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麻衣神相 > 第一二四章 比试

第一二四章 比试

  走到大殿门口,我便看见里面云烟雾绕,水汽蒸腾,两个身着道袍的男子都神情严肃地站在大殿中央,身前都摆着一张石桌,石桌上都放着一尊药鼎,药鼎之下有药炉子,炉子里都烧着火。

  两人的药鼎旁边都摆放着大大小小,十数个瓶瓶罐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这两人莫不是在制药?

  吕青峰朝站在门口的一个道士招了招手,那个道士立即跑过来,躬身向吕青峰行礼,道:“师公有何吩咐?”

  吕青峰道:“把解毒丸拿出来。”

  “是。”那道士立即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塑料盒子,打开之后,里面装的都是拇指肚大小的红色滚圆药丸。

  吕青峰转而对了尘师太说道:“师姐,里面正在比试制作‘毒火丸’,这药有毒,您是知道的,制作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些毒气飘出来,因此,为了预防万一,还是先服用些解毒丹为好。”

  了尘师太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比试药理,就该制作一些良药,怎么去制作毒药?”

  吕青峰“嘿嘿”一笑,道:“谁说不是呢?但这是大师兄的意思,我和小桃也没办法。”

  了尘师太知道吕青峰是在推卸责任,但也无奈,只好吃了一粒解毒药。

  我也拿了一粒,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苦的,还有股淡淡的甜味,是温良之性,应该没事,我便吃了下去。

  等我们都服用了解毒丸之后,吕青峰带着我们又往大殿里走近了一些,吕青峰指着场中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短须男子道:“现在是比药,那是张丁贤,小桃的六徒弟,与他对敌的是罗师兄的七徒弟石丁勉。”

  除了场上比试的两人外,大殿两侧地上还铺着许多蒲团,两边各有十多人盘膝坐在地上,这些人都穿着道袍,道袍颜色有些不同,但是肩膀上却都绣着一模一样的图案,一片云雾缭绕处,一个凶猛的独角兕正昂首嘶叫。

  这些人有老有少,神态不一,有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比试的两人,有的则闭目养神,好像丝毫不为外界之事影响一样。

  除了这些人以外,大殿屋门正对的地方,也有两个蒲团,一个蒲团上坐着一个干枯瘦削的老头,面色黑黄,须发皆白,神色甚是桀骜,顾盼之间,目中均有精光闪现,显得很是不凡。

  他旁边另一个蒲团上则坐着一个看似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身形有些佝偻,眼角鱼尾纹也较明显,脸颊已有老年斑出现,额头隐隐有三道抬头纹,但头发却是黑的,想必是染了色。这妇人虽然年老,但是却自有一股威势,看上去十分盛气凌人。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那妇人就是了尘师太的师妹周小桃了,虽然看似五十多岁,实际已经六十多了,她身旁的那个老头则是了尘师太的师兄罗千漠了。

  我们一行人进到大殿,周小桃和罗千漠都看见了我们,他们应该是事先得到了通报,所以看见我们也并不怎么吃惊,他们怕影响到场中比试,所以也未起身相迎,都是微微点头作罢。

  我看向场中,只见那张丁贤身材短小,右手持着一柄小铲,上下左右不住地在药鼎里翻动,左手上拿着一个小勺,不时地在自己身边的瓶瓶罐罐里挖一些东西,倒进药鼎里,动作甚是灵活熟练。

  石丁勉体型胖大,像个大厨师一样,右手握着一柄尖头铲子,左手拿着一柄瓷勺,动作丝毫不慢,也十分精熟。

  刚才在殿外听到的乒乒乓乓类似兵器撞击的声音竟然是这些铲子、勺子和鼎炉相碰发出来的。

  制药,我虽然不是太懂,但是也知道制药者需对各种药料的特性十分了解,对药料成份添加的比例和分量都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另外,制药的工具,包括药鼎、药炉、药铲、药匙的材料都要特别讲究,毕竟制药也是一种化学反应,材料不对,就会和药物产生反应,以致于影响药性。

  除了上述事项以外,中药还十分讲究制药时对火候的控制,是文火还是武火还是两火交杂,文火多长时间,武火多长时间,烧多长时间时,开始加什么药料等等,这一切都需要制药者具有丰富的经验。

  忽然间,只见张丁贤闷哼一声,忽的一拍桌子,那药鼎立时飞起,腾跃在空中,同一时间,张丁贤左手急抖,片刻之间,已经往药鼎里加了三次药料,而那药鼎还没有落下。

  这速度算是极快了。

  加完药料之后,张丁贤轻轻在药鼎上一碰,那药鼎便缓缓落下,又安放在药炉上,没发出丝毫响声,这一手功夫立即引起了许多人的喝彩。

  了尘师太看到,低声道:“张丁贤的药快成了。”

  再看那边,石丁勉却毫不着急,依旧是细火慢熬,左右手轮番动作,了尘师太看了他一眼,道:“此子心性平和,倒是适合研究药理,不过时间上……”

  “还有十分钟。”坐在蒲团上的罗千漠忽然叫了一声。

  “师兄是急了吗,嘿嘿……”周小桃冷然一笑道。

  罗千漠“哼”了一声,道:“我急什么,快的不一定好,慢的不一定不好,慢工出细活,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周小桃道:“要是时间到了,活儿出不来,那就是输了。”

  罗千漠正要反驳,只听那张丁贤大声道:“成了!”

  说着,就要熄火,周小桃“呵呵”笑了起来,罗千漠急忙站起身,去看石丁勉的药鼎,却见那里面的药还未成形,罗千漠忍不住骂道:“真是个笨蛋!”

  但我细看石丁勉的相貌,别的倒还寻常,只有一双耳朵很是独特,两耳滚圆,耳朵内上下轮廓紧紧相连,如同上下扣着两颗扣子一样,这正是典型的“棋耳”。《义山公录》有关相形的论述说:“耳圆其廓如棋子,福富相随中年至。”这正是有福好运的象征。

  既然石丁勉生就一副福相,此事或有异变。

  果然,不多时,眼看胜败已定,但变故却陡生,张丁贤的炉火刚刚灭掉,药鼎忽然“嘭”的一声裂开,药鼎中刚刚成形的毒火丸立即碎成粉末,飘散在空中。

  张丁贤呆住了,周小桃呆住了,吕青峰也呆住了,罗千漠和石丁勉也都呆住了,所有人都呆了。

  大家一起愣愣地看着张丁贤那里。

  谁也没有料到张丁贤眼看成功,药鼎居然碎了,丹药也崩了!

  罗千漠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好!好!天意!”

  周小桃满面怒气,冲着张丁贤呵斥道:“蠢材!你怎么事先都不检查检查药鼎,看是否可以再用?”

  张丁贤本来呆呆地站在场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药鼎究竟为什么会崩碎。听见周小桃呵斥,急忙躬身道:“师父,我错了!”

  吕青峰道:“好了,你也不是故意的,回去好好总结一下失败的经验,写五千字检查!”

  “是!”张丁贤如逢大赦,擦了擦额头的汗,站了起来,走到一边的队伍里去了。

  我和老爸面面相觑,心中暗道:“这也要写检查?还五千字?”

  周小桃不再看张丁贤,转而对罗千漠道:“大师兄,你也别得意,时间到了,你那位高徒的药制不出来,也不能算成功,这次最多是平局。”

  罗千漠道:“药现在就制成了,可以出炉!”

  石丁勉惊诧地看了一眼罗千漠,罗千漠道:“只要是个药丸,能毒死人,就算是我们赢了!”

  石丁勉早已会意,立即开始熄火,准备出炉。

  周小桃脸色一变道:“你这是耍赖!”

  罗千漠冷笑两声,道:“我怎么耍赖了?我们这边不过制作的药相坏一点,也不太成熟,但总算还是毒火丸,还有毒性,不似你们那边,连鼎带药都成了灰!”

  说话间,石丁勉的药已经出炉,那药看起来似圆非圆,似青非青,古怪之极。

  石丁勉却面不改色,道:“好了!我的药制成了,时间刚好到。”

  周小桃看着那药,怒道:“这是毒火丸吗?”

  石丁勉眨了眨眼,道:“是啊,师叔,这就是我炼制的毒火丸。”

  吕青峰大怒道:“这根本就不圆,怎么能叫丸?”

  罗千漠接口道:“谁规定的丸一定是圆的?我们这就叫做不圆的丸!”

  “你!”吕青峰和周小桃都起的面红耳赤,但却无话可说。

  罗千漠以及南宗一干人都得意洋洋。

  我脸上不禁流汗,快看不下去了,心中暗道:“这一群不要脸的。”

  罗千漠道:“去把小白鼠拿过来,让它吃了这毒火丸,如果白鼠死了,就算我们赢。”

  吕青峰气道:“不用了!这一场算你们赢!”

  罗千漠笑道:“还是吕师弟心胸宽阔,愿赌服输。”

  吕青峰气哼哼地不说话。周小桃在气头上,逮着一干弟子骂个不停。

  我见吕青峰、周小桃认输,心中更觉我先前想的那个计划可行。

  我悄然把了尘师太拉到一旁,道:“师太,我有个想法想跟你说说?”

  师太道:“你说。”

  我道:“我想以周小桃和吕青峰的为人,肯定不会心甘情愿地把万年夜明砂送给我们,即便是好言相求,他们也会百般推脱,所以咱们最好是有条件和他们交换。”

  师太道:“咱们有什么条件?”

  我道:“咱们可以帮他们搬回赌局。”

  师太道:“怎么说?”

  我道:“我和老爸冒充是东宗的弟子,老爸的武功肯定能在武比中获胜,我以相术在相术比试中应该也能获胜,咱们帮他赢两局,助东宗一统,如何?”

  师太听罢,喜道:“这是好计策!”

  我道:“我就怕师太不愿意东南宗合并。”

  师太道:“我虽然对我这师兄、师妹不满,但是我更不希望看到伏牛派分崩离析,他们两个无论是谁统一了伏牛派,我都高兴。”

  我喜悦道:“那就这样办吧。”

  师太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