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神相 > 第二零二章 又见老鼠

第二零二章 又见老鼠

  陈弘生这一句话说出来,完全不啻于又在场中投了一枚炸弹。

  从太爷爷的身手,到太爷爷的身份揭秘,再到丁小仙说她是我女朋友,这一个个重磅消息像是一记记霹雷,已经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炸了若干遍。

  等到陈弘生说他是我叔叔时,场中所有的人再次被炸翻,终于外焦里嫩,熟透了。

  当然,被雷的最熟的人是我。

  我已经有些神游天外了,今天是怎么回事?

  先是认了个太爷爷,然后无缘无故多了个女朋友,现在又来了个叔叔。

  我刹那间产生了一种错觉,难道浑天成把我和江灵丢进这个洞穴里,就是为了给我上演一幕幕认亲大戏,好让我惊喜交加?

  还是太爷爷最先晃过神来,他诧异地看着陈弘生,喃喃道:“你是弘德?不对呀,那小子没出息的样子我现在都记得,没这么稳重。你是老三家的弘智?嗯,有点像。但是,我好像没听说弘智去了五大队啊?你到底是谁?”

  陈弘生笑道:“二爷爷好记性,我不是弘德,也不是弘智,我是弘生。”

  太爷爷皱眉道:“弘生?我记不起来是谁家的孩子了?”

  陈弘生又道:“二爷爷,其实,我不是咱们陈家的亲生子孙。我是个孤儿。”

  太爷爷讶然道:“孤儿?”

  陈弘生道:“对!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没名没姓,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参了军,再后来做了武装特警,那时候,弘道大哥也在队伍中,而且正好是我的班长!”

  我听得心中诧异不已,但已经隐隐有些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只听陈弘生接着道:“弘道大哥是我的班长,他不但本事高,而且人也好,知道我是孤儿,没亲没故,就待我像亲兄弟一样。因此,在私下里,我一直叫他大哥。后来,有一次实弹演习,我出了点差错,从五层楼上摔了下去,弘道大哥不顾危险,硬生生地在下面把我接住,为此,他的左臂骨折了将近半年。所以说,我现在的命是弘道大哥给的,他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本就没名没姓,索性就姓了陈,名叫弘生。”

  原来如此,我彻底明白。

  浑天成等人多是军伍出身,听到陈弘生的这种往事,已经面现肃穆之色,而太爷爷在一旁听得也是颔首不已。

  陈弘生稍稍有些激动,道:“从那以后,我与弘道大哥义结金兰,成了真正的兄弟。随后,他退伍回乡,我继续留在部队,最终通过层层选拔,进入了五大队。由于职务原因,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和大哥见面了,我实在想念他的很!”

  说着,陈弘生哽咽了一下,道:“其实,在见到元方第一眼时,从他的相貌上,我已经看出了大哥年轻时的样子,再加上方元晨这三个字,我早就猜到了他是大哥的儿子。呵呵,他还逗我,其实我也是在逗他。估计他一路上被我的阴沉表现印象深刻,所以时时对我提防。这样不知道多有意思。”

  华明“哈哈”地笑了起来:“那小子蔫儿坏,你这个叔叔也是!”

  陈弘生对太爷爷笑道:“我刚才请求您饶了丁小仙,实际上是想卖她一个人情,好让她报答我。因为我知道九冥鬼虫是她养的,她用九冥鬼虫操纵我和华明对元方下手,肯定另有目的,后来元方不见了,我很着急,我想丁小仙必定知道他的下落,所以,她若是欠我一份人情,就可以用在找元方的事情上。”

  我这边听得既羞惭又感动,浑不觉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无奈。

  太爷爷瞪了一眼丁小仙:“你还敢对元方下手?”

  丁小仙忙不迭辩解道:“不是!太爷爷您误会了,您不知道元方多狡猾,他喜欢我又想跟别的女孩子好,所以见了我就跑,我都抓不住他,只好借助别人的手去抓他。”

  太爷爷道:“是这样么?”

  丁小仙道:“我哪儿敢骗您?您看您今天多了个重孙女,又多了个孙子,是不是特高兴呀?”

  太爷爷捋须笑道:“是。弘生,你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的面相。”

  陈弘生依言走了过去,九大队的长发女忽然叫道:“道长,也给我看看,也给我看看!”

  丁小仙道:“先看我的!”

  场面瞬间就乱了。

  “吱吱……”

  我正在感慨,耳朵里忽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声音。

  很清晰,很近,仿佛就在耳边。

  是洞里传出来的!

  我立即回头去看,只见洞穴深处闪烁着几个亮点,都如黑豆般大小,幽黄夺目,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

  那些亮点缓缓移动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终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是五只老鼠!

  跟我之前在地下坑道里见到的那些老鼠一样,一大四小,长须短尾,棕色皮毛。

  它们不怕人,而是凑到我和江灵身旁,嗅了起来。

  江灵惊骇欲死,眼神中不尽惶恐,只是苦于不能动弹,不能叫,否则她一定早就跳起来大喊大叫了。

  老鼠,几乎是所有女人的克星,不管那女人有多厉害。

  我尽量用眼神去安慰江灵,告诉她,没事儿,这些老鼠不是一般的老鼠。

  这些老鼠两次出现在我面前,都是差不多同样的表现。

  一个大老鼠在前,四个小一点的老鼠在后面,走路缓慢,左顾右盼,鼻子耸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而且,它们的脑袋上都有一个类似花瓣的烙印。

  上次遇见的老鼠有,这次还有。

  显然,这不是野生的老鼠,而是有人特意养育的。

  只是不知道,这些老鼠的主人放这些老鼠出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老鼠的主人绝对不会只放出去五只或者十只老鼠,我两次遇到的十只老鼠,或许只是那主人放出去的众多老鼠队伍里的两支。

  这些老鼠在对我和江灵嗅了一番之后,忽然集体都围拢在我身边,“吱吱”、“吱吱”的叫个不停。

  看样子,它们还比较兴奋,难道它们就是冲我来的?

  难道是救我的?

  想到这里,我也兴奋不已,立即滚动了一下,背朝上,腹朝下,把手露了出来,示意那些老鼠,快上来咬断我手上的绳子。

  我激动了半天,却发现那五只老鼠还在乱叫,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奶奶的,上来咬啊!

  老鼠不是最爱咬东西磨牙嘛,看这绳子多结实,来咬啊!

  我不停地用眼神启发它们,但它们无动于衷,显然是一群不能用眼神交流的蠢货。

  我沮丧了片刻,忽然灵机一动,咒禁十二科!

  咒禁十二科里的御灵科!

  以三魂之力操纵生物,为人所用!

  那些驯兽、驭兽家族的本事多源于此。

  如果我懂得御灵科,必然也能操纵动物,最起码控制这些老鼠不在话下。

  遗憾的是,我脑海里的御灵科资料不是全面的。

  但这也没什么,咒禁十二科都是人创立的,是药王孙思邈留下的,我也是人,而且还是聪明的人,他们能创,我为什么就不能。

  想到这里,说干就干!

  我自忖还是需要从臆想下手,之前我想到的灵魂臆想有三种,自我臆想、惑敌臆想和实物臆想,现在再多一种,御灵臆想。

  御灵科残存的资料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天地造物,各尽其妙。昔年公治长以闻知鸟语名世,今人以御灵一科开御兽之滥觞。”

  如果我把自己想象成老鼠,或者把老鼠想象成为人,并以此臆想产生足以以假乱真的效果,岂不是就达到了与老鼠沟通的目的?

  于是,我盯着那五只老鼠,拼命地想象,期望自己能将他们臆想成为五个帅小伙。

  这个过程无疑是痛苦而荒谬的,等我再一次像一条死狗那样喘着粗气的时候,五只老鼠还是贼眉鼠眼地站在那里,吱吱乱叫。

  五个帅小伙都臆想不成,五个俏姑娘更是不可能实现。

  那么,只能换种思维,把自己臆想成老鼠算了。

  但事实证明,这个想法同样难以实现。

  还是那种原因,有意识的臆想,不在绝境或者死地或者重大刺激下,实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恨恨地看着那五只老鼠,你们真是闲得无聊,来了就只会乱叫,一点用都不起!

  我发起狠来,三魂之力猛然爆发出来,直奔这五只老鼠!

  我这么做也只不过是无聊而已,根本没想过要怎么着。

  但是,等我的三魂之力爆发出去时,忽然捕捉到一系列信息庞杂的魂力,而那五只老鼠竟然瞬间有了表情!

  是的,它们像人一样有了表情!

  还是那种惊恐无状的表情!

  但很快,它们的目光便都暗淡下来,神情也都颓废起来,不再兴奋,不再乱叫,仿佛蜡烛燃烧到了尽头,将要熄灭。

  我诧异地瞪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五只老鼠忽然发疯似得扭头逃窜,一刻不停,刹那间消失在黑暗的洞穴深处。

  吓到它们了?我懊悔地想。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轰然传来,倏忽间,我直觉震耳欲聋,满脑子都是嗡鸣声!

  江灵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

  好大的动静!

  怎么回事?

  我迷瞪了一下,但很快便醒悟过来,浑天成他们已经对阴极天下手了!

  炸药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