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神相 > 第三九八章 目尊昔年

第三九八章 目尊昔年

  这是个一出生就克死了母亲和兄长甚至接生稳婆的妖怪!

  古父的脑袋里糟乱成一团,他有些神经质的冲上前去,一把抓起望月,高高举过头顶,下一刻就要往地上摔!

  他要把这个妖怪摔成一滩肉泥!

  但是,就在他有所动作的时候,那望月“哇”的放声痛哭起来,一种父子天性相牵的血缘感情,立即动摇了古父的杀戮之心。

  他叹了一口气,缓缓放下双臂,将望月抱在怀中。

  这时候的望月却已经不是刚才坐在床上的那种神情了。

  刚才坐在床中央的望月,就是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邪恶的婴儿,而现在,他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

  他不笑,只是哭,眼睛也不是黑漆漆的,目光也不尖锐刺人,只是那眼中的眸子还是四个而已。

  古父看了看死去的亡妻,决定要养育这个孩子,因为他的身上承载着太多的人命了。

  可是接生婆都死在了自己的屋里,古父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山村里待下去了,因为没有人能为三个死亡的人做出任何合理的解释。

  于是,古父将亡妻、朔月和接生婆的尸体全都埋了,在那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八月十五夜里,他抱着望月,悄然离开山村。

  在此后的十余年间,古父带着望月四处奔波流浪,不是他们不想安定,而是他们根本无法安定。

  因为望月实在是太异常了,没有一个地方的人愿意让他们父子长久留下。

  望月的异常在于他的诡异变化。

  比如说,这一刻,他是望月,一个很乖很安静的孩子,但是下一刻,他就有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极其暴戾、极其恶毒的人!

  当他变成暴戾、恶毒的人时,他说自己是朔月。

  但古父并不相信,因为朔月虽然调皮贪玩,却绝非是一个恶人。

  可古父也无法弄明白,望月为什么会不时地发生变化,时好时坏,而且变坏后的望月也从来不会对古父下毒手。

  古父见过变坏后望月的恐怖形容以及恐怖手段。

  他的脸像是笼着一层灰雾,他的眼黑漆漆的像是两个无底洞,那洞里迸发出的光芒可以刺进人的心窝!

  古父不止一次看到,变坏后的望月,也即自谓的朔月,抓住别人家的鸡、鸭、鹅、兔或者猪、狗、羊、牛,能恶狠狠的一口咬破对方的咽喉,片刻间吸光对方的血,甚至生啖其肉!

  甚至有一次,“朔月”从一个妇女怀中抢走一个婴儿,若非古父及时阻止,那婴儿的咽喉也必定被“朔月”咬穿!

  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古父和望月从来都无法在一个地方长久而安定的生活,他们只能四处流浪。

  他们不能被世人所容,世人也无法容忍他们。

  望月的人生转折点发生在十二岁。

  也即十八年前,农历八月十五夜,望月的十二岁生日到了。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晴朗的月圆之夜,可事实是风雨如晦、雷电交加!

  一切都仿佛当年望月降生的那个夜晚!

  望月的精神有些呆滞,既不凶恶,也不安静,他和自己的父亲坐在一间破落的屋子里,不时张皇的把游移的目光投向窗外,似乎是想从那黑黢黢的夜里看到些什么。

  “咔嚓!”

  一道霹雳山崩地裂似的炸响,那闪电蛟龙般扭曲在夜空中,几乎照亮了整个天地!

  在这短暂的亮光中,古父心事重重的瞥了望月一眼,然后他惊呆了。

  他看见望月的脑袋后面又伸出了一张脸!

  一张略有些浮肿的青灰色的脸!

  这脸的模样竟还有些熟悉,依稀可见当年朔月的影子!

  “嘿嘿……”

  那张脸朝着古父笑了。

  又一道霹雳炸响,在闪电耀出的光亮中,那张脸幽幽说道:“爸爸,我是朔月……”

  古父呆呆的看着,眼中的瞳孔越来越大,越来越散,猛然间,他仰面摔倒。

  “咔嚓!”

  电龙跳跃在天地之间,照亮了恢复正常的望月,他惊恐的看到,自己的父亲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

  死了。

  “啧啧,四个瞳孔……”

  一声轻微的叹息忽然传来。

  望月慌忙循声看去,却什么都没看见。

  “好一个奇特的人,身上竟然寄宿着一个恶灵,一副恶魂……”

  声音蓦然在望月的耳旁响起,紧接着,一团烟雾缓缓升起,聚拢成形,那是一个头发很长,却似乎没有五官的怪人。

  “克死了父亲,想必出生时把母亲也克死了吧?”那人又说话了,却不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望月已经恍惚了,只是痴痴呆呆的看着他。

  “可怜的孩子……”那怪人道:“世上没有谁会保护你了,也没有谁能容得下你了,只有血金乌之宫。”

  望月浑浑噩噩,无动于衷。

  “我叫无着子。”

  那人伸出手,将望月拉起来,柔声道:“跟我走吧,孩子,到一个能保护你,能容得下你的地方……”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翻过多少山头,钻过多少洞穴,望月跟着那个叫做无着子的怪人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地方似乎与世上所有的地方都不一样。

  那里有很多人,每个人都很奇怪。

  他们却都听一个女人的话,那个女人看上去很年轻很年轻,也很美丽很美丽,那里的每个人都毕恭毕敬的叫她“宫主”。

  她很温和的朝望月笑着,望月看着她,几乎都无法呼吸。

  “我很喜欢你这个孩子。”她说:“从此以后,你就做我的第九个弟子吧?”

  望月呆呆的说:“好。”

  她笑得更灿烂了:“我会教你一些独特的本事,只有你能学会的本事,也只有你能运用的本事……嗯,你叫重瞳子,记住了吗?”

  “我记住了。”望月点了点头:“我就是重瞳子。”

  那个女人只教了重瞳子三天,便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她是去闭关修行了。

  她似乎说过,她命中有一劫数,如果修行不够,渡不过那个劫数,她的寿命便要终结。

  她教给重瞳子三天的东西,重瞳子悟了十三年。

  二十五岁,阴阳大执空术横空出世!

  这个术练成之后,重瞳子发现,自己不但具备了某些特殊的能力,而且还能强行抑制朔月恶魂也即鬼面的出现!

  除非他自己魂力过度衰弱,或者身体严重受损时,朔月的恶魂才有隙可乘,才能控制他的身体。

  这对于重瞳子来说,是个天大的好事。

  重瞳子有八个师兄或者师姐,每一个人都很厉害,宫中的人尊他们为长老。

  大长老无着子号称“虚尊”,二长老御灵子号称“灵尊”,三长老阴阳子号称“法尊”,四长老血童子号称“血尊”,五长老农皇子号称“毒尊”,六长老影行子号称“武尊”,七长老心算子号称“悟尊”,八长老野狐子号称“尸尊”,而重瞳子艺成之后,虽然作为血金乌之宫宫主的关门弟子,也位列九大长老之中,却还没有尊号。

  因为谁都感觉不到他的厉害。

  谁也不知道阴阳大执空术是个什么东西。

  号称“法尊”的阴阳子对重瞳子练成此术最为不屑。

  也就是他,趁着血玲珑闭关,以了解和指点重瞳子的本事为由,最先对重瞳子进行挑衅。

  只是这一次挑衅,由于阴阳子的恶劣态度而演变成了一场战斗。

  那是一场血金乌长老间的大战!

  九大长老连同长老们的门下弟子,以及血金乌之宫的宫人,能到场观看的全都去了。

  当家的无着子对此也报以默认的态度。

  而这场大战的结果则惊住了所有的人,阴阳子一败涂地,几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更令人惊诧的是,没有人知道重瞳子的阴阳大执空术是来自何处,又有何破解之法。

  那是他自己从血玲珑留下的修行方法中悟出来的。

  十三年的领悟,耐得住寂寞的结果,就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重瞳子一战成名!

  目尊的称号由此而来!

  而且,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除了老大无着子之外,剩余的八大长老中,重瞳子的实力最强!

  至于无着子,他的本事太过于诡异,太过于模糊,似乎和常人不具可比性,所以他和重瞳子究竟谁更厉害,没有人能得出确切而肯定的答案。

  重瞳子在血金乌之宫待了五年,这期间,他很少外出,也很少与人交流。

  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思考。

  思考自己的身体内为什么会有两副魂魄,为什么自己的眼睛里会比常人多出一倍的瞳孔。

  朔月的恶魂残留在自己身体之内,所以朔月的记忆重瞳子也有。

  他记得自己的母亲、父亲因何而死。

  他也记得那年那山那草丛中的黑袈裟老和尚。

  他知道一切灾祸的根源都是源于那个老和尚。

  他只是不知道,这场源自老和尚的因果机缘何时才能结束。

  所以他迷茫,他混沌,他想要解脱,他想要追求一个答案。

  血金乌之宫的人,包括那八个长老,没人能给他答案。

  他寄希望于血玲珑。

  而血玲珑在闭关十八年后终于出关,可是血玲珑出关之后,也没有告诉他答案,只是派给他了一个任务,听从阴阳子的调遣,做好阴阳子嘱咐的事情。

  于是重瞳子出来了。

  于是便有了他和彩霞的那次邂逅。

  于是便有了我们之间的那场大战。

  “这就是我的一切。”重瞳子淡淡的说完,四个眸子都泛着空虚而怅惘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