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神相 > 第三三六章 天地双配

第三三六章 天地双配

  只片刻功夫,便有近十人冲进大殿,立时便与天理宗一干弟子交上了手。

  太虚却也不顾,见晦极立在跟前与老爸相对,他便腾出手来,两指急弹,刺向我的双眼!

  不料他刚一动,晦极便横身在前,劈手格住太虚的两指。

  老爸惊怒之中不由得一愣,太虚则是一愣中惊怒交加,喝道:“晦极,你弄什么鬼!”

  晦极“嘿嘿”一笑,嘶哑着声音道:“我不许陈弘道杀你,也不许你杀陈元方。”

  趁着这说话的机会,老爸已经闪身越过太虚、晦极,立在我身旁,晦极也不理睬。

  太虚见再无取胜的可能,当即冷笑一声,道:“好!晦极,你是恼我天理宗不肯加入你暗宗,所以是要站在陈家这一边了。”

  晦极道:“我要恼你,也不会恼你这些。你机关算尽,连我暗宗也都当做棋子,单这一条,就够我对付你了!但是,我哪边也不站!我平生最爱观人相斗,你看这大殿之中,菩萨坐镇,龙女、善财为伴,底下道士、和尚、武者、居士打成一片,岂不快哉?嗯?”

  太虚脸色一沉,道:“他们打不长久!”

  老爸仿佛受到了提醒,立即高声喝道:“西北角梁上有咒符,快揭了!”

  话音甫落,便有两三条人影一同掠起,早扯着那咒符在半空中撕得粉碎!

  太虚只是一晒,嘴角处隐隐有股奸意露出,我看在眼中,心头却无端的一颤,麻衣六意之心相已隐隐萌发出些许不祥的预感。

  晦极饶有兴致的瞥了我一眼,道:“每次见面,你都是这样,半死不活,也真是怪了。”

  说话间,先前提着木鱼冲进大殿的那个老和尚踱步过来,高宣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弘道,要老衲援手吗?”

  太虚觑着他看了两眼,哼了一声道:“原来是项山寺的守成小秃驴,几十年不见,也敢来放肆了!”

  守成和尚微微一笑,道:“数十载弹指一挥,小秃驴也成了大秃驴,小牛鼻也成了老牛鼻。”

  老爸道:“这里无碍,大师去揭了一竹道长额上的纸符吧。”

  守成和尚刚点了点头,却见四个人影一晃一晃,飘忽而至,待看清四人面目后,我不由得暗暗称奇!

  原来这四人竟然长得一模一样!恍惚是四胞胎!

  都是淡紫色面皮,长眉细眼,阔口微须,穿着一样的对襟立领盘扣伪唐装,身材魁伟,气质雍容,约摸四十岁上下的年纪,只两人看着活泛些,另外两人看着呆板些。而那呆板者立在前面,却不吭声,反而是后面跟着的两人中开口了一位:“道兄,需要帮忙吗?”

  老爸道:“两位兄弟去把那铜钟掀开,估计是太古真人被魇镇在里面了。”

  “好!”

  说话那人突然向前扶起倒在地上的那具木偶,拍了几下,也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机关消息,那木偶的眼睛又似活过来了一般,重新幽幽闪烁起来。

  样貌活泛的两人随即带着木偶转身而去,前面那两个“呆板”也如影随形的跟着。

  “两位兄弟?”我心中只稍稍诧异,想着这几人的行止做派,猛然间已是醒悟,那活泛的两人是柳长青、柳长荫孪生兄弟俩!

  而那两个呆板的“人”根本就不是人,是木偶!

  天啊,竟然将木偶做的惟妙惟肖到这种地步!

  一般人哪里能分辨出来真假?

  之前闲暇时,我与老爸曾聊过柳族、刀族的傀儡术,老爸与柳长青私交甚好,对柳族的底细也知道很多。

  柳族、刀族自鲁家同源分脉而生,千余年前,两家祖先操纵木偶的方法,都是以手缚纤维,以纤维牵引机芯,以机芯制动木偶;后来,连肘、肩、齿、膝、脚都能引线,木偶的机动灵活性被发挥到极致。

  但是,这样的傀儡术还是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必须有引线!

  因为引线的存在,既限制了木偶活动的角度、距离、高低,也限制了操纵者的动作和灵活性。而且,不论引线的材质是细丝、纤维、牛皮筋还是铁线、钢索,临敌作战时,都逃不脱被斩断的危机。

  柳族、刀族自然也是深明此理,因此,千百年来,两个家族一直都在理论研究以及实战对抗中钻研新的傀儡操纵术,而时至今夕,傀儡术也终于被两家改进到巅峰!

  他们效仿御灵家族控制灵物的技巧,在木偶体内植入仿生类的机芯,蓄养精元于其内,以意为主,以法为辅,彻底放弃了千余年传承下来的绳索牵引操纵术,改以魂力遥控!

  操纵者以己为纲,以其目为木偶之目,以其耳为木偶之耳,以其技击之术为木偶之能,艰难锤炼,短则期年,长则十数载,最终打造出各式各样令人匪夷所思的几可以假乱真的技击木人!

  眼前这具木偶,观其能,查其行,至少要经过柳族顶尖高手亲自艰难锤凿三十余年!

  按照柳族、刀族的族规,每个族人长到三岁之后,便开始寻木为基,当做将来制造木偶的素材。

  若依着我们看来,三岁的人能有什么鉴定眼光?让他们去找木材,岂不是小孩儿过家家,胡闹?

  但柳族、刀族虽然老死不相往来,生人便为世仇宿敌,但他们的理念却是相同的。在他们看来,正因为三岁时的人处于懵懂之际,既有自己的思考,又有运气的成分,自然无雕饰,所以三岁的人找到什么样的材料,既含人愿,又具天命,想来竟是天人合一,其意至大!

  而寻木为基之后,便要供于堂上,更要像对父母那般晨昏定省,毕恭毕敬,任何时候都不敢有丝毫怠慢亵渎。

  等到寻木者渐长至十岁左右,俟雕工学成之后,便开始取那木材塑造形容、植入机芯、蓄养精元、锤炼功能。

  起先十年,两族弟子修行时便与木偶朝夕相处,培养真人与木偶之间的感情,此木偶被称为“天配偶”,妻子反而被称为“人配偶”。

  天配偶者,在柳族、刀族人的心目中,分量极重,如同曾家修炼山术时的替身玉俑,可谓是“偶在人在,偶亡人亡”!

  若是本人出战,则天配偶必定形影不离,因此刀族、柳族的弟子,可谓是每人都是“孪生子”。

  除了“天配偶”之外,十二岁之上还要造“地配偶”,弱冠之后娶“人配偶”,三偶齐全,便称“出师”。

  出师后的两族弟子,便可依照自己的意愿,随意制作各种寻常的木偶,其中既有精品,自然也不乏残次品,但精品中的最精细者,也绝对不会出“天配偶”、“地配偶”之右!

  柳长青、柳长荫兄弟年岁与老爸相差不多,介于“不惑”到“知天命”之间,能造三十年以上功力的木偶,除了“天地配”之外,再无别的。

  而天配偶不离主人之身,那么这具闪进观音殿之内的木偶,定然是柳家兄弟其中一位的地配!

  柳族当代家主携孪生兄弟,又带上天地配一起出征,绝可算是柳族极大的手笔!

  这也是天大的恩情,真是不好偿还了……

  我胡思乱想片刻,又记起心领神会那人,如何这半天都没有消息了?

  太虚莹目阴沉如水,站在那里,看着大殿内纷扰一片,只不做声。晦极嘴角带笑,眸子贼亮,也不知心中在想什么。至于老爸,更是闷葫芦一个,觑着一双眼睛,四处逡巡,只照看殿内打斗的情形。

  冲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李隽、周兴、孟隆、林惠、清无等人都不是易于之辈,百战余生,年至耄耋,有的是太虚的徒弟,有的是他的徒侄,有的是他的徒孙,年轻的五六十岁,年长的也有八九十岁了,曾子仲、张熙岳等人尚可勉为敌手,老舅、木赐这等人,三四个打一个,还需仗着偷袭方不落败。

  加上太虚作法弄出来的那烟瘴,还有那蜈蚣,对天理宗有益,对他人却是大麻烦。所以,两派人一时也是难解难分!

  但时间久了,终究是天理宗败亡。

  可再一想正邪两派人士在这里大打出手,若是被五大队侦知,岂不是正中邵如昕的意愿?

  以她手眼通天的本事、关系,会不会顷刻间有数百人荷枪实弹的军人冲进来,一体擒拿,或者格杀勿论?

  “元方哥!”

  忽的一声清脆嗓音在近旁响起,我回过精神一看,却是江灵俏生生的身影!

  她瞥了一眼太虚,瞪了一眼晦极,又叫了声:“元方哥!”撒腿就跑了过来。

  老爸道:“你也进来了?”

  “你怎么只瞪眼看着不说话?”

  江灵俯下身子擦了擦我的脸,关切的问了一句,又回老爸的话道:“我得见着我元方哥!再说,大家都进来了!”

  “是吗?都进来啦啊……”太虚似问非问,喃喃呓语般的嘟囔了一句。

  江灵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谁?天理宗的?老妖的徒弟?”

  “哈哈,老妖的徒弟……”太虚的声音忽然高亢起来,道:“老妖的徒弟能有这般本事吗?啊?”

  太虚狂笑着,胸口处的衣服砰然裂开,一柄圆盘似的东西跌出,落在他的手里,他执在半空,我看的分明,却是一面约摸八寸大小的古铜镜!

  “这是……”晦极失声而呼,目光竟瞬间变得痴迷。

  “噗!”

  太虚似乎咬破了舌尖,猛地喷出一口血雾,却被那古镜收的干干净净!

  在我惊诧的目光中,只见太虚煞白着脸,将那古镜挥手一抛,喝道:“轩辕八宝鉴!开!”

  那古镜翩翩飞至大殿顶上,镜面朝下,刹那间,明光四射,如日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