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末代3太爷传奇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遇到阻挠

第三百七十五章 遇到阻挠

    父子俩很快来到了村东头,就见村东不远处,一座孤零零的土瓦房子。
    这时候,差不多是吃中午饭的时间,祠堂里进进出出的全是村民,看样子都是来给李谓送中午饭的。
    等父子俩走到近前一看,就见祠堂没有房门,里面放着一尊神像,神像前面放着一张香案桌,案桌上摆满了碗碟,碗碟里盛满了饭菜,这是村里很多人家供奉的饭菜,碗碟不一,里面的饭菜也不一样,很多还冒着热气。
    父子俩没有进去,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见里面的村民全都离开之后,父子俩走了进去。
    祠堂不是太大,神像和香案桌占去了一多半空间,高祖朝神像看了一眼之后,走到神像两侧看了起来。
    太爷则站在神像跟前没动,打量了神像几眼,笑道:“老鬼到底做了多大的善事,村里人竟给他盖庙立像。”
    高祖没理太爷这话,说道:“祠堂看过了,咱们该走了。”
    “什么?”太爷愣了一下,“爹,您说什么?咱们要去哪儿?”
    高祖没吭声,转身走出了祠堂,太爷见状,只好跟了出去。
    来到外面,高祖对太爷说道:“李谓鬼魂应该就在祠堂里,不过,咱们父子俩身上阳气太重,尤其是你,一身煞气,李谓鬼魂应该是躲起来了。”
    “那怎么办呢?”太爷问道。
    高祖说道:“我在祠堂周围摆一座困鬼阵,你到祠堂里,将他赶出来。”
    太爷闻言一笑,“这个好办。”太爷心想,把神像给他砸了,祠堂给他烧了,看他出不出来。
    谁成想,高祖看了太爷一眼,补充道:“不许烧砸祠堂,不许毁坏里面的物件儿。”
    太爷顿时咂了咂嘴。
    因为条件有限,高祖带的物件虽多,却没办法摆出正宗的困鬼阵,只能在祠堂的八个方位,摆上八块石头,每块石头下面,压上一张“镇”字黄符。这是最简单的困鬼阵,对付普通鬼魂能起到一定作用。对付李谓这种老鬼,稍微差了点儿。不过,太爷身上煞气太重,就算这种百年老鬼看见太爷,也是心惊胆战,只要太爷把他赶出祠堂,他一定是慌不择路,会自己撞上困鬼阵。
    等高祖将困鬼阵摆好之后,太爷大步走进了祠堂,在祠堂里面看看,太爷看不出啥端倪。
    不让砸祠堂,不让毁坏里面的物件儿?太爷朝香案桌上的饭菜看了看,大声说道:“这些个村民,愚蠢至极,有神不供,供什么死鬼,小爷我也饿了,与其让死鬼吃了,不如孝敬给小爷。”
    说着,太爷走到香案桌前,拿起一双筷子吃了起来,七碟八碗的饭菜,太爷挨个夹。
    “呦呵,还有酒呢!”
    香案角上放着一小坛酒,还有一个酒杯,太爷没用酒杯,直接拿起酒坛,一边喝一边接续夹菜。
    鬼神最忌讳活人的口水,太爷用筷子挨个把饭菜一夹,李谓老鬼没办法吃了。
    就在太爷快吃饱的时候,突然从神像后面刮出一股阴风,把神像上面的尘土都吹了下来。
    太爷一看,老家伙终于沉不住气了,阴风直接吹向太爷,太爷露出冷笑,朝阴风抬手就是一巴掌。
    阴风转而改变了方向,贴着地面吹了起来,吹的祠堂灰尘四起。
    太爷追着阴风在地上追了起来,太爷想把它赶到外面,好让外面的困鬼阵困住它,但是,这时候是正午,日头正烈、阳气正浓,阴风死活不出祠堂。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传来争执,太爷抽空扭头一看,就见外面来了两个妇人,每人擓着一个篮子,看样子是想进祠堂给李谓送饭菜的。
    但是,祠堂周围已经被高祖摆下困鬼阵,不能再进人,高祖拦着两个妇人不让进,两个妇人不乐意,高祖争执起来。
    太爷见状,舍弃阴风,想出去帮高祖,不过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妇人强行越过困鬼阵,大步朝祠堂走来。
    几乎与此同时,阴风贴在地面,带起一股尘烟从祠堂冲了出去,太爷见状,连忙将手里的筷子朝阴风甩出,不过,筷子不是法器,倒是打中了阴风,但是,无济于事。
    太爷喊了一声:“爹小心……”
    话没喊完,闯进困鬼阵的妇人顿时一激灵,胳膊上擓的篮子掉在地上,里面的饭菜溅出来撒了一地。
    坏了!
    太爷以为阴风是冲我高祖去的,没想到它的目标是这妇人。
    高祖这时也看见了,不再阻拦阵外这名妇人,快步走进困鬼阵,掏出收魂瓶朝阵中妇人走去。
    这时,阵中妇人朝阵外的妇人大叫道:“快去村里找人,他们要抓我!”
    “啥?”阵外的妇人闻言,似乎有些傻眼了,这时阵中妇人声音低沉,听上去就像个男人的声音。
    阵中妇人再次大叫:“我是李谓,他们两个是歹人!”
    阵外妇人闻言,这才回神儿,扔掉手里的篮子,没命地朝村里跑去,一边跑一边歇斯底里大叫:“快来人呐,歹人来抓人啦……”
    太爷见状,想要去追撵阵外的妇人,不过,高祖这时已经来到阵中妇人跟前,想收住附在妇人身上的李谓,但是,妇人奋力反抗。
    高祖已经六十几岁,年龄大了,一时间竟然制不住妇人,太爷随即放弃追撵阵外妇人的念头,转而过来帮起了高祖。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太爷将妇人摁在了地上,高祖喘了一口粗气,将收魂瓶摁在了妇人眉心。
    “收——!”
    妇人顿时一激灵,昏迷了过去。
    “松开吧,中咧。”高祖塞住收魂瓶,从地上站起了身,太爷随即也松开妇人,从地上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从村里呜呜咽咽冲出一大群人,个个手里拎着农具,喊叫着:“歹人别跑,把人留下!”
    高祖和太爷相互看了一眼,父子俩就根本没打算跑,眨眼的功夫,一群村民跑过来,把太爷和高祖团团围住。
    高祖连忙收起瓷瓶,给众人抱拳,“各位乡亲别误会,我是三王庄的刘义,来你们这里,是来收服一条老鬼的。”
    众村民闻言,相互看了一眼,之前那名逃走的妇人大叫:“刚才李谓显灵了,说他们两个是歹人!”
    这时候,有村民把地上的妇人看了看,妇人依旧昏迷不醒,众村民质问高祖,“这是咋回事儿?”
    高祖回道:“老鬼附在她身上,被老鬼阴气所侵,我已将老鬼收住,她已无大碍。”
    “你说的老鬼,可是李谓?”
    高祖点了点头。众村民闻言,炸开了锅,纷纷大叫:“李谓是神仙,是好人,你把他放了!”
    高祖说道:“李谓乃是阴司监牢里的恶鬼,不慎被的逃出,我们父子奉阴司冥王之令,特来缉拿的。”
    “一派胡言!”众村民大叫:“李谓是俺村里的大善人,俺们长辈都受过他的好处,你们要是不把他放了,你们谁也别想走!”
    太爷闻言,冷冷说道:“就凭你们这些人,还拦不住我们,识相的就把路让开!”
    “哟,你还挺横!”其中两个年轻村民朝太爷打量了几眼,抄着手里的铁叉和锄头,就想上来揍太爷。
    这时,人群里有个年纪和我高祖相仿的老者,老者说了一句:“三王庄的刘义我听说过,给人驱邪治病的活菩萨。”
    说着,老者分开人群,来到高祖跟前,上下打量了高祖几眼,“你就是宣义师父?”
    高祖连忙给老者抱拳,“我就是。”
    老者又问:“你说李谓是啥……阴司逃出来的恶鬼,你凭啥这么说咧?”
    高祖一窒,这还真不出去证据,高祖朝太爷看了一眼,太爷大声说道:“前些日子,我到阴司去了一趟,看见这李谓在阴司塔牢里关着,绝对没错!”
    众村民闻言,纷纷议论起来,老者说道:“凭你们一面之词,俺们不能信你们,把李谓放了,俺们放你们离开。”
    高祖笃定说道:“李谓决不能放,不然将来会祸害乡邻的。”
    众村民闻言,纷纷大叫:“他是来保佑俺们的,他还要封俺们做官呢!”
    高祖说道:“一条恶鬼之言,不足为信。”
    众村民再次纷纷大叫:“你的话才不可信咧,你把李谓抓走了,俺们将来还咋做官,快把李谓放了!”
    “一群愚民!”太爷终于忍不住大喝了一声,“谁现在想死的,就给小爷我过来!”
    太爷话音一落,之前看太爷不顺眼的两个年轻村民,抄家伙扑了上来,钢叉和锄头,一个朝太爷刺来,一个朝太爷砸来,太爷朝旁边一闪身,飞起脚,当当两下,将两个人踢飞了出去。
    “秉守,你干什么!”高祖大喝了一声。
    两个年轻村民摔地上就起不来了,众村民见状,有露出怯意的,有露出怒色的。
    高祖再次大喝,“不许再动手!”
    太爷不服气地说道:“是他们先动手的。”
    高祖连忙给众村民再次拱手,“各位乡亲,我刘义一辈子没说过假话,还望各位相信我,李谓确实是阴间恶鬼,因生前做错了事,才被关进大牢的。”
    “你胡说,李谓是大善人,有一年闹饥荒,要不是他,俺们全村人都饿死咧!”
    高祖闻言,蹙起了眉头,“各位,容我们父子先离开,我到阴司再去一趟,找冥王问清楚,若是他被冤枉,一定还他清白。”
    “不行!把李谓留下,要不然,你们别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