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四章 倒九仙

第十四章 倒九仙

    说话的时候,假装去厕所的赵连乙已经回来。不多时,他两个手下端着一大包吃喝之物进了车厢。两个人看了车厢一眼之后,将吃喝都放在那二人身后的座位上。过了不久,另外两位侍卫也走进了车厢里,四个人装作在火车上巧遇的同乡,相互招呼了一声之后,便都坐在了一起。
    “这都是负责大帅安全的侍卫,日本教官调教出来的,一般人看不出来破绽。”赵连乙说话的时候,拿出来一张报纸。一边装模作样的看报纸,一边继续低声说道:“下一站是天津,如果你们说的那个姓赵的不在天津站上车的话,那就只能一直跟着这俩人到甘肃了。要在火车上待八天呢……”
    “老赵,在山西有关系吗?我们到了天津提前下车。你找找关系,调一列火车直奔运城……”
    罗四维说话的时候,赵连乙拿起了水壶正在喝水。听了这话没忍住,一口水都喷在了报纸上。猛烈的咳嗽了几声之后,对着罗四维说道:“你开什么玩笑?调一列火车去运城,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大帅?”
    “老赵你在东北待久了,少见多怪……”罗四维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在马窑淘出来的东西自己带不动,就花钱买通了铁路局的人,批了一列火车和俩车皮。只是现在时间太赶了,这才让你想想办法……”
    说话的时候,罗老四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一张支票。想了一下之后,在上面填好了数字,随后将支票交给了赵连乙,说道:“那次我一万大洋就搞定了,这次五万大洋。应该可以了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在此看了一眼前面俩人,随后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要的是时间,吕万年就算昨晚在罗家闹完事就坐上了火车。他一样要先到甘肃,然后转车到运城。怎么也要半个月之后才能到,我们早七、八天过去,到时候就在墓底下等着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老四好像已经看到了在墓底下,一脸诧异的吕万年,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们杀他一个措手不及,看看这个姓吕的还往那里跑。”
    赵连乙接过了五万大洋的支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将支票收好。随后继续说道:“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要打电报向大帅请示。到时候就看大帅愿不愿意吧,我们是来北平交公文的。现在闹出来这么多的事情,大帅那脾气……”
    “大帅一定会想把办法的。”我看了一眼不知道底细的赵连乙,随后继续说道:“到了天津我们就下车,运气好的话,天亮之前就能再上运城的火车。不过老四,你敢肯定他们要去的陵寝和你猜想的一样吗?”
    “原本我也没头没脑,不过吴老二提醒了我。淘沙要的炸药不多,他们这次带了这么多的德国炸药。绝对不是为了什么普普通通的墓……”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也取出来水壶喝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他们要去淘的沙是运城沙河口的倒九仙,那张墓图不是什么珍贵的大墓。只是墓主人不祥,墓葬的结构特殊这才勉强被放在三楼藏经阁当中。我们从开始就想拧巴了,估计罗家没有几个人看过那张墓图……”
    我听罗四维这话说的不清不楚,好奇心起来,便打算继续问到底:“老四,你把话说全了,什么叫做墓主人不祥?你们老祖宗建的墓有什么结构特殊的?还不都是你们老罗家的手艺吗?”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我们罗家八百多张墓图当中,就这个是人家定制的。”罗四维说话的时候,从皮包里面掏出纸笔。一边在上面画着图画,一边继续说道:“根据我们罗家留下来的文献上说,在北宋乾德三年,有人带着自己画好的墓图找到了我们罗家。请我们罗家先祖根据他所画的墓图来建造陵寝,原本我们罗家的规矩是非皇族、重臣不接。不过那张墓图实在是太古怪了,建造起来也是很困难。就是我们罗家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建好。
    就是这墓图打动了我们老祖宗,最后算是勉强接下来这个活。足足花费了十年,这才打造好了这座陵寝。本来按照约定,陵寝建造好之后,墓图就要被销毁的。不过我们老祖宗实在是舍不得销毁,最后誊写了一张留底。看起来就是这样图,给我们罗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手里的图也已经画好。上面画了一个八九层的宝塔,我不明白他画这个是什么意思。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就见罗四维将宝塔调转过来,塔尖冲下说道:“这就是那个陵寝了,我们罗家管它叫做倒九仙。好像宝塔一样倒在嵌在地下,塔尖就是主墓室了。只是不知道里面埋着谁……”
    “还有这样的墓葬?真是活的久了,什么事都能遇到。”我接过来图纸,反复看了几眼。这时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当下对着罗四维继续说道:“老四,这张图你背过了没有?要是你心里没底,咱们可要商量好在动手。别最后咱们是先一步到了墓底,结果进去了出不来,那你可就给你们罗家老祖宗丢人了。”
    罗四维打了个哈哈,说道:“所以说咱们的运气好,这个墓主人是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里面的陪葬多少。我们罗家孩子背墓图的时候都是绕过它的,还是我小的时候,上一代罗海山见到这张图没人选,就指名点姓的给了我……”
    当下,我们四个人都在感慨罗四维的好运气。又说了会话之后,列车员走进了车厢面对着我们喊道:“天津站马上就要到了,要下车的赶紧着……”
    赵连乙将那四个人留在了车上,监视那两个人的一举一动。然后指定在运城集合,随后便拿着行李,准备和我们一起下车。
    不多时,天津火车站到了。火车停好之后,列车员拉开了车门。还没等下车,便看到了赵老蔫巴就站在车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