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密道追踪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大拿和老沙顿时来了精神,其他人都一个个精神紧绷,做好战斗准备。谁都已经清楚,老任是怎样的来头。

  这时,从石碑缝隙处,走进来的却只有老任,甚至连他的得力助手苗人蛊婆都不在身侧。

  “三师弟。”老任信步走进来,看不出一点紧张,“想不到你们还先到一步。”

  “怎么就你一个人。。。。”刘所长警惕的打量。

  “我来谈判。”老任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坐下来谈的嘛,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没必要再打打杀杀解决问题。”

  “我们之间没办法谈。”刘所长说,“你背叛的是国家,这不是谈两句就能解决的事情。你要谈,去跟上面谈,看他们会不会答应。”

  “背叛国家?”老任的脸色顿时变了,“我是契丹后裔,现在哪里还有我的国度?别扯淡了。”

  “你做这么多事,无非也是要复国。”刘所长毫不客气的说,“你是脑子出了问题,看不清楚状况,凭几百个镜面士兵,就想有所作为?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以为机枪大炮,都是摆设。。。。”

  “不用跟我讲这些。”老任打断说,“你根本理解不了,你对镜面世界和镜面人一无所知。我跟穆师兄研究了十多年,掌握的是卸岭数百年的传承,我们才是真正的专家!”

  大拿听不下去了,走到老任面前,说:“你真有本事,把簋心风水陵全给破坏,四个风水眼也都摧毁,但最关键的东西还没到手。”

  大拿见到老任的那一刻,就知道刘所长为什么会出现在祭坛。因为簋心风水陵的四个风水眼,都已经被老任给破坏,刘所长不得不到最后一个地点来守候。

  “我的目标已经全部实现了!”老任说,“我的镜面军队,已经集结完毕,你知道他们的特殊本事,时间对他们的生理结构影响非常小,在这个世上,他们就等于不死,现在风水陵全被我破掉,他们能自由的到地面世界去,完成我的理想。。。。。”

  “你不用说得这么玄。”神偷在人群里说,“在大鲤的气孔热泉,我亲眼见到他们被热气给活活烫死。。。。。”

  “那是大鲤对镜面人的影响,等我们离开地底,就不会有这个问题。”老任说,“现在,作为前同僚,我来提醒你们赶紧离开,不然,就随着我们契丹的古祭坛,埋葬在地底深处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所长凛然。

  古祭坛陡然晃动了一下,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站不稳。

  唯有老任,背起双手,哈哈大笑,快步朝祭坛外走。

  “灵蛊。。。。。。”在晃动中,神偷大声叫喊,“是那些灵蛊起作用了。”

  “神偷,你在说什么?”刘所长焦急的问。

  “大鲤被控制了。”神偷说,“那个苗人蛊婆,可以控制密道里的灵蛊,整条大鲤,都在老任的掌控之下。”

  大地在震动,尘烟弥漫,散发出浓烈的硫磺味,石碑、石板发出摩擦声,似乎马上要倾斜倒塌下来。

  “不能让老任走,把他拿下。”刘所长示意年轻军人们动手。

  与此同时,青城道士、神偷、大拿和老沙,也顾不得脚下走不稳,蹒跚的朝老任追去。

  眼看老任走出祭坛,过了石碑缝隙,身影消失不见,大拿和老沙不由一愣,再往前走,就是幽黑的深渊,踏进去可能万劫不复。

  “没事,可以走。”神偷在旁说,“都是假象。”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老沙和大拿听信神偷走出去,果然又回到了先前那种似水非水的环境下,正要继续追击老任,却听唰唰声传出,黑压压一片箭矢从前方飞来,旱年飞蝗一般。

  在祭坛之外,几十个不死鬼兵早做好了战斗准备,虽然只是老任掌握下的不死鬼兵数量的其中一小部分,但在当前来看,也是拥有十足的人数优势。

  “不能追了,有埋伏。”大拿一看知道不妙,大声提醒,但刘所长身边的年轻军人,都冲了出去要捉拿老任,没把大拿的提醒放在心上。

  大鲤动了,地动山摇的声音非常巨大,但或许是在大鲤体内,反而受到的影响比较细微,只听到轰隆声,震荡并不大。

  年轻军人都是反应灵敏的人,纷纷拔出了军刀,朝那些在祭坛外面结阵的不死鬼兵们冲去,不死鬼兵们使用弓箭远程攻击,弯弓射箭娴熟,攻击的速度也相当快,但只伤到极个别的年轻军人,大多数的箭矢被青城道士施法给阻挡。

  有了青城道士在旁协助,年轻军人没有在不死鬼兵的弓箭下吃到太多亏,挨过了最初的一段距离,两队人马很快就靠得很近,展开肉搏战。

  跟大拿预料到的没错,刘所长从外面带来的这一队年轻军人,综合武力相当高,面对不死鬼兵,竟然能以一挡三,小范围的团队配合,更是让不死鬼兵显出劣势。

  老任对战局没什么兴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对啊,老任特地跑过来,是要干嘛?”老沙朝大拿问,对老任的所作所为极为不解。

  大拿也摇头,“看不懂,按道理不应该来才对。他对契丹族神灵之眼的事情似乎是不知情。要是知情的话,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离开。”

  “把老任抓到,问他不就行了。”神偷冲他们喊,快步的朝老任离开的方向追去。

  趁着年轻军人和不死鬼兵纠缠,大拿和老沙也追向神偷,大鲤整个动了,虎符镇危在旦夕,不把老任给抓住,局势无法得到控制。

  老任走了一段时间,进入到一片昏暗的区域,停下脚步,背起双手转过身来,笑嘻嘻的看着追他的三个人。

  一大队身穿铠甲的不死鬼兵纷纷出现,把三人围在中间。

  “我特意放任你们三个来追。”老任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现在我大局在握,如果你们愿意帮我做事,我会考虑放过你们。”

  “你一切都在掌握,我们还能帮你做什么?”神偷问。

  “我有复兴大计,能人异士,总是不嫌多的。”老任说,“我这个人,一向求贤若渴。。。。”

  “你还真把自己当大人物了。”大拿冷笑,“白日梦做得不错,但你的梦快要醒了。”

  “任卫东。”老沙把上衣扣子解开,转过身,露出后背白马青牛的纹身,“你就是个欺族灭祖的混账,你老祖宗在此,还不快跪下磕头!”

  当老沙把衣服脱下,背对老任时,大拿很明显的感觉到,老任脸上的笑容,陡然之间全部消失了。

  在不死鬼兵队伍中,头戴青面獠牙面具的人缓缓走了出来,这个人,正是不死鬼兵的首领(耶律乞努)。

  “不,回去!”老任冲不死鬼兵首领下令。

  然而不死鬼兵首领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右手拔出弯刀,平抬举起,刀尖指向老沙,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睛,与之对视,嘴里说了一句契丹话。

  大拿听不明白,问老沙:“他在说什么?”

  “你的人头,是我的!”老沙回答。

  “老沙,这个人到底是谁?”神偷在旁边问。他很清楚,老沙才是真的镜面耶律乞努,那这个戴面具的人又会是什么身份?

  “我也很想知道。”老沙说着,从随身背着的包里,也拿出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戴上,一步步走向不死鬼兵首领。

  被灵蛊控制了的不死鬼兵们,发生了一阵骚动。老任更是面色惨白,显然老沙戴上面具之后,对不死鬼兵们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两个戴面具的人遥相对视,视线交流。

  “他们两个。。。。”大拿喃喃说道,“原来是一个人!”

  “啊!”不死鬼兵首领和老沙,同时发出一声大喊,一个空手,一个拿刀,朝彼此冲了上去,一个错身,不死鬼兵首领弯刀横扫,老沙却是仰腰避过,抬起一脚,正踢中不死鬼兵首领的下颚。

  不死鬼兵首领仰后扑翻在地上,老沙双腿一锁,把他拿弯刀的手给锁住,再一扭身,就把弯刀给夺了下来,也没二话,一刀砍向不死鬼兵的头颅。

  青面獠牙面具应声而破,裂成两半,露出内里的面孔。

  一张看上去稍显年老的面孔,须发掺白,但并无畏惧神色,只有不甘于怒火,额头被老沙用刀砍了一刀之后,逐渐流出血。

  “我猜错了?”大拿愣住,面具破裂之后露出来的真人,跟他预料中的不一样。

  “你到底是谁?”老任问老沙,现在,轮到他疑惑了。

  “背纹白马青牛的人,还能有谁?”老沙怒视老任。

  老任紧捏拳头,“这不可能!这种纹身,灭国的时候就失传了!没有谁能纹得这么完整。”

  “你长得不像我。。。。。。”躺在地上的不死鬼兵首领嘴里呼喝有声,用汉话说,“但你的确是我!”

  大拿逐渐理解,地上的不死鬼兵首领,也是耶律乞努的镜面人之一。老沙只能算半个耶律乞努,因为他的外貌,跟耶律乞努不吻合。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不死鬼兵第一次来到虎符镇上,没有认出老沙的缘故。

  但其中的缘由,大拿想不通透。

  “你该回去扭转战局,而不是待在这个世界。”老沙对不死鬼兵首领(耶律乞努)说,“带领部族,回去吧。。。。”

  “虎符!”不死鬼兵首领(耶律乞努)仍不死心。

  “老任,把虎符交出来。”大拿向老任讨要,“蛊婆控制大鲤去了,这些人,会逐步脱离你的控制,你没有胜算。”

  “你们通通去死,亏我一而再的饶过你们。”老任大骂,口里默默的念咒,把不死鬼兵们重新控制住,指挥他们毫不留情朝大拿等人杀来。

  大拿张嘴,发出很有节奏的声响,把老任的念咒节奏给破坏,那些不死鬼兵们,动作变得犹豫不定。

  “虎符在这里。”随着这个声音响起,虎符被抛到空中,对准老沙落下。

  老沙伸手接过。

  老任停住念咒,在他身边,站着一个不死鬼兵,正用刀架在他脖子上。

  大拿看过去,没想明白怎么会有不死鬼兵临时倒戈。

  他们被灵蛊完全控制成为傀儡,不可能像不死鬼兵首领(耶律乞努)因为老沙的出现,而产生一定的自主意识,更不可能做出抢虎符、威胁老任的事情来。

  那个把刀架在老任脖子上的不死鬼兵抬了抬头,露出笑容。

  竟然是神偷。

  大拿左看右看,一时有点发愣,因为另一个神偷,就站在他旁边不远。也就是说,有一个镜面神偷,在帮忙。

  “拥有我这种本事的人,有一个就不得了了。”两个神偷同时说,“有两个,能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