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密道追踪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所有的马匹都发出恐惧的嘶鸣,四散逃窜,突入起来的变故让三人措手不及,纷纷从马背上摔到了罂粟花丛里,黎江摔落时,马蹬挂住了左腿,被马匹拖着在罂粟花中飞驰。

  大拿摔得一阵头晕眼花,屁股摔在了一块石头上,火辣辣的疼。

  “快,去救黎江!”嫣儿在屋棚里展露过了身手,也就不再掩饰,一个后仰安全着地,看着黎江陷入险境,赶忙朝大拿喊,让他一同救人,她自己也毫不迟疑的朝那受惊的马匹追了上去。

  借着一线月光,大拿看清黎江已经离得越来越远,那马匹奔逃的方向竟然是朝着武装毒贩的塔楼方向。

  大拿没时间去理会刚才蛰伏在罂粟花丛中的黑影是什么,匆匆一闪之后,那黑影又消失不见了,现在最紧要的是把黎江救下来。

  除了跟马匹赛跑,大拿跟嫣儿并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两人在罂粟种植园里飞快跑动,希望能追赶上那拖拽着黎江的马,可是人的速度,怎么可能跟马匹相比,追击了一阵,那马匹的身影越来越小了。

  “嘭……”塔楼上闪过一线亮光,枪声陡然响起,一声之后,又陷入了沉寂。

  大拿和嫣儿眼望附近的一处地方土石飞溅,吓得就地一滚,将身体趴在罂粟花丛中间,再也不敢妄动,两人都明白,塔楼上的那支狙击枪,已经瞄准了他们。

  没多久,那塔楼上亮起了两盏强光灯,刺眼的灯光在种植园上扫动。

  拖拽着黎江的马匹终于减慢了脚步,有两个毒贩冲上去,把马匹控制住,然后把黎江控制住。

  “完蛋了。”大拿看得真切,焦急的对近处的嫣儿说道,“黎江被他们抓住了。”

  嫣儿眉头紧锁,也看到了黎江被抓住的那一幕,“主动权又被他们夺回去了。”

  “刚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毒贩们在种植园里养了狗?”大拿对突然出现的黑影耿耿于怀,要不是那玩意儿突然出现,他们早就逃走了,不会导致现在这种局面。

  “我也没看清。”嫣儿摇摇头,“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是狗,体型相当大,应该是某种猛兽。”

  “我们低估了这群毒贩了,想不到他们还有后招。”大拿把冲锋枪拿在手里,对准前方。

  武装毒贩控制住黎江之后,在狙击手的掩护下,开始朝他们所在的方向扫荡过来,塔楼顶上原本在旋转的强光灯,也开始稳定的照射到大拿和嫣儿躲藏的方位。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嫣儿低声交代,“我们还没到跟他们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一伙毒贩而已,打死就打死了。”大拿不以为然,“省得他们祸害无辜百姓。”口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把枪口压了压。

  武装毒贩们大声的喊着什么,可惜嫣儿和大拿都听不懂西班牙语,只能揣测他们大概是劝降的意思。

  武装毒贩们越走越近,眼看不到百米的距离。大拿用手稳稳的托住冲锋枪,做好了战斗准备。他有着当兵的经历,枪械并不陌生。

  突突突……一连串的枪声响起。一个武装毒贩,突然开了枪,但显然是没有找准方向,胡乱的对着旁边一个地方胡乱扫射。

  大拿手一扣,就准备还击,被嫣儿再次制止。

  嫣儿轻声说,“你看那边。”她手指的方向,正是刚才那毒贩开枪的方位。

  大拿望去,发现一道黑影正在飞快的跑动,这是一只体型修长且庞大的动物,在黑暗里穿行,在月色的映照下,背脊上有一线流光,看起来很有美感。

  “是刚才把我们堵截回来的动物!”大拿感到奇怪,“怎么毒贩在对它开枪,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说话间,那几个毒贩又扫射了一排子弹,但那黑影跑得飞快,并没有被打中,反而挑衅似的朝武装毒贩们靠近了几十米。

  武装毒贩们的注意力被黑影给吸引,连塔楼上的灯光,也聚焦到了那黑影附近去。

  尽管难以捕捉到黑影的身形,但匆匆一瞥之下,大拿和嫣儿终于看清了那黑影的真实面目,那是一头高有一米多、长约两米左右的美洲豹,全身布满了环纹圈,圈中是黑色的斑点,纹路非常漂亮,也充满了警示,令人产生一种危险和不容靠近的感觉。

  武装毒贩们看清是美洲豹之后,立即变得谨慎,彼此交谈了两句,纷纷撤退。当他们回去塔楼之后,强光灯熄灭,整个罂粟种植园,有那么一刹那的陷入了深沉的黑暗。

  “刚刚那是豹子?”大拿并不太确定。

  “对。”嫣儿说,“又称美洲虎,一种介入虎和豹之间的猛兽,是整个美洲最大的动物之一,集合了所有猫科动物的优势,昼伏夜出,单独捕猎,除开人类之外,在雨林或平原上,几近于无敌,就连河里的鳄鱼等,都不是它们的对手。”

  “就凭它刚才躲子弹的速度,当之无愧的无敌!不知道它躲到哪里去了……”大拿听的心里戚戚,四处寻找,猛地看到一幅不可思议的景象。

  在一处小山坡后面,陆陆续续走出了十来个黑影,从外观看上去,那都跟刚才看到的美洲豹差不多。

  不用说,这里聚集了一大群美洲豹!

  “你确定,美洲豹是单独捕猎的动物?”大拿喉咙发干的朝嫣儿问。

  嫣儿看到一群美洲豹聚集一处,一时间忘了回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拿和嫣儿能听到彼此的心跳,两个人都感到深深的畏惧,现在的情形,超出了预计和掌控。

  谁都不敢轻举妄动,美洲豹是独行的动物,成群结队出现,不符合常理。即使这种情况偶尔会出现,那十几头一起聚集,也太反常了。

  毒贩们偃旗息鼓,不敢跟美洲豹正面冲突,都缩回了塔楼里,这使得十几头美洲豹在罂粟花里徘徊走动,十分的悠闲自得。

  “按道理,美洲豹昼伏夜出,都是为了捕猎,怎么这大半夜的,跑到种植园来了,而且还这么闲适,完全不像是要追捕猎物的样子。”大拿看着那些美洲豹半天没什么动静,感到很疑惑。

  “如果是捕猎,那我们两人无疑是最佳的猎物了。”嫣儿苦笑道。

  “难道它们是在蹲守?”大拿嘟囔一句,又觉得不对,“我看它们那样,倒像是在望风。”

  “还真是这么回事。”嫣儿被大拿一提醒,把头探出去一点,似在等待。

  没多久,那群美洲豹后面的山林里,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把。但因为地势的缘故,只能看见火把在移动,看不到举起火把的是些什么人。

  “他们来了。”嫣儿直勾勾的盯着那些火把,说。

  “谁来了?”大拿不知道嫣儿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之前佩德罗有说过,居住在森林里的印第安原住民,能够化身虎豹。”嫣儿说。

  “你的意思,是这些美洲豹是印第安原住民变的?”大拿笑了声,“你太有想象力了。世界上哪有这种事情……”

  说到这里,大拿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虎符镇发生的许多事情,远比人变为兽要超出人的认知,人死了之后变僵尸都已经真切发生了,印第安人变身美洲豹有什么不可能的?

  “世界各民族的神秘文化,从来不缺人变为野兽的神话或传说,狮人、豹人、狼人可见于各种记载中,这绝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是有迹可循。” 嫣儿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不过,我认为这些美洲豹,只是被印第安原住民驯养而已,并不是人变的。”

  “这么说,我比较赞同。”大拿说,“遇到僵尸就够了,要是还出现豹人,我真没信心去找黄金太阳盘了,实在太邪门。”

  “但今天还是很古怪。”嫣儿说,“你看那些火把,比较零散,在罂粟园里四处走动,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而这些美洲豹,则守在这里没有多余的行动,很显然是为了压制武装毒贩们。”

  “武装毒贩们挺怂的。手里武器那么多,竟然当缩头乌龟。他们上头把这片植物园给他们看,真是失策了。”大拿望了望远处,如嫣儿所说的情形一样,那些高举火把的人有几个已经离得非常近,的确是印第安人的装扮,火把光亮下,可以看到他们都在脸上涂了色彩,看上去格外狰狞。

  “我总感觉武装毒贩们撤退得太快了,有枪械在手,不应该会这么没底气才对。这群原住民,一定很不简单。”嫣儿说。

  “我们还是离远点比较好。”大拿说,“我可不想被美洲豹当夜宵。”

  两人匍匐在地,四肢并用开始逃离,尽管动作轻微,但还是会发出沙沙的声响,两人都提心吊胆,挪动几步又停顿下来看下美洲豹的动静。

  那些美洲豹不知是没注意到,还是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依然待在原来的地方。

  直到大半个小时候,大拿和嫣儿终于爬到了一个独立的石屋外,这是一个放置发电机和抽水机的地方,外面布满了电线路和水管道,水管道四通八达的延伸到种植园各处去,里面有机器仍在轰鸣,门口亮着一盏灯,无数的蚊虫飞舞。

  大拿发现房门上只用一根锁链绕了两圈,没有上锁,他走上去,把门打开。

  这栋小石屋很坚固,好像一个堡垒,大门是钢铁材质,暂时用来做栖身之所还不错。嫣儿没有异议,现在黎江被抓,外面又满是印第安人,只能暂时静观其变。

  两人在石屋中没办法休息,发电声和抽水声实在太大了,两人也没有心思睡觉,都趴在窗口看着外面。

  那些印第安原住民对塔楼还是比较忌惮,在比较远的地方四处走动,不时会蹲下来对着罂粟花仔细的看,有时还会呼喝不远处的同伴过去一起看,彼此交流几句,最终又失望的散开去,继续各自找寻。

  嫣儿很确定了,这些人的确是在找东西,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在这样广阔的罂粟种植园里找东西,无异于大海捞针,何况还是夜晚。

  天亮了,那些印第安人和美洲豹纷纷撤离,他们有的人手里抓着一些罂粟花,有的则空着双手,但脸上的表情无一例外,都很阴郁,看得出并不满意这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