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倌法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仙肉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仙肉

    听到这个声音,我浑身一震,转脸就见一人`大步从里屋迈了出来。
    我和静海,连同正忙活的庆美子一时间全都目瞪口呆,走出来的这人,居然是汤易!
    汤易本来就身形魁梧,浓眉大眼,这会儿龙行虎步间,更是透着英姿飒爽。
    窦大宝一直闭着眼,自然是看不到旁人的,但庆美子和阿穆来来回回的折腾,不可能不发出一点动静。但是梦游中的窦大宝,似乎只知道我一个人的存在,对于其它响动,都是听而不闻。
    然而,汤易忽然走出来,窦大宝的反应却出奇的大。只见他原地一蹦三尺高,仍是闭着眼,却准确无误的指着汤易,大声道:“姓汤的,你还真敢来!”
    汤易脸一沉:“我为什么不敢来?”
    窦大宝看样子还要叫嚣,汤易猛然抬高了嗓门:“你睡多了?昏头了?忘了自己俗家姓谁名谁了?!”
    就只这一句,窦大宝立马就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他嘴角抽搐了两下,竟然双手一抱,冲汤易一躬到底,口中却还有点悻悻然的说:
    “我本来是不欢迎你的,可你既然说是以俗家身份前来,那就坐吧。”
    我被这两人的对话给弄愣了,静海小声对我说:“你有没有觉得,这姓汤的和先前有点不一样了?”
    我刚要说是有那么一点感觉,就见汤易冲我一拱手,“二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我又是一愣,下意识的也向他回了一礼,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汤易转而用一根手指点了点我,神色间透着些许感怀的模样,眼神中却又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
    和他四目相对,我的感觉更加清晰。眼前的人,看模样的确是汤易,但我所认识的汤易,从来都是个直爽的汉子,何曾有过这种纠结的神色?
    这让我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个念头:难道他被鬼附身了?
    我仔细看了看他的天灵盖,带着疑问看向静海。静海微微摇头,“他没被附身,但是他肯定不是原来的他了。”
    汤易并没有落座,而是径直走到灶台旁,探着头,挑起一边的眉毛,往锅里看了看,“和尚,你就请我们哥俩吃这些?这都是什么啊,能上得了台面嘛。”
    窦大宝闷`哼一声:“爱吃就吃,不爱吃滚!”
    汤易并没有生气,却假装怒意勃然,拿腔拿调的说:“这些日子不见,不会说人话了,还不会办人事了?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这会儿的窦大宝,在汤易跟前就像个顽劣的孩子,嘴里不带好气,可对方一发火,他就立马怂了。头一低,瓮声瓮气的说:“来了就坐着去,做什么就吃什么。”
    他怂也是有‘底线’的,汤易看他一副滚刀肉的样子,也是无奈,问:
    “我们哥俩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不能就这么让我们干坐着吧?酒呢?”
    “哎呀,你咋恁烦人呢!”
    窦大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走到另一口水缸前,掀开盖子,却是从里头拿出两个葫芦。
    汤易舔了舔嘴皮子,“啧,别那么小气,这哪够喝的啊。”
    说着居然兀自弯腰从缸里拿出两个葫芦,“诶,这下头怎么还有个坛子?莫非你还藏私了别的好酒?”
    “行啦,别唧唧歪歪了,赶紧的,坐着去!”窦大宝这回像是真急了,直接把汤易轰到了桌边。
    汤易哈哈大笑,先是把四个葫芦放在桌上,随即拿起其中的两个,递了一个给我,却是朝着静海眨眨眼,做了一个很有些古怪的手势。
    这下别说是我了,即便是静海也彻底懵圈了。
    汤易这手势虽怪,但意思还是很明显的,他是让静海别出声,同时示意,葫芦里的酒,静海不能喝。
    他对着静海的时候,刹那间,我从他的眼神中,似乎看到他透出原先的熟悉感觉,但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等他再转向我的时候,就又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别愣着了,先喝点酒,暖暖身子吧。”
    汤易扒开葫芦塞子,和我手中的葫芦轻轻一碰,嘴对嘴长流水的喝了一大口,抹着嘴角连说好酒。
    闻到酒香,我心里的古怪感觉已经到了极点。
    打从葫芦一拿出来,我就看出,这些个葫芦,竟和之前黄皮子送给我们的那个有点像。再闻到酒气中夹杂的浓郁参香,更是打了个突……敢情那黄皮子送给我们的酒,是从这睡娘娘庙里偷出去的?
    不知不觉,我已经下意识开始认定,这所地窨子‘民宅’,是睡娘娘庙的后厢。
    因为,这里一应事物都有,或者说都曾经俱全,但打从来到这屋我就没看到有通往外界的门户。
    这就又回到了原先那个老问题上,要是没有足够大的‘后门’,前厢庙里的、还有我们眼巴前的这两个大树敦子,是怎么弄进来的?
    眨眼的工夫,灶台上的锅里已经沸腾起来。
    窦大宝还是闭着眼,却像睁着眼似的,探头往锅里看了看,忽然有些鬼鬼祟祟的,又揭开拿酒葫芦的那个缸盖,从里头抱出个两尺来高,密封的大肚坛子。
    他回过头,似贼兮兮向这边看了一眼,背过身打开封口,从坛子里拿出一样东西,沿着锅边放进了烧开的锅里。
    同样的动作连着做了好几次,庆美子一直就在附近,看了一阵,突然表情惊恐的跑了回来。
    我小声问她,坛子里是什么,她说是腌肉,却没说是什么肉。
    我心想,腌过的肉的确不好分辨,可就算她是行尸,不吃喝,也不至于看到一坛腌肉会惧怕啊?
    这短时间内,离奇的事太多了,我也没细琢磨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窦大宝把坛子里的腌肉蓄进锅里,顷刻间,就散发出奇异的肉香。
    他立马回头招呼道:“做得了,赶紧过来吃!”
    我虽然不怎么饿,但那香味实在诱`人,当即狠狠吞了口口水,起身抱着树墩跑了过去。
    等回过头拿酒葫芦的时候,就见静海还在原地,看表情很是臊眉耷眼。
    我心说不应该啊,这老和尚平时最贪吃贪喝,今儿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的?
    我故意逗他,问他不过去吃点?反正窦大宝也看不见他。
    老和尚摇摇头,竟然双手掩面,腔调古怪的说:“那不是我的菜。”
    我自问不算是个贪嘴的人,但一来这次进山,经历的时间太长,这让热汤热水对我的诱`惑倍增,再就是,窦大宝煮的这锅,很可能是腌制了千年的老存货,味道实在诱`人。
    汤易也不算贪吃,但动作比我还要快,捞了一筷子肉,吹了吹,迫不及待的咬下一块。看样子,他是准备甩开腮帮子大嚼特嚼的,但嘴巴只动了两下,就显出一副怪异的表情。
    我受肉香勾`引,也不管他了,有样学样捞起块肉,着实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动物野兽所腌制,也顾不上分辨,咬了一口下来,只觉满口生香,却还没等细嚼,就含化咽进了喉咙里。
    我和汤易都是等一大块肉下了肚,才不约而同的问窦大宝:“这是什么肉?”
    窦大宝嘿嘿一笑:“就知道你们吃不出来是什么,我就直说了吧,这锅里的,是千载难得的神仙肉!吃了以后啊,就能做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