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镇鬼师 > 第825章 番外:抉择

第825章 番外:抉择

    胖子夫妻没有跟我们去帝都,他说孩子放在我那里管教他放心。回到帝都之后,又过了10来天,崽子带着瘦了一圈的王均也回来了。人还是得运动,看着这个体重轻了十来斤,身上肌肉已经有了轮廓的孩子,我觉得我之前的教导没有白费。
    生活就那么平静而又平淡的朝前过着,一直到无名打电话来说,他的身体似乎出现了一些状态。
    我赶到他家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放屁。屁声如雷贯耳,一个接一个的放个不停。小幽见我来了,连忙将我朝卧室里引去。
    “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从昨天夜里就这样。”推开房门小幽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无名,然后低声对我说道。
    “别担心,我进去看看再说!”我对她点头致意一下,然后迈步走进了无名的卧室。
    “我这莫不是要挂?”无名一眼看到我来了,急忙从床上起身说道。腰腹一用力,噗一声便又放了一个响屁。
    “挂个屁,躺着别动!”我捂住鼻子瓮声对他说道。屋里的窗户大开着,可是那股子味儿却依旧难闻。我伸出手,拿在他的腕子上,往他体内输送去了一丝青龙之力。青龙之力入体,我却没有察觉到半点的异常。相反,无名体内的玄武之力倒是跟青龙之力交织在一起,并且发出了欢欣的情绪。
    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定无名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我才准备撤了青龙之力。就是这么一撤,让我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他体内的玄武之力似乎舍不得青龙之力离开一般,死死缠住了它。我加大回撤的力道,玄武之力也随之加大了纠缠。就这么僵持在那里,一直到无名察觉到不对劲,控制住了体内的力量,我才把青龙之力给撤了回来。
    “你的力量,什么时候增强了这么多?要知道以前我们的实力可是在伯仲之间的!”我收回青龙之力后急忙问无名。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近修炼的话,似乎比以前要得心应手一些。”无名从床上起身对我说。或许是因为跟我谈话分散了注意力,他的屁,眼下却是没有再继续放了。
    “我觉得你这不是出了问题,你是要突破境界了!没准咱们四个里,你是第一个去见庄主的!”我起身走到窗边,点了一支烟对他说。
    “突破境界?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无名走到我的身边说。
    “知道有个词儿叫水到渠成么?正因为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把修炼当成是一种负担,抱着一切随缘的心去修,才修到了今天的地步。”我递给他一支烟说。
    “我不是太想去见庄主!”无名跟我并肩站在窗口说。
    “他说上边强者为尊,那样的生活我感觉不适合我。每天陪着小幽,然后再做做节目挣钱过日子,这才是我想要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要知道这天下只能有一个说话算数的,我不觉得我会成为那一个!我不想踩在别人的头上,也不想别人踩在我的头上。就这么简单!”无名有自己的想法。他的想法跟岳父岳母差不多,帝都虽好,可是他们却更愿意在家乡小城过活。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大城市拼个你死我活的。
    “你呢?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是上去,还是选择留下?”无名将烟点上问我。
    “我跟你一样,留下!我的亲人朋友全都在这里,撇开他们我上去做什么?天天提防着被人暗算,然后天天琢磨怎么去暗算别人么?那活着多累,与日月同辉又怎么样,活多久累多久!活到最后,对什么都没了念想,就成了人们嘴里无欲无求的神仙。”我耸耸肩对无名说。在这一点上,我跟他的观点是一致的。
    “什么时候找老桥出来坐坐,问问他的意思!咱们四个是一伙儿的,在这件事上的想法必须要统一。别到时候咱俩留下,他俩上去,这辈子就难再见了!”无名想要去问问老桥对于这件事的看法。虽然我们四个以前就说不想去天界,可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难免在思想上会有所改变。
    “不如这个周末?大家都去我家里,咱们还是烧烤就酒,边喝边聊怎么样?”我当时就跟无名定下了时间。
    “成,那就这么说定了。老桥那里,待会我给他打电话。”无名觉得这件事越早定下来越能安心。他的实力往上涨了一截,让他觉得距离天界又近了一步。对于别人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可对于一个不想去天界的人来说,就如同一个不想去学校上学的孩子,非逼着他去是一样的心情。
    “无名怎么样了?要是不行你就让他去医院看看,你那半吊子水平可别害了人家!”回到家,晓筠连忙问我。
    “好事,他的实力突破了一个境界,现在我的实力都在他之下。”我坐到椅子上,脱去了身上的外套交到晓筠的手里说。
    “这可真是一件喜事!”晓筠将我的外套挂到衣架上说。
    “啥喜事啊,他在担心哪天实力达到了庄主说的那种程度,会逼他去天界!他不太想去,想留在这里陪着小幽!”我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那你呢?真到了那一天,你是上去,还是留下?”晓筠有些紧张的问我。
    “当然是留下,我上去做什么?让我撇下崽子和闺女还有你?自己一个人去做神仙?跟你说吧,老婆孩子热炕头才是我的理想。”我放下茶杯对晓筠说。听我这么一说,她脸上的神色才算是松弛了下来。
    首发0
    “这个周末准备一些酒菜,我约了老桥他们来家里烧烤。顺便看看他们的意思是什么!”我活动了两下脖子接着对晓筠说。
    “嗯好,我会准备的!”晓筠挨着我坐下说。
    “爸,你看我最近练得怎么样?我总觉得后头还有什么招数,你没有教给我!”崽子在修行上的天分远超过我,他现在已经掌握了我教给他的那些初级的修炼方法。这几天,只要一见到我就缠着问我要斗神九剑后续的几剑。我没打算把剑法全教给他,因为等他练熟了,就会面临着跟我同样的困扰。我是自私的,我不想我的儿子,哪天撇下家庭登上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