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章 匪

第四章 匪

听了我的话,沈连城嘬了嘬牙花子。看了一眼车厢里面十几个当兵的,见到他们嘻嘻哈哈的没注意我们三个。这时卡车已经再次行驶起来,向着嘴子山的位置奔驰过去。见到没人注意,沈连城这才低声对着我说道:“别提了,本来族里长辈都给我托梦了。想不到还是没有躲开这个劫难,都是命啊……”

 

当下,沈连城将事情的始末缘由说了出来。

起因还是那个噩梦,梦醒之后两口子坐在床上,将各自做的梦对了一遍。两个人的噩梦一摸一样,沈连城说出梦里叔叔说的前半句话,他老婆就能把后半句话接上。几句话说完,两口子的背后都嗖嗖的冒凉气。说到打雷的时候,都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沈连城哆哆嗦嗦将屋里面能找到的蜡烛都点上了,满屋子都是光亮之后,两口子这才缓过来神。坐在床上呆楞了半晌之后,沈连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当下披上了外衣,仗着胆子就要推门出去。

海还呆坐在床上的女人见状,急急忙忙的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把拉住了沈连城,说道:“当家的,这大半夜的你想要干什么去?刚刚做了那个鬼梦,你还敢现在出去吗?”

“要不是做的那个鬼梦,你以为我敢出去?”沈连城本来就是提着一口气才走到门口的,现在被自己的夫人这么一搅合,又想起来刚才梦到的死鬼们。当下身子又开始哆嗦起来,使了半天的劲竟然连房门都推不开。

最后沈连城也是急了,当下将睡在外间屋等着侍候的丫鬟喊起来开门。这时候才发现是慌乱当中门栓忘了拔下来,一阵骚乱之后,将外间屋的灯烛也都点亮,这时沈老爷的心里这才多少有了底。当下命小丫鬟家中所有的人都叫起来,特地吩咐管家沈德泉赶快跑过来,沈老爷有事要吩咐他去做。

当沈德泉睡眼惺忪的站在沈老爷的面前,听到了刚刚自家老爷梦到的场景之后,沈管家当下睡意全无。他们父子两代人都是沈家的管家,从小和沈连城一起长大,知道自家这位老爷从来不开这样神神鬼鬼的玩笑,听着外面鬼哭一样的丰盛,一股凉意顺着沈管家的后脊梁一个劲的往上涌。打了个激灵之后,沈德泉提心吊胆的对着自家老爷说道:“老爷,这梦里面有我没有?”

听到沈老爷的鬼梦里面没有自己,管家这才长出了口气。正当他打算安慰沈连城几句的时候,沈老爷先开口说道:“德泉,你现在马上带上住家的长短工。去挨家挨户的把人都叫起来……”

说话的时候,沈老爷看了一眼桌子上摆放的座钟。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沈家堡里几百号人都睡的迷迷糊糊,就这一个小时有一半的人能被叫起来就算不错了。当下,沈连城改了主意,对着沈德泉说道:“去场院敲钟!就说山上的绺子(土匪)下山借粮来了,让他们都赶紧都起来,我带着他们一起跑!再把家里的老套筒带上,一边敲钟一边放枪!”

就这样一顿折腾,还是没有在天亮之前将所有的村民都集中起来。开始还真的以为是绺子下山抢粮,所有的人起床之后不是想着逃命,而是先开始收拾家里的细软。虽然总共也没有一块两快大洋。不过破家值万贯,就算人跑了家当没了,回来这日子也过不下去。

沈连城喊哑了嗓子,一连打了十几枪都没有在天亮之前将沈家堡一半的人召集到场院。眼看这就要天亮的时候,只有一半的村民拖家带口的到了场院。气的沈老爷牙根直痒痒,恨不得只带着眼前这些人逃走,不过又舍不得其他那些磨磨蹭蹭的老乡亲。

就在沈老爷让管家带着家里的长工,挨家挨户的将那些还在磨蹭的村民们拉到场院的时候。天边的第一抹晨辉已经照耀了下来,随后天色开始慢慢的亮了起来。看着越来越亮天色,想起来昨晚梦中沈增寿对自己说的话,沈连城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天亮之后,沈家堡的百姓们总算聚齐,就在沈连城要带着他们往火车站那里赶的时候。远处突然一片尘土飞扬,片刻之后,两辆日本造的黄皮子大卡车便出现在了村头,转眼之间便冲了了过来。那年头全中国有一大半人都没见过汽车长什么样子,当下村民们都被两个大家伙吓住,连四散奔跑的意识都没有。

两辆卡车一前一后的将这些惊恐的村名夹在了当中,大部分的村民都在疑惑:不是说绺子下山抢粮吗?这家伙直接都干出来两辆大卡车了,哪一伙的绺子有这么大的手笔?整个东三省才有几辆这样的大卡车,这一下子就造出来俩,这哪是绺子抢粮,分明就是扯旗造反。

卡车停下之后,从车上面跳下来五六十号穿着奉军军装的士兵。这些当兵的下车之后举着手里的枪支,连打带骂将已经吓蒙的村民赶回到了场院当中,等到把村民们都赶在到了场院当中的戏台上之后,第二辆卡车上面才跳下来一个军官模样的中年人。

在一队当兵的簇拥之下,军官走到了众村民的面前。看了一眼这些好像准备去逃荒的老百姓之后,军官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副官说了几句。随后副官走到了前面,对着戏台上面的百姓说道:“各位老少爷们,兄弟是张大帅统下一零八团郎团长的副官。郎团长奉了张大帅的军令前来咱们这嘎嗒剿匪,现在土匪已经流窜到了你们堡子后面的嘴子山上。郎团长有令,你们堡子派两个向导带路剿匪。如果因为你们耽误了战机,你们堡子的人都按着通匪论处!”

村民们什么时候见过这阵势?当下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出声。副官又重复了一遍,依然不见有人应声。当下骂骂咧咧的打开了枪套,就在他打算杀一儆百的时候。后面的郎团长突然走过来,一脚踹开了挡路的副官。随后亲自对着站在戏台子上的百姓们说道:“老子也不和你们这些穷棒子废话,都竖起来耳朵听着!选上的向导,每人赏五块大洋!如果顺利抓到匪首的话,每人再赏大洋十块!你们这些穷棒子,这辈子也没见过十五块大洋吧?一个一个怎么都跟个老娘们儿似的?有胆子想挣钱的就出来!”

听到了只要带路上山有十五块大洋拿,当下这些村名都开始兴奋了起来。当下就有年轻的壮劳力跃跃欲试起来,如果不是面前这些大兵还在举枪对着自己这边,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冲过去了。

狼团长看的哈哈一笑,对着那些举枪的士兵说道:“把枪都放下,你们哪个瘪犊子走火,谁还敢带我们去蛤蟆嘴……”

本来几乎都要冲过去的村民们听到蛤蟆嘴三个字之后,都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身子晃了晃最后又退回到了原地,这些人脸上兴奋的表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各自脸上惊慌失措的样子……

郎团长也没有想到会这样,他将赏金加到了三十块大洋,也没见有人敢过来。当下这位狼牙团长也是急眼了,他从枪套里面拔出一把马牌撸子手枪。“啪!”的一声冲天放了一枪之后,狰狞着说道:“你们堡子的村长呢?滚出来!”

这个时候,沈老爷心里已经明白了昨晚的梦应在了哪里。当下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要是按着梦里沈增寿的话,今天他们这些村名就要都死在这些当兵的手上了。

那个年头当兵的和土匪也没有什么区别,经常有当兵的假借土匪的名义抢劫。两者之间也有明显的区别,真土匪虽然也抢劫,不过他们的大头是绑票。而且真土匪的家伙也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好点的有几只老套筒,混的差点拿把菜刀也算是把家什。

当兵扮的假土匪因为没有藏肉票的地方,因此只是抢劫,其少有干绑票的营生。这些假土匪的家什也是一水的真家伙,赶上像奉军张作霖治下的部队,那都是清一色的辽造枪,远非一般的土匪可比。

不过论起来心狠手辣,那些当兵的假土匪可比真土匪要狠的多。真土匪主要是点到为止,吓唬吓唬就得了。假土匪担心事发被人认出来,经常都是整家整户的灭门。也有过整个村子的老百姓都被假土匪屠干净的消息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