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鬼相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周正法的头皮

第五百九十一章 周正法的头皮

  我忽然发现,我所处的位置是上风口。
  有点没想到,他的洞察力这么厉害。
  不过,如果换了是我,二十米范围内,我也应该可以觉察得到。
  已经没有必要再藏了。
  我立刻从树上下来,全身戒备的走到距离周正法五六米远的地方停下,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周正法收起手机,摇了摇头,眼神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大雷,没想到你对我成见这么深,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我可以向你道歉,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是现在,咱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
  我一抬手,打断道:“内奸是你,是你招来了这些士兵?”
  “大雷,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周正法一脸的茫然。
  我点头,“让我相信你可以,不过,把你手机丢给我。”
  周正法没有丢来手机,“大雷,你……”
  “别说了。”我再次打断,“现在,立刻,把手机丢给我。”
  见我这般,周正法沉默了。
  他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忽然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向后退了两步,“我说过,把手机丢过来,不是送过来。”
  “好,好吧……”
  周正法舒了口气,忽然将手机丢给了我。
  我两眼死死盯着周正法,眼角余光扫着手机。
  他也死死盯着我,我看也不看的一伸手,稳稳接住手机。
  然后我向后退,我一连退了十几米远,这才看手机。
  翻开刚刚播出的号码,再次拨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接通了,手机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正法,你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实在不行,我亲自带队赶过去?”
  听到这话,我回应道:“你最好赶紧过来,天后前不到,我就杀了周正法,他现在已经落在我的手里了。”说完这话,我看到周正法有眼珠子猛地一睁,加提气的动作,我连忙一把捂住了说话的部位。
  见状,周正法话到嘴边又安静了下来。
  电话里的男人,沉静了五六秒钟后,终于再次开口了,“你是谁?咱们有话好商量……”
  我立刻折断手机,将其扔在地上,又狠狠的踩了几脚,把手机踩得稀巴烂。
  接着,我又向后退了五六步,然后拿出小师爷给我的手机。
  见状,周正法忽然整个人犹如猎豹一般朝着我冲了过来。
  卧槽!
  他到底还是内奸啊!
  我多么希望他不冲过来,我多么希望他是没有问题的。
  可现实却是被我猜中了,他就是一奸细。
  他的眼神不再柔和,眼中充满杀机。
  半年多的训练,让我淡定,让我从容。
  我不慌不忙的收起手机,精神进入了最佳的状态,时间仿佛变慢了。
  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疑惑和不确定。
  他冲到距离我三米远的地方忽然整个人腾空而起,右手拳头使出最大力气,朝着我的太阳穴直接砸了下来!
  我依然看着他的眼睛,但我身上的力量已经全部集中到了右拳的拳头上,我猛地一拳打出,直接打向他的右拳。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就是觉得要和他硬碰硬,就是要把他打服。
  不过我下拳的地方却是他指关节的中下部位,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骨节脱落的声音。
  我没有感觉到疼痛,我感觉毫无异样。
  紧接着,我的力量随着心意到了胳膊处,反手一拳打向周正法的太阳穴。
  他的眼神中立刻流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可是已经太迟了,我的拳头刚好砸在他的太阳穴处!
  这很讽刺,他本想打我太阳穴,可结果却被我打了。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他被我打中并跌倒在了地上。
  居然完败周正法!
  我有些难以置信,周正法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高高在上,无法超越的存在,这次是怎么了?他怎么会这么弱?
  不可能啊!
  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我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活动了一下指关节,又看向地上正在抽搐的周正法,我有些茫然了。
  “大雷,你在干什么?”
  忽然,远处传来了陈哥的声音。
  我转身一看,陈哥和那三个士兵跑了过来。
  这时候,周正法抽搐的更严重了。
  糟了,陈哥肯定会跟我急。
  我心中一动,走到另一边,拿出手机再次拨打小师爷的电话。
  陈哥冲了过来,去照看周正法,而那三个小兵则对着我虎视眈眈。
  我朝着他们一蹙眉,眼露杀气,三人又都吓得不敢再看我了。
  “大雷,你,你神经病啊,你怎么把师父打得这么重?”陈哥急坏了。
  因为周正法太阳穴处已经鼓起来了一大块,而且颜色还是深紫色的。
  我淡淡回应道:“我会和小师爷说的,有什么后果,我一力承担。”
  刚刚说完,电话接通了,我按下免提键。
  “大雷,什么事情?”
  小师爷的声音伴随着海浪声一起传来。
  我直接说道:“您走后,岛上来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我怀疑周正法是内奸,正好我发现他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我把手机要了过来,当我准备给您打电话的时候,他突然偷袭我,结果他被我打中了太阳穴,现在他正在抽搐,看样子已经不行了。对了,他联系的号码是……”
  我刚才就牢牢记下了号码,这会儿正好把号码报给小师爷,顺便我把我和那人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说完之后,小师爷直接道:“你等一下。”
  我看向地上的周正法,他开始口吐白沫,抽搐的更加严重了。
  这家伙,莫非只是练气厉害?
  我看着看着,忽然发现周正法的头发裂开了一块。
  我蹲下仔细一看,头上的毛发里面,整张头皮有缝制的痕迹。
  卧槽!
  我连忙捂住话筒,吃惊的看向陈哥:“他不是周正法,这个人有问题,周正法的本事,不可能被我一拳放倒。”
  陈哥也是满脸震惊,仔细查看头皮,可不就是一整张缝制在上面的。
  “大雷,怎么会这样?”陈哥咽了口吐沫。
  这时候,小师爷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来,“大雷,不用去动周正法身体,迅速把他拖到小岛的东北方沙滩处埋了,然后你们立刻向北游海离开,我现在就联系人赶过去支援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