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神相 > 第四二七章 邵氏之能

第四二七章 邵氏之能

  程姑娘安心了,我的注意力也再次回到场中,回到邵如昕和那中年男子身上。

  “敝人姓文,草字战胜,向来好以文斗,且战无不胜。”那男子优雅的一笑,恬然说道:“既然大家伙都看不惯咱们光说不练了,那文某就斗胆请大师指点一二,看大师是否真的是算无遗策?”

  邵如昕冷声道:“请!”

  文战胜笑道:“不知道大师习惯怎么卜算?”

  邵如昕淡淡道:“你出招,我接招。”

  文战胜颔首赞叹道:“好气度!那文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先请大师算一算敝人的年纪。”

  邵如昕抓起一副竹片卦牌来,道:“这副竹牌有十二片,每一片上都有一字标记,分别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正是十二地支数,你随意抽一张,作为卦象,我据此来断。”

  任谁也不能凭空卜算,这是应有之意,所以文战胜也只是稍稍一愣,随即便又笑着道了一声:“好说。”言罢,他就伸手去抓竹片,眼看手就要抓到其中一片,邵如昕却突然把手往后一缩,文战胜的手顿时落空,不禁笑容稍稍凝滞,有些愕然道:“大师这是做什么?莫非是……反悔了?”

  邵如昕面色端正肃穆,眼神凌厉,口中冷冷道:“不是反悔,是警告。求卦乃是妄测天机,天机不可亵渎,所以为自己卜卦首先要心诚,心诚则灵,心不诚则获咎于天,你让我测你的寿庚,更要心诚,尤其不可玩闹,否则便是自作孽,折寿求夭!举头三尺有神明,望文先生好自为之!”

  文战胜闻言登时收起笑容,眼睛在那副竹牌上逡巡徘徊,而后抬起头对邵如昕道:“敝人受教了!”说罢,便伸手从中取了一张,我看的分明,文战胜所取的那一张竹牌上面写的乃是一个“巳”字。

  我若有所思之际,只见文战胜把午字竹牌递给了邵如昕,邵如昕一手接过,另一手将其余竹牌缓缓放下,眼睛却眨也不眨地凝视着文战胜。

  文战胜被邵如昕看的有些尴尬,不自然的一笑,道:“大师可有决断?”

  围观众人已经是全都看的入神,张望之际,还忍不住小声议论。

  我突然间已经完全醒悟,当下忍不住微微一笑,心中暗道邵如昕真会捣鬼。

  江灵却看见我笑,用手戳了我一下,低声道:“你笑什么?”

  我低声道:“不笑什么,我只是猜那个姓文的应该是四十三岁。”

  话音一落,江灵就撇了撇嘴,还未说话,邵如昕已经开口道:“文先生今年四十三岁。”

  那文战胜一愣,半晌没说出话来。

  江灵也吃了一惊,看看我,又看看邵如昕,再看看文战胜,眉头轻轻皱着。

  围观众人已经是纷纷叫嚷起来:

  “人家说的对不对呀?”

  “算错了没?”

  “嗨,你到底几岁了?快说呀!”

  “……”

  文战胜看着邵如昕,勉强笑道:“大师厉害,佩服佩服!”

  “啊呀,好!”

  这显然就是承认邵如昕算对了,众人是一片轰然叫好,江灵却盯着我,鼻头一耸,挖苦道:“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我哭笑不得道:“我这是推理出来的,什么心有灵犀!”

  “你骗鬼呢!”江灵不信道:“那你说说你是怎么推出来的?”

  我道:“其实说白了,这就是个心理战术。邵如昕拿出来的十二片竹牌,分别是地支十二之数,也正好一一对应了十二生肖,在文战胜抽牌的时候,邵如昕又出言警告,让文战胜虔诚对待,文战胜本来是打算随意抽的,但是邵如昕那么一说,他便不敢随意抽了,因为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寿命开玩笑,尤其是术界中人。那么接下来就很简单了,如果是你,让你抽,你最不想抽的牌是哪个?”

  江灵道:“午字牌,午对应马,我属马,如果不想让对方猜对,我就肯定不会抽写有午字的那一张牌。”

  我点了点头,道:“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这么想,这是心理使然,那个文战胜也是如此。他绝对不会去抽与他属相对应的那一张地支数牌。但是,他却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江灵不解道:“什么意思?”

  我笑道:“最在意的东西,偏偏又非要假装不在意,这就会有特殊的表现。就好比你口袋里藏了一叠万元钞票,你怕人偷,就一边不想让人知道你口袋里藏得有钱,却还要一边时不时地去摸摸口袋,确认钱一直都在。这种现象就是谁也无法规避的心理和行为表现。”

  江灵恍然道:“我明白了。文战胜最不想抽哪张牌,就偏偏会特别注意哪张牌,这让邵如昕发现了!”

  “聪明!”我道:“我刚才一直凝神查看,文战胜的目光曾有意无意地几次掠过那张‘申’字牌,而‘申’恰恰就对应猴。邵如昕是何等样人,我既然都能看出来,她是此中老手,最善算计人心,又怎么能看不出来?”

  “哦……”江灵道:“原来是这样,看来邵如昕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厉害嘛,这算什么神算嘛!”

  我道:“算人的心理也是算,算准了所有人的心理,更无愧于神算这一称谓,不是吗?”

  说罢,我瞥了一眼人群中站着的程姑娘,但见她眉头蹙着,眼睛死死盯着邵如昕,显见是还未参透其中的奥妙。

  我心中暗自宽慰,此人不是我的对手。

  身旁,江灵默然地点了点头,又道:“那文战胜为什么会拿一张‘巳’字牌?他这是什么心理?”

  我道:“你刚才也说了,‘午’对应马,那么‘巳’对应什么属相?”

  “蛇。”

  “那么蛇和猴又是什么关系?”

  江灵眼睛一亮,道:“是六合!”

  “不错。”我道:“十二生肖中,蛇与猴是六合,文战胜属猴,选牌的时候,不愿意被邵如昕看穿,就不会选择申字牌,但是出于所有人都会有的利己心理,他会选择一个对自己属相有好处的属相,与猴有三合之好的是鼠和龙,分别是‘子’字牌、‘辰’字牌,但这是两个,短时间内难以抉择选哪个,而与猴有六合之好的却只有蛇一个,所以文战胜下意识地就拿了‘巳’字牌。这也是我和邵如昕判断文战胜属猴的另一个原因。”

  “原来如此。”江灵会意的笑了起来。

  我也笑道:“一个属猴的人,今年会是七岁、十九岁、三十一岁、四十三岁、五十五岁、六十七岁、七十九岁、八十一岁……要是让你猜文战胜是几岁,你能猜不到吗?”

  “看他的样子,也只能是四十三岁了。”江灵笑道:“元方哥,你怎么这么聪明?”

  “哪里,哪里,一般而已嘛。”我一边开玩笑,一边道:“小声点,看他们又开始比划了。”

  场中,文战胜又出了一个题目,他道:“大师能算对敝人的年纪,虽然厉害,却还不能让文某十分佩服,我想再试一试。”

  邵如昕无所谓地道:“随便。”

  文战胜瞥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纸和笔,道:“我暗自写下一个数字,大师猜,猜中了算赢,如何?”

  邵如昕道:“凭空写,凭空猜?”

  文战胜道:“这次不抽签,但敝人也不想刻意为难大师,就在一至九这九个数中写一个数字,如何?”

  邵如昕只稍稍沉吟了一下,似笑非笑道:“文先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能挫败我为止吗?”

  文战胜道:“这题目说难也难,说不难,其实也不算太难,就看大师的魄力,敢还是不敢。”

  邵如昕冷笑道:“你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你写吧!”

  文战胜一笑,提笔拿纸以手掩着,略一思索,又看了看邵如昕,然后才动笔,顷刻间已是写好,然后又将纸翻了过来,盖在桌子上,对邵如昕说道:“请大师决断。”

  邵如昕盯着文战胜,沉吟不语。

  江灵又戳了我一下,低声道:“你再猜猜。”

  我道:“或许是个八。”

  话音刚落,邵如昕也开口道:“八。”

  文战胜脸色猛然一变,旁边已经有好事者跑过去一把翻开文战胜写字的纸,那上面赫然就是个“八”!

  “啊!”

  “对了!”

  “神,太神了!”

  “真是神算啊!”

  “……”

  围观众人一片欢呼。

  江灵讶然道:“这次是怎么回事?”

  我先在心中暗赞邵如昕了一个:“高明!”然后才低声道:“这次玩的还是心理算,人让对方猜什么东西的时候,往往都不会那对方和自己都熟悉的东西作为谜底,尤其是聪明的人,猜数字也是这样。文战胜刚才让邵如昕算他的年龄,年龄是四十三岁,那么‘四’和‘三’这两个数字对于文战胜和邵如昕来说,就太熟悉了,文战胜不会写。而邵如昕原本是五大队的,这个文战胜来历不明,但也与五大队脱不了干系,因此‘五’这个数字,他还是不会写,既然能想到五大队,那么九大队也在脑海里,‘九’字也不会写了……”

  “我知道了!”江灵抢着说道:“刚才邵如昕又说了一句话,三七二十一!她一连说了三遍,原来都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