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神相 > 第二零九章 混战

第二零九章 混战

  浑天成重伤落地,晕死过去,华明等人一涌而上,陈弘生、紫冠道人对丁小仙动手,这一连串的事情依次发生,等到丁小仙躲过陈弘生、紫冠道人的追击时,面具人已经彻底封住太爷爷的周身大穴,闲暇下来。

  他没有理会华明、丁小仙等一干人,对晕死过去的浑天成看也不看,就仿佛他们都不存在一样。

  他对太爷爷笑道:“我是什么人,你迟早都会知道,不过现在我还想继续神秘一段时间,所以先不告诉你。”

  太爷爷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面具人又对阴极天道:“需不需要我帮忙?”

  阴极天也冷哼一声,道:“不需要!这是我自己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面具人嘶哑着声音笑了几声,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帮忙,所以我只是说说而已。刚才动手不少,有点累了,我也想休息一下。”

  说罢,面具人缓缓坐在地上,盘膝捏诀,双目微闭,竟似是开始打起坐来。

  老爸目不斜视,对阴极天道:“我要与你速战速决!”

  阴极天淡淡道:“恐怕不容易。”

  老爸道:“不容易也得试试!”

  说话间,老爸手腕一抖,未见胳膊有任何动作,几道乌光已经爆射而出!

  那乌光有八道,两道在上,一左一右,直奔阴极天双目!三道在中,两上一下,只取阴极天两臂“天府”、胸口“膻中”,又有三道在下,一左两右,直打阴极天腹部“天枢”、“冲门”!

  飞钉!

  又见飞钉!

  飞钉飞出时,老爸的身子也已经动了,他的身子像那乌光一样,也是爆射而出!

  八道乌光在前,一道黑光在后,阴极天若不躲,必死无疑!

  若躲,又该怎么躲过去?

  眼看乌光、黑光及身,阴极天忽然后仰而倒,如一根木头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八道乌光顿时落空,从阴极天后仰着的身子上呼啸而去。

  但老爸却不会落空,毕竟他是人,不是飞钉!

  阴极天就算仰面而倒,后背贴地,老爸也能攻击到他!

  而且阴极天现在的姿势,正是空门大露的时候,正是老爸容易得手的时候!

  我心中充满了激动,我想老爸一定能得手!

  但,瞬间,我的希望就破灭了。

  阴极天后仰着几乎贴到地面的身子忽然动了,他的脚往后一挪,然后策地而行,他的身子竟轻飘飘地往后疾驰而去,犹如水面顺流行舟一样!

  好诡异的身法!

  老爸喝声:“好!”然后紧追而去,同时右手往后一甩,又是几道乌光迸现,这次却是无声无息地往回打去,目标赫然竟是凝滞不动的太爷爷。

  这是……

  我很快醒悟,老爸要用铁钉解开太爷爷的穴道。

  眼看乌光就要落在太爷爷的身上,坐在地上闭目养神的面具人忽然长臂伸出,手腕轻动,那几道乌光竟然一闪而没。

  面具人把手臂缩了回去,眼睛还是微微闭着,嘴里却喃喃道:“我不打扰你们,你们也别打扰我嘛……”

  这时候,老爸和阴极天一后一前,已经绕湖远去了。

  阴极天的声音远远传来:“绕湖一圈,你若追的上我,我就算输!”

  湖边,五大队、九大队众人兀自在对持。

  陈弘生、紫冠道人缓缓逼近丁小仙,华明站在浑天成身边不远处,不时地往太爷爷、面具人那边看上一眼。

  他肯定想去偷袭面具人,但是刚才面具人破解老爸飞钉暗器的一幕实在太过惊人,华明有贼胆,却没有贼力。

  大头等人飞快地向浑天成身边跑去,却被华明伸手拦住。

  面条瞪眼道:“你干嘛!”

  华明冷冷道:“不想死的话就离得远点!浑天成的身上有鬼虫!”

  面条等人一愣,还未说话,那边短发女也已跑到了丁小仙身前,陈弘生正朝丁小仙骂道:“好一个贱人,天佑道长饶你不死,你居然如此害他!我今日非取你性命不可!”

  陈弘生、紫冠道人知道丁小仙的九冥鬼虫厉害,所以虽然深恨丁小仙,却也不敢太过靠近,只是一边骂,一边缓缓行进。

  丁小仙驱使鬼虫的手段厉害,总能于无形中暗算人,所以九大队众人现在还迷迷糊糊,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短发女见陈弘生、紫冠道人欲对丁小仙不利,便冷声喝道:“你们又想对我三姐怎么着?”

  丁小仙娇笑道:“他们这些臭男人,就会趁乱找便宜。”

  陈弘生哼了一声,对那短发女道:“你把她当做你三姐,恐怕她未必认你这个妹妹!她连你们大队长都敢算计,你还难道还当她是自己人吗?”

  九大队众人除了丁小仙以外都是一怔,他们先前看见浑天成突然出手倒袭太爷爷,心中都是既惊且疑,但他们没见过九冥鬼虫控制人的实例,所以并不确切明白浑天成临阵倒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浑天成是他们的大队长,无论做什么,他们只能跟随,只能服从,不能质疑,更不能反对。

  当然,若是浑天成被人暗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敢暗算九大队大队长的人,那就是九大队所有队员的敌人!

  现在华明拦住面条等人,不让他们接近浑天成,陈弘生又说丁小仙算计浑天成。因此九大队诸人都疑虑重重,不再妄动。

  短发女盯着陈弘生道:“你是什么意思?”

  华明怒道:“你们九大队实在是一群蠢猪!你们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吗?浑天成被丁小仙那贱人用九冥鬼虫袭击了,然后丁小仙用九冥鬼虫控制浑天成临阵反戈,倒袭陈老前辈,现在陈老前辈被制,浑天成也晕死过去了,罪魁祸首就是贱人丁小仙!”

  陈弘生接着道:“也就是说,丁小仙她并不是真正忠于你们九大队,而是忠于那个面具人!”

  面条、大头、笑脸、短发女等人一脸愕然,刚才是没反应过来,现在被华明、陈弘生等人一说,心中都晃过神来了。

  丁小仙好像确实不忠于九大队,不然她怎么能算计浑天成,帮面具人?

  想到这里,短发女顿时面如寒霜覆盖,她扭头冷眼凝视着丁小仙,道:“三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可否给小妹一个合理的解释?”

  丁小仙也不慌张,当下是苦笑几声,然后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道:“看来连六妹也不相信姐姐了啊,这可真让做姐姐的伤心,难道姐姐在你心中的分量反而不如五大队那几个臭男人嘴里的只言片语吗?”

  短发女眉头一皱,道:“三姐,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不是向着五大队,而是向着大队长。大队长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你的九冥鬼虫给害了?”

  丁小仙叹息一声道:“六妹,你什么时候见姐姐放九冥鬼虫害人了?那都是五大队的人陷害我的!刚才陈天佑非逼我交出九冥鬼虫,实际上我真没有,但是我怕陈天佑对我下毒手,所以被迫承认了啊。”

  听到这里,我在心中不由得暗骂一声:“好个满嘴胡言乱语的贱女人!”

  短发女听丁小仙这么说,一时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华明忍不住骂道:“丁贱人!现在九冥鬼虫还在你们大队长的脸上趴着,你敢抵赖吗?”

  丁小仙笑嘻嘻道:“神医,九冥鬼虫在我们大队长脸上,难道就说明是我放的吗?为什么不是你这个神医放的?你是第一个跑到我们大队长身边的,又是第一个发现他脸上有九冥鬼虫的,而且你还是离我们大队长最近的,如果说放虫子害我们大队长,你可是最有可能的一个人。”

  “放屁!放屁!”华明气极,暴跳如雷,大声道:“老大,这贱人惯会念牙磨嘴,满口胡言乱语,咱们不要跟她多说,直接灭了她,免得她在犯贱!”

  陈弘生点了点头,丁小仙立即对短发女娇嗔道:“六妹,你难道真的要与五大队的臭男人合伙欺负姐姐吗?”

  “这……”短发女看看丁小仙,又扭头去看陈弘生,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丁小仙的手微微动了!

  紫冠道人立即喝道:“小心!”

  喝声中,紫冠道人与陈弘生的身形均已暴动而起,紫冠道人飞身扑向丁小仙,陈弘生长臂急伸,一掌朝短发女拍去!

  丁小仙“咯咯”娇笑着,身影左摇右晃,化解掉紫冠道人的攻击。

  同时,丁小仙手腕又抖,紫冠道人见状,急速退去,丁小仙也不追赶,只是媚笑,道:“看来你们都怕我的虫子哟。”

  那边,陈弘生掌力尽吐,只听“噗”的一声轻响,短发女脸前黑发纷飞,显然是被陈弘生的掌力激荡所致,短发女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煞白!

  丁小仙笑得梨花乱颤,捂着嘴道:“饶是你们反应快,她也着了我的道!五只九冥鬼虫,被你陈弘生打死三只,却还有两只落在我六妹的脸上,对于她来说,有我两只爱虫控制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