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镇鬼师 > 第293章 尸王草

第293章 尸王草

    “将军说没事,他已经派人都掩盖下去了。只是他说,明年欧洲那边的份额他要多拿一分。”梓童在电话里低声答道。
    “一分?他的胃口倒是不小,你怎么回答他的?”师母冷笑一声问梓童。
    “我说,一分价钱一分货!”梓童在电话里答道。
    “好,就这么回答。想要多拿钱,他就要多付出。一分价钱一分货,这话不错!”师母闻言笑了起来。
    “这下好了,明天下午白蛊师应该就能抵达港岛。”挂了电话,师母转头看着我笑道。我看了看晓筠,起身对师母作揖道谢。
    “这孩子就是礼数多!”师母笑眯眯的说了句,然后迈步朝着卧室走去。
    “一直久仰江大小姐的威名,鄙人想来拜访,却苦于杂事缠身。这一次还劳动江大小姐派人去请,白某真是愧不敢当!”次日下午五点,几辆车驶入了别墅。梓童最先从车里下来,然后是一个身穿白色套装,脚上踩着一双草鞋约莫60岁开外的老年男人从车里下来。见了师母,他抱拳连声说道。
    “白蛊师舟车劳顿,请入内歇息!”师母一笑,侧身虚引一下说道。
    “这位想必就是…”白蛊师的眼神落在了晓筠的身上,随后他开口问了起来。
    “正事不忙,稍后为白蛊师接风洗尘,咱们饭桌上再谈!”师母没有急着让白蛊师去诊治晓筠,而是让他先休息。这算是以退为进,因为白蛊师这人,是利益当先的那种人。这个时候若我们表现得急不可耐,稍后他的条件一定会高得离谱。
    “哎呀,江大小姐如此,倒是让白某受宠若惊。此番前来,也没有什么礼物奉上。这个跟随我多年,就送给您防身用吧。等闲蛊毒,它都能驱避。江大小姐如今万众瞩目,难免会有宵小之辈暗中图摸不轨。这也算是白某,一点点心意。”白蛊师将眼神从晓筠身上收了回去,随手摘下腕子上的手串双手呈献到师母面前。
    “多谢白蛊师了,玄月,将白蛊师的礼物好生收藏。”师母含笑点头,然后示意身后的玄月接过那那串黑木手串。
    “之前雷神先生前往暹罗,本来跟白某约好了面谈的时间。不知何故,雷神先生爽约了呢?”进屋之后,白蛊师对雷神行了一礼问道。
    “实在抱歉得很,途中被人暗算,差点丧命在暹罗。”雷神抱拳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还有这种事情?哎呀雷神先生你真是太见外了。遇到这种事情怎么不跟我说呢?白某虽然不才,不过在暹罗还是有几分薄面的。”白蛊师故作惊讶的连声问道。
    “白蛊师是贵客,我哪里敢劳动您的大驾。这不,让一个后生晚辈走了一趟,就把事情给解决掉了。”雷神抬手对我一指,然后说道。
    “解决了?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不知道是如何解决的?”白蛊师看了我一眼,然后又问道。
    “很简单的办法!”雷神抬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说道。白蛊师见状,脸色变了变,随后他很好的掩盖了下去。对着我又是一阵称赞。说话间时间就已经到了6点,今天的晚宴是家里的厨子做的。菜式闭起龙凤楼来,是丝毫不差。
    “白先生来自暹罗,海鲜怕是天天都吃。这一次呢,我就没有让人准备那些个。今儿咱们吃川菜,喝白酒如何?”指着桌上的麻辣鲜香,师母示意玄月为白蛊师斟酒。酒是陈年老酒,一开瓶就满屋子的酒香。
    “江大小姐有心了,那白某今日便舍命陪君子,与诸位共谋一醉!”白蛊师欠身对师母表示着感谢。
    “不知白蛊师可曾听过一日僵的名头?”酒过三巡,师母这才开口问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的白蛊师。
    “一日僵,倒是听说过。传言中了此蛊的人,在一日之内便会成为僵尸,故名一日僵。莫非这位,便是中了那东西?要是那样的话,倒是有些麻烦啊!”白蛊师夹了一筷子菜送入嘴里,看了看晓筠面露凝重之色说道。
    “白蛊师可有办法解决掉那东西?”师母闻言一笑,随后又问道。
    “解决的话,或许有个法子可以试试。但是代价太大了,需要鄙人的心血为引,加上多年炼制的蛊药才能奏效。要知道心血好说,那蛊药可是……”白蛊师放下筷子,面露难色的答道。
    “白蛊师要什么条件只管明说,我既然把你请到这里,自然不会吝啬。”师母不等他把话说完,便开口问道。
    “这个…我要一株尸王草!”白蛊师看了看我们,随后眯眯眼开出了条件。
    “尸王草?是什么东西?”师母追问道。
    “传说在极阴之地,生长着一种通体碧绿,根茎血红的植物。若是用那东西来炼制蛊虫,将有很大的概率养出蛊王来。这是我根据书籍记载画下来的图形,到底准不准确我心里也没底。而且极阴之地我也不知道在哪。如果你们能帮我采摘到尸王草,我就是拼了性命,也要把她身上的一日僵给解决掉。”白蛊师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摊开了对师母说道。
    “不知江大小姐,可愿接受在下的这个条件?”见我们沉默不语,白蛊师顿了顿问道。
    “若是我给你找到了尸王草,你却没有办法解决掉一日僵,那我们不是白跑一趟?”师母将画着图形的纸折叠起来,推回白蛊师的面前问道。
    “江大小姐的意思是?”白蛊师将手按在纸上反问一句。
    “为了证明白先生真有本事解决掉一日僵,不如今日先将她体内的蛊虫压制住,等我们找到了尸王草你再出手彻地解决掉怎么样?这样对你,对我们都公平!”师母看了晓筠一眼,随后对白蛊师说道。
    “本来鄙人的规矩是一手钱一手货,不过今日既然江大小姐开了口,那我就破例一次。就算是,表达鄙人的诚意吧!”白蛊师沉思片刻,随后起身抱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