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民间风水奇谭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酷刑

第一百三十二章 酷刑

  没有丝毫的悬念和阻碍,我手里的东西可是元始天尊成道前的法器,名曰‘三宝玉如意’,那可是在封神榜里进过诛仙剑阵,并且给通天教主造成极大困扰的神兵利器。虽说幻化成了擀面杖,可面对两枚小乘佛教的佛牌,倒显得有些牛刀小用了。
  “你,你是谁?”他用生硬的中文说。
  我想了想,还是没表明身份,毕竟自己可是‘偷渡’过来的。掂量下手中的擀面杖,脑海里诗雨身穿红色嫁衣悬梁吊死的场景又一次浮现。
  如果我不是茅山道士,如果我不肩负寻找九龙的使命,那自然我便不懂得向槐树索魂,而且高高在上的祖师爷也不会梦中助我,以无上神通逆转时光。
  是啊,所以不管诗雨救不救的活,血仇依然还是血仇,所以,我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纵然万劫不复,又有何妨?
  “我是要你命的人!”我冷冷的走向他,抡起了擀面杖就砸向巴登的肩膀。
  他仓促间口念起经咒,一枚骷髅头浮现阻挡,但擀面杖却势如破竹般敲碎了那头盖骨,又狠狠的打中巴登的肩膀。
  “不可能!你到底是谁!”阿赞巴登难以置信的哀嚎着:“我金玉骷髅是泰国高僧的头骨以鬼王咒祭练而成,怎么可能会碎!”
  “把他给我拖出来。”我对左右吩咐。
  鬼差对我拱手后,一左一右上前将巴登拖出了轿车,而我从他的包里也搜出一雕刻着经文的玉制小瓶子。
  抚摸了着瓶身,那冰凉玉质散发着淡淡我所熟悉的气息,没错,这里面就是诗雨的胎光魂!
  “放了我,我从不认识你,你为什么害我?我是泰国鬼王宗宗主,只要你放了我,我给你钱,给你黄金。要是你杀了我,童鬼会记住你的样子,那时你会遭受整个泰国鬼王宗的追杀!”巴登挣扎的狂吼,我注意它手指上的戒指,那大大的红绿色的宝石,正是鬼王宗的招牌物。
  “把他戒指撸下来。”我说。
  鬼差开始动手做,巴登开始还抵抗了几下,可鬼差也急了,轮着刀咣咣就是几下,虽不见血,可他的手掌已废。其中一名鬼差把戒指拿给了我。
  我举起来透过月光一看,五枚戒指内均是小孩子胚胎的虚影,鬼王宗炼小鬼,多为一些还未出世便已夭折的婴孩儿,这种童鬼很邪,其凶性的程度完全不亚于成年厉鬼,可害人于无形之中。
  环顾四周,此处山脉林立,正在我左侧则是由南向北的一道风口,风水中以风为煞,北风更是煞风,龙脉断梁处正是来龙的最后一节(前文说过,最后一节为殍地),山口之处煞风不断,按照风水的角度,那里算得上是一处绝地。
  我回身坐在了轿子中,让小鬼给我抬轿子去往山口,留下两名鬼差架着巴登随我去了大山下。
  六名鬼差站在我的身后,盯着面前的巴登,我冷冷的说:“我知道你是想以欺天瞒命之术活下去,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
  “你。。你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知道我用欺天瞒命,还来抓我?你和那纯阴体女子什么关系?”他惊讶的问我。
  “留着下辈子在知道吧。”我压根儿没打算让他做个明白鬼。擀面杖握在手中,半蹲在在阿赞巴登身前,我一下下砸碎了他四肢的每一寸骨头。
  诗雨父母的惨死!
  她身中取魂针,魂魄脱身体时的痛苦!
  以及一诚的疯癫!
  还有。。我的爱情。。。。
  巴登已经没了力气哀嚎,三宝玉如意在我的手中就是被当棍子一般使用着。见他几乎昏迷,我捡起树枝刺巴登‘尸狗穴’以疼痛来让他无法昏迷。
  “你以取魂针害她性命,让她忍受天魂褪体之苦,这个罪,你要来还!”我冷冷的说。(人死之后,魂魄离体前是很疼的,所以家中老人过世,一个小时之内尽量不要碰他)
  “饶了我,我给你财宝,给你长生不死之术。”巴登依然祈求的诱惑我。
  没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人,是永远无法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所以,就我算长生不死,又有何用?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我觉得头部传炸裂感,身体的前胸后背就像被刀子刮一样,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不单单是巴登有些惊讶,就身后连鬼差也傻了眼,有的鬼差紧张的问我:“仙君,仙君你怎么了?”
  疼,非常非常的疼,疼入灵魂,疼入骨髓。
  我蜷缩在地上,缓了一会儿,当疼痛消失时,我艰难直起身,与此同时,我知道自己的心境变了,既然无法再爱,那便以恨为相代!
  “我没事儿。”我盯着巴登,或许是他真的害怕了,那个邪师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可这一切并没有让我的心境产生任何的变化,随意捡起了树枝,我剥光了他的全身。先从头部开始,划破巴登神台,徒手撕开了他的皮肤。
  任凭他如何嚎叫,我依然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儿。在他四肢以尖锐树杈刻上阴阳秘术中的‘惊魂咒’‘钉魂咒’‘戮魂咒’‘绝魂咒’。四道符咒以巴登皮肉为纸鲜血为料,而后再以树枝搭建‘祭魂台’。
  祭魂台是古代祭祀神明、妖邪所搭建的台子,他们把活人置于台前,以火焚烧,达到祈求、保平安的作用,自然这也是一种邪术。
  巴登已经被我折腾的没有气力,可‘尸狗穴’却让他无法死去,魂不能离体。没多久它就被我折腾成了一具血人。
  其实我很善良,只是那是建立在没有触碰逆鳞的前提下,我愿意为了同学,或者不相干的人损失阳寿也要救人。同样,也能对仇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他求死不得!
  人都是有着邪恶的一面,只是很多时候没有被逼出来而已。现在的我,却将自己另外的一面完完全全的展现出来。
  四道魂咒,祭魂台是让鬼差给我砍下来的木头搭建,他让诗雨五行绝土,那我便让他五行入火!
  面对巴登的胸口,我以手指刻下‘火德咒’,又在符咒四周,布下‘五刑啖体’局,将巴登的五个小鬼分别置于五刑位。
  红绳取出绕脖七圈,在阴阳手段中叫,七煞锁喉,断子绝孙!而红绳的另外一段,要放在巴登的腹部。做完了这一切,我回头看向鬼差说:“钉魂桩找到了么!”
  “仙君稍等,阿大去了十里外的松树林,正在往回赶。”鬼差恭敬的说。
  我点点头,指了指巴登:“把他的舌头割掉,眼睛挖出来,用青石压在山口的位置。”
  “遵命。”鬼差拎着刀上前,这些个生前皇宫里出来的人,折磨人那是家常便饭,当着我的面,他拽下了巴登的舌头,而后按照我的要求招办。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另外的鬼差扛着一节木头走了过来,这是松树,松树多刺,虽说自身有煞气,可同样也能更好的防煞,所以在荒山顽石较多的地方,都会种松树。
  取过了已经削成尖的木桩,我站在巴登的近前,长呼了口气:“你欺天瞒命活了那么多年,现在也该偿还了,图力塔。”
  经过我的分析,会寄魂术的首先便是邪师图力塔,吃小孩子心肝也是他想躲在皇城借寿的手段,不过被皇帝圣旨所杀,临死前,寄魂术会脱离身体寄居到至亲人的身上得此重生。
  所以,他既然知道这个清朝格格,必然巴登就是图力塔本人。
  木桩狠狠的下落,穿透了他的心腹,眼见巴登腹部开始向外冒血,不过却都被五枚宝石戒指吸收。我举起三宝玉如意,对那五名小鬼律令说道:“你五鬼被他害的永世不得超生,今天我将他魂魄分给你五鬼,你等什么时候折磨到怨气尽消,方可投胎为人。”
  我话音刚落,五枚宝石‘砰’的一声碎了。青烟腾空盘旋随后钻入了松木钉魂桩内。也就是说,哪怕尸体被动,那怕火烧,阿赞巴登的灵魂会始终承受五鬼的折磨与屠戮。
  我以五行入火咒刺在他身上,这种火会刺激五鬼永远怨气不消,自然他也会被折磨到永远。
  可老张曾说过,风水师杀人不用刀,可大到害一国,小到害一族。阿赞巴登的眼球和舌头被压在煞风下,凡是有血亲的人,将会死在口舌灾,并且有着咒眼的注视,同样那将避无可避。
  看着浑身鲜血的自己,我忽然仰起头,冲着漆黑的夜空歇斯底里的怒吼,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许这吼声中,有着控诉命运被掌握时的不甘心,也可能有着报仇成功的快感。
  扭过头,大步走向了鬼轿,我冷冷的说:“带我去医院。”
  找回了天师令,我坐上了轿子离开了这里。巴登被我酷刑而死,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天还没有亮,诗雨的魂魄齐全,只等着我去将她救活。现在我体会到,这道衣的威力真的很强,哪怕我稍一生起对她的爱,那剥皮之痛便会袭来。
  由于不知道诗雨在哪,但肯定是距离铁西不远,于是我先让鬼轿带我在铁西一代医院找,终于找到了病房。蔣诗雨处在重症监护室,而‘我自己’则在另外一间重症监护。
  让鬼差帮我出去找红蜡烛,而我自己则寻找到了青囊,看着病床上昏迷的‘自己’我苦笑了一下,忍不住的说:“只有变得更强,你才能脱离命运的掌控,去努力的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