为了盘问出龙在田的计划和布置,我当下也是硬着头皮,学着龙公子刚才的语调说道:“嘿嘿,小姑娘,瞧你皮滑肉嫩的,味道想必不错。别看你现在嘴上说不要,一会儿办完了事,知道了哥哥我的厉害,那你就不会这么执着了。”
    我伸出双手,笑盈盈地朝着龙小甜的胸口抓去。
    她先前被我捆得紧紧,这捆束的手法是宗教局特殊的绳技,越挣扎越紧,不过却是将胸口位置给突出了来,颇为邪恶,龙小甜见我的手即将触到了她的胸口,当下也是闭上眼睛,开始尖叫起来,看这模样,果然是个雏儿。
    小白狐儿晓得玩笑并不能开得过分,一本正经的我到底也是扮不了淫贼,当下也是取了一条破布带,将吓得脸色发白的龙小甜眼睛蒙住,轻轻拍开我的手,自己动起了手来。
    这小妮子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些东西,当下也是将白衣女子饱满的胸口软肉揉来揉去,跟搓面团儿一般,弄得那龙小甜尖叫连连。
    十几秒钟之后,这尖叫变成了娇喘,喘息之间,竟然还有一丝妩媚,弄得我在旁边看傻了。
    这根本就是道家双修里面的房中术,通过穴道刺激体内分泌,从而达到生理上的冲动——这东西我自然有所耳闻,但是小白狐儿到底是什么时候学到的?
    这场景十分香艳,但是看得我脸色一片黑,而小白狐儿却并没有在意我的感受,而是得意洋洋地说道:“刚才嘴上还犟,这会儿给我哥哥摸上两下,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了,哼,你要是不讲天山神姬那恶女人给你们抓到哪儿去了,信不信我哥哥现在就办了你,让你成为他的女人,服服帖帖的?”
    原本表现出十二分无所谓的龙小甜被小白狐儿这般一弄,顿时就崩溃了,哭着大声喊道:“别摸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一个自谓天生贵胄的女子,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亵渎,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一个陌生的男人上下其手,我没想到小白狐儿居然这么快就把到了那女人的命门,当下也是沉声说道:“好,我欣赏你的态度。我问的事情也不多,告诉我,天山神姬在哪里?”
    龙小甜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和我哥哥是出来采药的……啊!”
    她的谎言被小白狐儿重重地一捏直接打断,而我则恶狠狠地说道:“从现在开始,如果你再说一句谎话,我立刻将你给办了,然后将你剥光,扔到冰城门口去,让所有神池宫的男人们都过来看看,内宫龙家最尊贵的女儿,到底长着什么模样,而如果他们要是乐意给我一贝币,我不介意让他们弄上你一回!”
    我一旦将气劲行于全身,自然就多了一股凝重如同实质的凶气,那龙小甜被我这恶毒的手段给吓傻了,结结巴巴地喊道:“你不能这样,我警告你,我叔叔马上就要执掌神池宫了,你若是冒犯我,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他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没事,等我死了,那个时候的你估计都已经再次投胎了,我等得起,你呢?”
    我这边说着,小白狐儿也在旁边嘻嘻笑道:“龙小姐,你别着急啊,其实我们之间有误会,也许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之所以来到神池宫,就是因为神姬那恶女人给我下了寒毒,我们找她呢,只是为了解毒而已,并无它意。解完毒,我们立刻离开这破地方,而你呢,接着做你的大小姐,你看如何?”
    这一红一黑的脸唱得龙小甜将信将疑,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她终于颓然说道:“她早上的时候被高长老移交给我叔叔,叔叔怕留在宫中有变,派人把她藏在货车里,运出了城,我就是被我那精虫上脑的哥哥撺掇着,出来看她的……”
    我冷声问道:“人在哪里?”
    龙小甜说道:“在野人林。”
    “都有谁?”
    “有……鲁道夫那一帮人在那儿,还有我叔叔的两个得力手下,一个叫做李茂,一个叫做戴银,负责监督鲁道夫这些人。”
    “鲁道夫带了多少人?”
    “十八个冠名大骑士,不过有十二人潜入城中配合我叔叔行事,只有六个人待在野人林中守备,加上他,总共七人。”
    ……
    一番谈话,我问她答,其实有了第一次,后面的事情就显得轻车熟路了,龙小甜的思维已经完全被我给牵着走了,即便是我感觉到有出入的地方,经过颠三倒四地反复提问,都能够得到一个比较确定的答案。
    通过询问,我得知一件事情,那就是龙在田并不知道北疆王的全部计划,但是已经晓得有人将要对付他了,当下也是十分防范,也有可能会提前发动。
    这些东西都不是龙小甜和她哥哥所能够知晓的,至于那鲁道夫,她反而清楚得多,从她的口中,我知道龙在田之所以能够与鲁道夫勾结在一起来,龙公子没少牵线搭桥。
    北疆王曾经跟我说过天山神池宫中分为两派,而龙在田是保守派的领军人物,然而实际上这只不过是立场而已,当修行之路到底瓶颈之时,龙在田对于权势反而产生了更加浓厚的欲望,而鲁道夫开出的条件是,如果龙在田能够带领神池宫加入光明会制定的人类清洗计划,他们将分出整个大中华区的势力范围,让龙在田成为新东方的王。
    在鲁道夫的描述中,神池宫将在龙在田的手上重新恢复千年前的荣光,成为东方修行界的统治者。
    戴了二十年翿帽、卧薪藏胆的龙在田对着这种君临天下的美好愿景没有半点儿抵抗力,终于同意了借助光明会的力量,成为神池宫真正的统治者。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真相却是那么恐怖。
    我了解到,所谓的冠名大骑士,这个来源于亚瑟王圆桌骑士的传说,每一个能够有独立命名的家伙,都是实力超群之辈,这样的力量加入到龙在田的队伍里,立刻对他夺取神池宫的实际控制权,增添了巨大的筹码,如此看来,北疆王他们倘若是毫不知情,一定会吃大亏的。
    鲁道夫的人是通过龙在田的秘密手段,瞒过天山祖灵混入这秘境之中的,一直都躲藏在天山祖灵都无法关注的修炼密林里,他们在野人林开辟了一片临时的居所,龙在田顾忌天山神姬的身份,不敢在内宫审问她,便将其弄到了这城外,龙小甜和龙小海两兄妹,其实是作为信使,负责过来探查消息的。
    在了解过这所有的一切之后,我沉思了几秒钟,一记手刀,将龙小甜给打晕了去,然后吩咐小白狐儿,让她现在立刻返回冰城,找到北疆王,将这边的变故说与他们知晓。
    战场的情形瞬息万变,除了实力,情报也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小白狐儿知道这个道理,不过离开之时,还是有些犹豫,望着我说道:“哥哥,我走了,你不会……”
    瞧见她那一副犹豫不决的表情,我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气得笑了:“你想什么呢,放心,我对这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回去通知北疆王,而我则带着她去野人林,看看能不能救出天山神姬来——我知道你对神姬心怀不满,但是你要认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要解寒毒,就必须依靠她,她若是出了什么变故,跟着受罪的是你!”
    小白狐儿听到了我话语里面的关心,当下也是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哥哥,我走了,你保重。”
    我点头,而小白狐儿则转身飞奔,隐没到了林子里面去。
    小白狐儿离开之后,我将地上昏迷过去的龙小甜背在身上,用布条绑紧,又堵住嘴巴,接着朝着野人林的方向快速飞奔而去。
    经过昨天的巡查,我对这修炼密林的地形和道路多少也有了些了解,一路穿行于林间,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危机四伏的野人林畔,望着那雾蒙蒙的老林子,茂密的藤蔓生长于参天大树之中,不时传来了狼嚎呼啸,以及夜枭古怪的叫声,着实有些吓人。
    我眯着眼,观察人为活动的痕迹,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背上的龙小甜突然醒了过来,奋力地扭动起身体来。
    情绪这么激动,难道是……
    我将她从背上放下来,掏出小宝剑比在她雪白的脖颈间,然后恶狠狠地说道:“我拿出这布条,好好说话,不过你若是敢贸然喊叫,这剑可不留情!”
    龙小甜猛地点头,我拔出布条,瞧见她脸色羞红,眼睛里面泪水涟涟,用细不可闻地话语说道:“我、我内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