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民间风水奇谭 > 第七百一十九章 脱离危险

第七百一十九章 脱离危险

  景奇方倒是表现出一种极其自信的态度,没等开口说话,他主动又说:“张大宝,这里的问题出在哪,你我心知肚明,何不趁早帮助鲁家解决此灾祸,也算是一桩功德,不要动那么多的歪心眼,事情我可都是看的明明白白。”
  妈了个鸡的,这是给我下马威呢?现在我也豁出去了,立刻讥讽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当初你师傅连真龙假龙都分不清,砸了手艺死在了殍地,他教出的你能懂什么?半吊子风水术还出来招摇撞骗,这商业街的修建是你们理气派所为吧?你算三元九运了么,今年是中元五运甲申癸卯二十年,运在五黄,你以阳气冲撞五黄,这不是发财,是害命!”
  人嘴两张皮,谁先说那理就是谁的,何况我就不相信族长不考虑考虑?昨晚的他们族中长辈必然会去托梦,所以匠门的三个说话的老头也必然心里搞不清楚我俩谁说的对,最主要的很简单,因为不懂风水啊。
  景奇方明显愣了神,半晌后他继续反驳道:“阳气为万物之本,以阳引阳,增加生气流通,刺激财运,有何不对?这分明与三元九运不犯冲突。”
  我冷哼道:“你说阳气为万物之本,哪如果天不下雨,是不是阳气过盛?世间万物唯有阴阳相生才可以源远流长,鲁家沟被你们做成了阳地,难不成是想要这里绝户么!”
  四周一片哗然,其实我也是胡说八道,鲁家沟的建在‘女人**’内,所以说本来就是阴地,一切的建筑格局自然是以吸阳做准备的,可此事涉及天机,我不相信古时候那老道士会说,包括现在景奇方看出来也不会说,除非他打算和我不死不休。
  “我觉得张大宝说的有点道理,把他松绑吧!”鲁家族长说。
  心里暗暗的呼口气,总算是摆脱了该死锁链,伴随着大龙‘咔咔’为我打开锁链后,我看了看四位生死不知的病人,凝重的说:“景师傅,作为同行,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一定要考虑清楚身为一名风水先生的职责与规矩,不要最后惹来惹去,最后不能独善其身。
  与景奇方争执的时候,鲁班雕塑前的四位病患突然死了两个,顿时院中传出撕心裂肺的哀嚎声,这些人均是因诅咒而死,眼看另外二人也变得气息微弱,我快速到了离我最近的一人身前,发现他的鼻子周围已经青紫,于是我用手摸在对方的颈脉的位置。
  简单的诊断后,我发现此人脉搏微弱,四肢僵硬,血液血环极其不畅,我虽不为医者,但也无法眼睁睁看着旁人忍受病痛折磨,何况也想试试看能不能通过帮二人稳住病情,以此来获取鲁家沟人的信任。
  虽说我与匠门有了仇怨,但是很客观的讲,公输班是一位夺天地造化的英才,民间传说中更是说他已经为天上星君,可是数千年过去了,谁又能能保证子孙后代不做过恶事?那鲁班创造出的压胜术,可杀人于无形之中,尤其当人的手中掌握了杀人剑时候,也必然会渴求金钱权利所带给的快感。
  鲁昭运如此,鲁达亦是如此,古往今来,熙熙攘攘皆为利往,修行者在成仙无望之际,必然也会将**延伸到权利。
  病患的家人问我怎么办?
  我说:“给我一支圆珠笔。”
  周围的人显得还很懵,当即我又催了一句:“不想人死就快一点。”
  族长下令催了一下,很快有人跑回了正房,拿出来了一只圆珠笔,我接到手中,再众人的注目下,把笔芯拿掉,用管子狠狠的插入到对方的咽喉,家属已经傻了眼,眼看鲜血顺着笔筒往外涌出,他们痛哭哀嚎。可是,随着病患的胸口瞬间大幅度的起伏时,圆珠笔口的位置向外冒起了热气。
  我敢这样,是因为不论是任何诅咒,均以杀人为最终目的,刚刚病患的鼻子发紫脸色发青,必然是因为窒息所致,给他插了喉管儿,算是辅助呼吸,暂时帮他保住了他的性命。
  至于另外的人,也以同等方法是救助,老百姓一下子就沸腾了,纷纷把我当做了救世主。景奇方脑子也里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始终没再多言,插手救人已经将自己牵涉进了因果之中,倘若他再过来拦我,也等于是将自己绑在鲁家的诅咒上。
  路过景奇方身前,瞧他显得有些阴晴不定,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如今我已经牵扯到了鲁家因果之中,不是我死,就是他们死!所以,刚刚与景奇方的对决,我已经胜了他一半。
  鲁家族长主动邀请我进房间谈谈。欣然答应后,与他大步走进了正房,这一次那老头没让人随同前往,我猜该是昨夜梦境的关系。
  老头满脸的皱纹,虽说身材却依然很健硕,但是头发却已经花白,等我俩关上了房门,他叹了口气说:“对不住了师傅,我老头子也是没有办法了,艺龙说您能解决鲁家沟的灾祸,又嘱咐我们一定要留住你,我现在也是因为着急才鬼迷了心窍,求您大人大量,我给您跪下了。”
  我赶忙拦住他,不论是不是仇人,我命并不是什么大福大贵的官宦命,绝不能接受长者跪拜,但阴魂以及敬我为道者除外,因为那样我属于替祖师爷受礼。
  老头红着眼眶说他叫鲁俊海,算是整个鲁家沟最为年长的族长,至于匠门则是由一些修习过术法的人组成的,虽然对外称作门,实际上鲁家沟也不过是个拥有很多懂手艺人的小村子。
  但是经过鲁达的发展,匠门越来越多的人修习术法,因此也有了名气。说到底,大家还是普通人而已,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鲁俊海说他也是没办法了。
  “昨天我父亲给我托梦,说您是个大人物,让我放了您,好生招待,求您帮我匠门逃脱此劫,请小师傅指点迷津,哪怕现在让我以死谢罪也在所不惜。”老头说。
  之前让人当做狗一样圈在木屋,现在知道害怕却来求我,为了稳住对方,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按照我的打算,不是为他们匠门,而是为我自己。我与匠门之间因为触碰到了因果报应,变得只能活下一个。可是,为道者却最忌讳杀人满门,我唯有想办法保住鲁家一条血脉,才可避过冥冥之中的天道报应。
  我说:“问题倒是能解决,不过要先挪走鲁班雕塑。”
  鲁俊海表示没有任何问题,一会儿就交代下去办。
  我又说:“挪走鲁班雕塑后必须用红布罩住,随后家家户户做流水席,至少要供200人的伙食,要酒菜齐备,做完了酒菜后你们回到家中闭门不出。”
  他又问:“不知做这些酒菜有何用?”
  我将冤魂野鬼的事情如实告诉了他,那些被他们害过的鬼魂要来报仇,他们以酒菜向鬼求情也是应该的。但至于是否能成功我就不得而知了,可鲁班雕塑的挪动,此地必然再次恢复阴欺阳,用不了多久依然会导致全村绝门绝户。
  由于昨夜的一个托梦,我在阶下囚的位置上成为了正常的人,告诉老头,一旦挪走了鲁班雕塑,还需要搬上一块儿大石头,放置在商业街的过道中央。他们还要在第二天随我去开棺,路上需配几个手持大锤的力工,我指哪里他就要砸哪里,做完了这一切,全村灾祸可解。
  老头连连点头,之后我又要回了自己的东西,让他帮我安排了一间房。出门前,对方的神态显得有些阴晴不定,我知道他在害怕我打电话报复。为此,我主动说:“我希望在开棺前解决石云丹的麻烦,否则匠门的事儿我将不再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