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神相 > 第二零零章 天降女友

第二零零章 天降女友

  我盯着那老道士看,越看越觉得顺眼,原来这就是我的太爷爷,怪不得如此霸气!

  之前听家里人说,太爷爷的名字叫做陈天佑,出家之后,也没有起什么道号,直接称“天佑道人”。

  他在外界游历了五十多年,只是偶尔回一次家,不要说我没见过他,就连族中一些三十多岁的人也都没见过他。

  但是,这次,居然在这个地方,如此巧遇,实在是一种奇缘。

  只不过他的出场方式相当惊艳,我现在这样就比较狼狈了。

  还好,先前见过一次,那次我没相出他的底细,他也没看出我的底细,对我的印象还算不错。

  只是不知道,他找阴极天要干什么。

  而且听他的语气,找阴极天还是为了求证一件事,看看阴极天是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也就是说,太爷爷要找一个人,那个人有可能是阴极天,也有可能不是,到底是不是,还得等阴极天出现之后,才能确定。

  这件事情想起来比较乱,暂时还是不想为妙。

  太爷爷大笑过后,自顾自道:“曾天养那老东西,我是二十年没见了,去过几次曾家,都说他失踪了。这个老怪物,也不知道死在哪里去了。”

  说罢,他瞟了一眼陈弘生,道:“小子,我听说过五大队的名声,呵呵,号称网罗了山、医、命、相、卜五门中的的一半精英,很厉害,除此之外,对于闲散在民间的术界中人,你们也都有资料。是不是这样?”

  陈弘生谦虚道:“有些言过其实了。五大队能有术界五门中的三分之一精英,就算不错了,更不要说一半了。至于民间奇人的资料,我们掌握的也不是很全。九大队当然也掌握一部分,但我想跟我们差不了多少。”

  浑天成点点头,赞同道:“不错。五大队和九大队经常互换资料,总体来说,掌握的情况都差不多。”

  陈弘生接着说道:“在这些资料中,缺失很多厉害的人物,像当今世上众多世家族长的信息,其实都不是很全面的,比如说冀北山术世家曾家族长曾万成、禹都医术世家张家族长张熙岳、西安命术世家杨家族长杨尚墨、颖阴相术世家陈家族长陈弘道、洛阳卜术世家姬家族长姬清风、颍上御灵世家蒋家族长蒋明义等等,他们的资料,我们最多有一半而已。”

  太爷爷捋须道:“这些老家老户的秘密众多,当然不会让你们摸清楚。”

  陈弘生“嗯”了一声,道:“这些人的资料只是不全,但另有一些人的资料,基本上可以算作没有。比如说拜尸教教主阴极天、血金乌之宫宫主血玲珑、尸鬼宗宗主尸鬼王,其实这些人的真实名字到底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只是我们从术界收集的江湖称号而已。”

  太爷爷点了点头,道:“那你能认出我来,想必是你们有我的资料?”

  陈弘生摇了摇头,道:“您和曾天养前辈的资料,我们只有一点点,知道你们的家世,知道你们的名字,知道你们的年龄,知道你们的本事,但这些都是大概的,没有具体的。甚至,我们连你们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因为你们太过于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而且还是一个人四处游历,所以我们根本无法收集准确而全面的资料。”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陈弘生这些话看似在陈述事实,实际上已经不着痕迹地拍了太爷爷一大计马屁。

  太爷爷忍不住微笑道:“我也觉得你们不会有我的详细资料。”

  说完,太爷爷脸色一变,凝重道:“既然没有我的资料,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陈弘生道:“我是猜的。”

  太爷爷好奇道:“怎么猜的?”

  “有四点。”

  陈弘生笑道:“第一点,您的年龄。年寿如此之高,本事却又如此之大,放眼天下,恐怕没有几个;第二点,您的脾气。人都说天佑道长嫉恶如仇,刚直不阿,今天看来果然如此;第三点,您的本事。您的耳、鼻、口、目、身、心六意,几乎都已臻至化境,而且武功如此犀利,我想除了陈家的六相全功,再无别的解释了;第四点,您是个出家的道长。综合上述四点,如果再想不到您老是谁,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陈弘生这番话说的我暗自点头不已,心思缜密,观察入微,连我这个亲人都没认出来的太爷爷,居然被他认出来了,他实在是个厉害人物。

  太爷爷也颔首道:“原来如此。”

  浑天成在一旁叹息道:“小陈心思如此缜密,可谓是五大队的第一人才,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我服了。”

  陈弘生连忙道:“浑大队长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么说是等于把我往火坑里推。”

  陈弘生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哪一天,浑天成对陈弘生的评语传了出去,五大队不知道有多少热衷功名的人会对陈弘生怀有敌意,那陈弘生的苦日子也算是来了。

  当下,浑天成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陈弘生紧接着对太爷爷道:“道长,现在能饶了那位小姑娘吗?”

  太爷爷道:“你说让我给陈家面子,我就是陈家的人,陈家的面子我当然给,而且要给就是大面子。可这里谁是陈家人?”

  陈弘生刚要说话,丁小仙忽然大声道:“道长,我跟陈家有旧!”

  太爷爷冷冷道:“说来听听。”

  丁小仙道:“您认识陈弘道吧?”

  太爷爷哼了一声道:“废话,那是我孙子!”

  我听见这话,虽然知道他老人家说的没错,但不知怎么的,还是有种特别别扭的感觉。

  丁小仙又道:“陈弘道的儿子陈元方您也知道吧?”

  太爷爷道:“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听家里人说聪慧可爱,那是我重孙子,我自然也是知道的。”

  我心中再次充满了一种舒服与别扭的复杂感觉。

  丁小仙笑了,又恢复了那种魅惑的笑意,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

  看来她的底气来了。

  她大声道:“我是陈元方的女朋友!所以我得叫您太爷爷!您是我的亲太爷爷!”

  我瞬间愣住了!

  感觉自己在大冬天赤裸裸站在雪地里,又被一桶冷水兜头浇了下来。

  彻底冰封!

  不单是我,我看见九大队一干人等以及华明、陈弘生、紫冠道人也全都愣住了,傻了。

  浑天成的嘴角甚至抽搐了两下,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哭。

  因为九大队的一干人刚刚把我抓起来,塞进这个洞里,而且也看见了我身边的江灵,更知道江灵才是我的女朋友。

  华明、陈弘生、紫冠道人虽然不知道我就是陈元方,但估计也不能想象,丁小仙怎么会跟陈元方扯到一起去。

  只见华明呆了一会儿,然后就夸张地“啊”了一声,道:“是不是真的啊,陈元方怎么会认识你这种人,还和你谈恋爱?”

  太爷爷也愣在当场,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估计他老人家怎么也想不明白,本来面目可憎的人,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自己的重孙女?

  但这里面最悲剧的人是我。

  我是无缘无故背了一大口黑锅,压死人那那种大黑锅!

  天降一女朋友,这次绝对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江灵杀人的目光,在我身上,尤其是脖子上、后脑勺上来回刮割。

  一股其寒彻骨的冷意从脚底直窜入心窝。

  可怕!

  丁小仙刚才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即使是江灵的听觉没有我好,这次也绝对听见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回过头,战战兢兢地去看江灵。

  果然,这小妮子的眼睛直勾勾地瞪在那里,目光如刀,直刺我的双眼!

  我瞬间有一种眼睛被刺瞎的感觉。

  我赶紧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江灵,用目光传达我的心意说:“你相信吗?”

  江灵也用目光回答我:“你说呢?”

  我又用目光暗示她:“我是无辜的,那个女人瞎说。”

  江灵再用目光回复我:“你觉得我会信吗?等着我恢复自由,我会让你好过的。”

  我几乎在刹那间泪流满面。

  我不敢再看江灵了,急忙把目光撤走,重新投向岸边,我也以一种杀人的心情死死盯着丁小仙:“你可是把我害惨了!”

  丁小仙仿佛心有灵犀似的,脖子缩了一下,竟然扭头往我这边看了过来。

  我赶紧用力伸了伸头,巴不得她看见我,然后叫出来,我这样就可以获救了。

  但她只是一瞥,就把目光收回去了。

  我立即想到,从下面往上看,是根本看不见我的,我就算再努力抬头,也抬高不了多少,脖子的长度在那儿放着呢,而且这个洞口处有那么多植被覆盖,从外面看根本不像有洞口存在。

  如果我能纵向蠕动的话,我一定会往洞口外爬,哪怕是从洞口里爬出去,掉在下面,也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但是浑天成那混蛋,把我捆得实在有水平,仿佛就是为了防止我穴道解开后会爬出洞口似的,居然想出在脖子、脚踝上纵系一根绳子。

  更可恶的是,洞口外高里深,有点往下斜滑,想要掉出洞口,除非我能以现在的状态一跃而起,弹出去。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我只能死了那份儿心,继续观察外面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