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倌法医 > 第十四章 背尸进村

第十四章 背尸进村

  看到小孩儿的样子,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大双没看错,这小孩儿的眼睛里根本没有眼白,两个眼窝里就像是嵌了两个黑石头蛋子,透着妖异的光。

  他咧嘴笑的时候,嘴里竟然露出了满口尖利的犬牙。

  更让我毛骨悚然的是,他一路含在嘴里的那根拇指已经从嘴里拿了出来,小小的指头上面竟没有皮肉,只有一截白森森的骨头茬!

  “混账东西,滚开!”

  我大喝一声,抬手向小孩儿身上印去。

  没想到本来还一动不动的小孩儿,竟一下爬了起来,像只老鼠一样四足着地沿着床板朝窗口的方向蹿去。

  我急忙反手一抓,扯住了小孩儿的一条腿。

  跟着就听“啊”的一声刺耳惨叫,与此同时,一股黑色的煞气从小孩儿的顶门蹿出了窗外。

  我急着把孩子拽进怀里,定神一看,头皮就是一麻,差点没甩手把孩子扔出去。

  “我的孩子……”

  听到女人的声音,我猛地转过身,“别过来!”

  我把孩子放到床上,缓步走到女人身前。

  女人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你……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别伤害我的孩子,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

  大双见我脸色不对,怔了怔,快步走到另一张床前,走回来时,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我盯着妇女看了一会儿,尽量用缓和的语气说:

  “大姐,不用怕,我们真是警察,不是坏人。不过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老实回答我。”

  妇女看着我,惶恐的点了点头。

  我问:“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做了什么?”

  妇女一愣,神情显得有些恍然:“刚才……刚才我睡着了……我的孩子……”

  “第二个问题。”我继续问道:“你是不是从省城搭的大巴?你去省城干什么?”

  “是……我是去给孩子看病的,我怎么了?”

  “病历呢?”

  接过女人哆哆嗦嗦递来的病历,只看了一眼,我就忍不住咬牙骂了一句:“麻痹的!”

  妇女:“我的孩子……”

  大双拦住她:“大姐,你先别急,先听我们说。”

  我随手把病历交给大双,“马上报警!联络那家医院!”

  妇女似乎恐惧到了极点,不等我再开口,竟向孩子扑了过去。

  我一把将她抱住,箍着她的两只手大声说:

  “你孩子还不到一岁!那不是你的孩子!”

  见妇女挣扎不休,我知道不让她看一眼她不会死心。只好再三大声说,那不是她的孩子,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可当她看到孩子死灰的小脸时,还是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大双合上病历,看着我说:

  “根本没有死亡证明。她的孩子只有八个月,而且是个女孩儿,得的是普通肺炎,已经快痊愈了,这明显不是她的孩子。”

  他走到床边,又看了看床上的那个小孩儿:“表面判断,这孩子的年龄应该在一岁半以上,死亡时间应该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了。”

  “她怎么会抱个死孩子回来?她的孩子呢?”

  我咧咧嘴:“这是我能回答你的事吗?还不报警?”

  大双纠结的摇了摇头:“没信号,电话打不出去!”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骂了句‘艹’。

  “要不要先把她救醒?”大双指了指妇女。

  “她应该是从上车前,甚至是在医院的时候就被迷惑了。她刚受了刺激,你现在弄醒她,一个不小心她非得发疯!”

  我缓和了一下情绪,摇了摇头:“把死孩子抱到隔壁去,等她自然醒。”

  大双把孩子的尸体抱到隔壁,回来后抹了把脸,问我:“要不要我开车去县里报警?”

  我看了一眼窗外,摇摇头:“你没发现我们来的时候就不对劲吗?我要是没猜错,你现在开车离开,就算不出车祸,把油耗尽了也到了不县城。”

  “怎么会这样?”

  “呵呵。”我干笑两声,拿出烟点了一根,浅浅抽了一口,抖出一根烟递给他:“想知道答案,估计只能去问刚才那个流`氓老头,再不然,就去车上问老陈。再不就是……”

  我扯起裤管看了看脚腕的伤口,没有继续说下去。

  大双深深看了我一眼,接过烟,没再说什么。

  天亮的时候,妇女终于醒了过来。

  她显得很茫然,竟有点不知道发生什么状况的意思。

  我正想着该怎么跟她说,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拿出来一看,不说信号是满的,但也绝不会妨碍正常通话。

  接通电话,说了一通后,我差点没怄的当场把手机摔了。

  想起一件事,我强忍着摔电话的冲动,快步来到隔壁,却发现那个死孩子竟然不见了!

  尸体不见了,再报警也是徒劳,只好挂了电话,悻悻的走回了西屋。

  “怎么样了?”大双问我。

  我鼻子眼出气‘哼’了一声:

  “县公安局打来的,是这样……医院发现多了个孩子,根据病人登记的联系方式,联系到本家。本家说是他老婆带孩子去医院的…孩子找到了,老婆不见了,于是就报了警。警方查到,孩儿他妈昨晚抱着孩子上了我们的车,通过车子的资料查到我的手机,然后打给我……”

  大双听完,也是一脸懵逼树上懵逼果。

  警察赶来的时候,大双问我,要不要把老头和死孩子的事说出来。

  我摇头说,我们是来送老陈的。

  事实是,昨晚的事没有任何事实证据,多说,警察只会当我们是神经病。

  好歹把这件狗皮倒灶的事过去,难题又来了。

  不管昨晚是遭遇鬼打墙也好,还是其它什么都好,过河的豆腐渣公路桥的确被冲毁了。

  绕路过去不可能,那就只能是从另一座老石桥上过去。

  大双跟我商量说,他先去村里,借辆三轮车什么的,把老陈的尸体拉回村里去。

  我看了看像活人一样坐在车上的老陈,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位爷连汽车后备箱都不愿待,要把他像生猪一样的用三轮车拉过去?

  得了吧,我还是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天还下着雨,我陪着笑脸对老陈说,让他委屈一下,把他打包是怕他被雨淋着。

  然后才把这生时横,死了更横的老头塞进打包袋,背在背上,朝着石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