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民间诡闻怪谭 > 第七十六章 杜依依

第七十六章 杜依依

    是啊,其实我也注意到了,不管是杜依依的怪异表现,还是两个人的相继死亡,都在预示着,自从我们在狐宗山回来以后,周围就始终没有太平过。
    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方法的确太残忍了。
    刘飞鹏继续说:“你随时想要插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当然,我始终坚持不是鬼神所为,或许是我遗漏了哪里也说不定,如果你能来帮忙,我会先给你办个协警。”
    交代完了以后,他把两起案子现场的照片交给了我,又说自己还有事儿,脱下衣服遮住头,便急忙跑向那瓢泼大雨中。
    而我在回到家以后,心绪始终有点不宁,王彬死了,刘球也死了,那剩下的应该就是赵宇和王大哲?
    屋外雷声阵阵,疾风骤雨打的窗户啪啪作响,我也是好久没看过这么大的雨,可穆文斌的音讯全无,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不过,这个念头刚升起,我就摇摇头,不太可能,他是谁啊?三百年一遇的奇才。
    担心大哲的安危,可给他电话,这王八蛋竟然关机了!
    也不知道他一天天到底是有多闲,大白天竟然会关机?
    第一次听说王彬死,我本来是不打算管的,现在刘球也死了,翻了翻手中的照片,王彬被开水汤熟,刘球吊死后开堂刨腹,每一张看起来都格外血腥。
    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又把所有的照片平铺在桌子上。
    为了搞清楚原由,我开始仔细研究起青衣序与红门册两本书,青衣序中记载的妖多,红门册则记载的人多。
    这也是由于当时社会环境不同造成的,太爷爷在民国,那时候天下动乱,妖孽横生。
    爷爷是在建国后,待战争结束后,自然有许多藏起来躲灾的术士也出为祸。
    两本书红门册还好些,但青衣序繁体字多,研习起来很麻烦,我也是从第一页开始翻,还是没找到什么共性的地方。
    或者,我应该再去一趟狐宗山?
    一瓶啤酒刚刚喝完,随手点了一支烟的时候门却响了。
    我还以为是穆文斌回来了,打开门却发现来的人是杜依依,她被雨水淋湿透,嘴唇有些紫,好似被冻得不轻。
    她唐突的出现令我很意外,怕是遇见鬼了,立即聚精会的神尝试开天眼,可杜依依还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望着我。
    当注意到了她身后的脚印,心里更疑惑了,如果是鬼,肯定要离地一寸的,自然不可能会有脚印。
    不知不觉有些出神,杜依依淡淡的说:“我..我可以进去么?”
    我赶忙尴尬的说:“可以可以,怎么搞得,浇成了这样?”
    我给她请进了屋子,又急忙递给她毛巾,她在说了声谢谢以后,还问我能不能洗澡。
    帮她打开热水器,因为不是速热,烧开水最少需半个小时左右。
    家里一时间多了个女人,我还有点手足无措,她问我,能不能给她一件干净的衣服?
    我到屋子里面一顿乱翻,单身的男人应该比较理解现在这种情况。
    家里的臭袜子都是攒着一堆,等什么时候没穿的了,再扔洗衣机里搅吧搅吧。
    衣服都是脏了就脱,需要换衣服,就在一堆衣服里面找出相对干净的。
    所以说,我现在的确很尴尬,最后挑出我认为最干净的一身递给她。
    她拿着衣服进了屋,倒是也没说什么。
    当她重新走出房间时,我傻了眼。
    我身高得有一百八十公分,给她拿的衣服是我相对宽松的运动T恤,当她仅穿了那一件时,眼前是何等的春光,这已经不需要过多的解释。
    楚楚可怜的眼神,修长的腿型,由于被雨水淋湿导致衣服紧贴着她的身体。
    天啊,这...这也太正点了吧。
    心里情不自禁的感慨,但君子不乘人之危,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的确有点紧张,没办法,谁让我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少年呢。
    我意思给她去倒水,杜依依坐在沙发旁,眼神有些呆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我把开水放在她近前的时候,为了缓解尴尬,我主动问:“你的事情都办完了?”
    她点点头,似乎情绪不是很好。
    一直坐着也不是办法,我就问她,能不能聊聊天?
    杜依依答应虽然答应了,但却仍然不说话。
    如今的情形在按照本山大叔小品里的话,那就是——“说!说破无毒!”
    毕竟,始终憋着是很容易得病的。
    “聊他吧。”
    还未等开口,她就开始噼里啪啦的掉眼泪。
    我家没纸巾,索性拿了一卷卫生纸以及一条并不太干净的毛巾放在桌前,心里想的就是让她好好的发泄一下,甚至我还把穆文斌以前买的酒都拿出来。
    她不停的哭,声音充满着一种悲伤的情绪,又在无形中感染到了我。
    当她擦干了泪水,端起啤酒干了整瓶以后,缓缓的将事情全部告知于我。
    原来杜依依与男朋友从小就认识,彼此青梅竹马,感情非常好,两家人也同意了彼此的关系,只要大学毕业以后就会步入婚姻的殿堂。
    但好景不长,杜依依查出了尿毒症,家里人开始各种的化验抽血,谁也没想到她男朋友的竟然与她完全吻合。
    男的很爱杜依依,自愿割下来一个肾换给了她。
    手术很成功,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卧床以后,两个人的身体相继恢复如常。
    但在不久后,杜依依萌生出想考研究生的想法,可所需大量的金钱却是普通家庭所无法承受的。
    他男朋友又是普普通通的小销售员,为了给她赚钱,便则在朋友的介绍下去南方打工。
    事情本来应该是一场完美的童话故事,谁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她男朋友被警察击毙在广州。
    原来是她男朋友在广东走私违禁品,在国家组织的雷霆行动中反抗,最终带死在了‘博舍村’。
    由于赚来的钱都通过别人的账户打给了她,最后倒是没有被追回,但自此之后,杜依依的心里背负了很沉重的负担。
    听她讲完整件事情,我也有些感慨。
    没错啊,世上多少痴情儿郎都栽在了女人身上,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去砰那些害人的东西。
    她在呜呜哭的同时,我心里也在思索一个问题,之前死掉的与我有矛盾的两个人,到底是不是巧合?如果不是的话,那杜依依莫非是懂术法的人?但看起来,她又不太像。
    她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外面的雨停了,天也暗了下来,她擦了擦眼泪,直视我的眼睛,突然说道:“我要报复他。”
    “报复?报复谁?”我一时有些疑惑。
    “报复他,是他用死亡抛弃了我,如果真的有阴曹地府,我要让我所有承受过的痛苦,令他也感受一遍!”
    说话间,杜依依的瞳孔又一次收缩,流露出的狠毒让我觉得很不适。
    我觉得人家虽然做的不对,可好歹也是为了她卖命赚钱,就算死了,也不至于怨恨啊?
    就当我准备继续开导她时候,杜依依竟然趁我不备,低身亲了过来!
    她的嘴唇有些凉,舌头软软的,第一次的亲吻令我犹如被雷击过体,一时间更是不知所措。
    分开后,那双大大的眼睛流露出了春光,紧接着,她又将头埋在我的耳边,轻柔的呼吸声令我忘记该如何的去思考,而宽大的T恤却也不足以遮住她的全部。
    她在我的耳边呢喃道:“等我…,我先去洗个澡。”
    这一句话我彻底懵了,口干舌燥,气血翻涌,天啊,我怎么会有种挂术上体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