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神算子 > 第617章 又见梁渠案的线索

第617章 又见梁渠案的线索

  徐铉忙着和鬼面老者做最后的输赢争斗,我也就忍住了心中的疑问,一切都等事情解决了再说。
  为了可以尽早地问问题,我也是连忙招呼其他人也是一起上。
  鬼面老者对付徐铉一个人现在已经有些吃力,我们这些人加入争斗。立刻就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本体也给制服了。
  徐铉更是直接分出一道锁仙符直接把鬼面老者也是捆了起来,同时锁链就化为无数的咒印,咒印再钻进那个老者的灵台里面,他的神通尽废!
  于此同时锁仙符也是把巫仙地魂和那老者身体的联系彻底分离了,那鬼面老者的身体也是一软倒了地上,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掉了。
  因为地魂被束缚的干系,他也无法变成鬼,所以他的天魂和命魂也是散去了。
  只是被徐铉锁着的地魂还在。
  鬼面老者被击败后,我们就发现他的尸体迅速的风化,本来还是有血肉,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的肉全部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具残缺不全的尸骨!
  见状徐铉皱皱眉头说:“这身体竟然是用人的身体造出来的,看来之前苗寨派去执行任务的人不是死掉了,而是被大巫师暗地里抓去做这身体用了!”
  做身体?
  徐铉继续说:“没错,用不同人的不同部位拼接成一个完成的人,然后再用巫术和蛊术加工,让其成为适合巫仙的身体,这邪术可真是有些了不起啊!”
  我们在这边说话的时候,徐若卉已经赶去帮田士千了,不过她没有正面冲上去。只是在旁边打打策应,干扰一下秧葉的躲避路线。
  秧葉那边看着鬼面老者阵亡,冷冰冰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她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愤恨。
  “呲呲!”
  秧葉忽然发出一声怪叫,她的身体迅速的发生了变化,原本白皙的皮肤迅速布满了黑黄色相间的鳞片,那俊俏的脸一瞬间变得有些吓人了。
  我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田士千笑着说:“什么怎么回事儿。难不成你以为尸蛊是人吗?它的前提是尸,尸的等级越高,变化也是越多。形体也越不像人,我们面前的这个尸蛊看来在成为五品蛊之前已经是一具了不起的尸了,只是是什么等阶的,我却说不清楚,毕竟它现在已经成了蛊,而不是尸体!”
  再换句话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才是尸蛊的本来面貌。
  秧葉一瞬间从俊俏的苗女变成了怪物,这个心理冲击着实不小。
  我不由转头去看了看同样修炼蛊术的徐若卉,她一下就知道了我的想法,瞪了我一眼道:“放心,我才没那么无聊把自己变成那个模样!”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苦笑了一下。
  那秧葉露出本体后,田士千也没有闲着。他的十二翼黑蝶直接化为一道黑光对着秧葉就扑咬了过去。
  秧葉也是丝毫不退缩,直接对着田士千的十二翼黑蝶伸手就抓了过去,一小一大,两个旷世奇蛊撞到一起。
  秧葉的手在碰到那十二翼黑蝶后,立刻冒出一股黑气。
  “嗤嗤!”
  同时一股被灼烧的声音传来,秧葉的手迅速收回,嘴里也是“呲呲”痛叫了几声。
  此时秧葉嘴里已经换成了一嘴整齐大小锯齿,而她原来那些的牙齿已经全部被小锯齿给挤掉了。
  原来之前她的脸,她的牙都是假的!
  看来她也是更喜欢做人的样子,只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她要做回人,已经没有机会了。
  秧葉一击失利,田士千的十二翼黑蝶就趁机“嗖”的一声穿过了秧葉的胸膛,瞬间她的胸膛上就被开出一个大洞来。
  秧葉仰头长啸“呲呲”,那刺耳大声音震的我耳膜都有些疼。
  田士千的十二翼黑蝶,在穿过秧葉的胸膛后,忽然来了一个急转弯,直接爬在秧葉的后脑勺上。
  再接着那黑蝶对着秧葉的后脑就叮咬了下去!
  秧葉的身体也是一瞬间怔住了,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了。
  过了不到十几秒钟的时间,她直接跪倒在地上,然后身子往前一爬,秧葉尸蛊,被田士千的十二翼黑蝶给咬死了。
  秧葉尸蛊被咬死后,田士千也是收回自己的十二翼黑蝶道:“完工!”
  它的黑蝶停留在他的肩膀上,没有被他收回身体里。
  我好奇问田士千什么时候渡劫,他笑着说:“等徐铉那边解决了巫仙地魂后再说!到时候我只要把黑蝶收回我的身体里,和我的身体融合,蛊仙就会带着我的身体也升仙,到时候天劫自然而来!”
  我“哦”了一声转头去看徐铉那边,他又掏出一张符来,其实跟那两道束魂符不相上下。
  “又是金符?”我好奇问徐铉!
  徐铉点头说:“正是,如今我出金符的几率已经到了百分之一,所以手头的存货还是比较多!”
  百分之一,这个数字听着并不大,仔细一想却让人觉得大的逆天。
  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的符箓宗师,一生能有三五张金符已经可以引以为傲了,可徐铉金符的成符率竟然在百分之一,他一辈子可以画出多少的金符来呢?
  拿这个数据和三五张相比,我只能用逆天二字来形容徐铉了!
  徐铉指着手中的符箓说:“我这是一张散魂符,用来散去被这地魂吞噬的那些苗寨地魂,这是他们进入轮回道的唯一机会了。”
  说罢徐铉飞快地念了一会儿咒语,然后大声道了一句:“急急如律令,去!”
  那散魂符“啪”的一声就贴在巫仙地魂的额头上!
  接着那地魂就化为无数的白光四散飘去了,那巫仙地魂也顷刻间散了一个干净。
  这次苗寨的案子完结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仙乐苗寨灭寨了!
  因为有徐铉的加入,我们这边基本上没有怎么出力,除了徐若卉之前和秧葉斗蛊的时候稍微受了一些轻伤外,我们其他人都没事儿。
  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就立刻返回后山,秧玥魂魄附体的蚕蛹和秧墨桐等人都还在这边呢。
  一路上我也问徐铉关于我爷爷的事儿,徐铉说:“我们在东北出案子的时候碰到了李神相,他给了我们一样东西,说是这样东西可以说动华北和华东灵异分局的老家伙出手,我拿去北方试了试,凰枭老祖果然立刻把华东分局的话事人也叫到了北方。”
  “再后来他们就答应了下来阻截众生殿的事儿。”
  我好奇问是什么东西,徐铉说:“是一宗地藏王菩萨的金像,说真的,我看不出那金像有什么用……”
  不等徐铉说完,我“啊”的一声,嘴都张圆了。
  徐铉问我怎么了!
  就把我们曾经执行过的梁渠背棺的案说了一遍,还强调了一遍,那里面就曾经有丢失一尊地藏王菩萨像的事儿。
  徐铉也是愣了一会儿道:“你的意思,丢失的那尊菩萨像,就是你爷爷给我的那尊?”
  我说:“多半是这样的,不过我心里更是好奇,我爷爷是怎么找到那尊地藏王菩萨金像的!”
  徐铉愣了一会儿道:“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个最高禁令不是说,这件事儿不可以外泄的吗,你现在告诉我,不会有问题吗?”
  我愣了一下说:“我给忘记了!算了,说都说了!”
  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忐忑不已,毕竟那可是灵异分局的最高决策者帝君仙圣下达的禁令,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会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
  我这一走思,脸上的担心就少了,徐铉摇头说:“看来我是不用替你担心了,你自己都不怕!”
  接着我又问起我爷爷的事儿,徐铉说:“就这样了,我们也只和李神相打了个照面而已,对了,那两张束魂符和一张散魂符的金符,也是他老人家让我准备的,起初我还不知道做什么用,现在看来李神相早就算到了这个结果!”
  徐铉这么说,我赶紧问:“爷爷有算到玥奶奶的结果吗?有解决的办法吗?”
  徐铉说:“李神相算到秧玥前辈会出事儿,可到底怎么出事儿,他也不清楚,他说如果秧玥不幸离世了,让我把她的魂魄带走,然后送到华北枭家去,他到时候回去接走秧玥,然后想办法复活她。”
  复活秧玥?
  我愣了一下说:“爷爷也会做这种倒行逆施的事儿?”
  徐铉看着我道:“初一,你爷爷说了,秧玥命不该绝,他是奉天道之命行事而已!”
  天道真的允许死而复生这种事儿吗?
  我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心中很矛盾,我告诉我自己要相信爷爷,可还是忍不住有那么一点点的怀疑。
  徐铉继续说:“说实话,我心中也怀疑这些事儿,不过呢,我相信李神相!”
  怀疑那件事儿,相信我爷爷?
  很矛盾的一句话,可也是我心中的感受!
  接着徐铉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你爷爷说,这个时间大概需要三年,也就是咱们上了众生殿之后的下一年,到时候如果咱们都还活着的话,大概就能看到秧玥是在怎样的形式复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