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盗墓笔记续9 > 第四十九章 炸药

第四十九章 炸药

我现在所处的这段距离,当时胖子还跟在我身后,那么也就是说,他是在跑到前面的位置才失踪的。这里的巷子纵横交错,当时我为了追王坤,所以没有等胖子,他一时迷了路也不是不可能,我只要顺着跑过的路,留意其它的巷道,或许就能找到胖子的踪迹,果然,在不久之后,我在一个分道的地方,发现了一串脚印,那串脚印没有跟上大部队,而是单独绕进了另一条巷子。

我顺着巷子看过去,巷子看不到头,不知道有多深。

该死,这死胖子难道是路痴吗?

我深深吸了口气,顺着脚印走了下去,心中发誓,待会儿一定要对这老胖子进行团队教育,让他知道什么是团队意识,随意离开组织是不对的!

接着,我开始顺着巷道中的脚印走,转过几道弯后,我觉得不对劲,地上的脚印越来越凌乱,步伐也越跨越大,也就是说,胖子再最后,开始奔跑起来,难道他遇到了什么危险?

心中一紧,我不再用走的,跟随着凌乱的脚印追了上去,结果拐过一个弯道,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的广场,广场中央,王坤三人正聚在一起,不知再说什么。

看地上的脚印,胖子应该也到了广场里,为什么没看到他的影子?

我走出了巷子,随着视野的开阔,广场的尽头,一座石砌的宏伟宫殿映入眼帘,确切的说,这不是宫殿,它的布局,更像是祭祀用的神庙,门前是低矮繁复的阶梯,阶梯外是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广场,难道这就是马子所说的那个广场?

这时,马子看了我一眼,狠狠骂了句:“妈的,又被引到这里来了。”

王坤神情紧张,强自舒了口气,道:“这里会不会是那东西的老巢?”他指了指神庙,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神庙里面黑洞洞的,连阳光似乎都透不进去。

我不关心这里是不是软粽的老巢,而是问道:“有没有看见胖子?”三人同时摇了摇头,李老大皱眉,道:“他失踪了?”

我不由想苦笑,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想到顺子的尸骨,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这死胖子,别也是被那东西给盯上了吧?

这时,李老大又道:“既然那东西把我们引过来,咱们就去会一会。”想来是顺子的死刺激了众人,三人一改先前害怕的举动,神情咬牙切齿,上了枪就往神庙里走。

马子回头看了我一眼,从装备包里找出一把小散枪扔给我,问道:“你是跟我们一起去,还是找人?”现在这种情况,我没有装备又没有食物,自然不可能一个人走,而且刚才胖子的脚印,也到达了广场的范围,王坤三人没有遇到,会不会是因为胖子先一步到达了?

我想了想自己来时的路,似乎路程稍微短些,胖子确实有可能比李老大三人更快到达这里。

那么他现在,也进了神庙里?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便冲马子摇了摇头,道:“我跟你们一起走。”紧接着,李老大打头,我们穿过广场,踏上石阶,进入了这座宫殿似的神庙。

神庙外面木制的门全部大敞着,如同在迎接来宾一样,一进去,两边是一溜对排的石柱,石柱跟高,往上望看不到头,房顶黑漆漆的,阳光只能照射到门口的位置,更里面则阴沉沉的。

李老大打开了手电,四下扫了一圈,道:“咱们继续找,肯定有机关。”马子两人便开始对着大殿里的石壁敲敲打打,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布局,觉得很不寻常,既然这里是一间神庙,那么供奉的神灵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西域的神庙是什么样的布局,但按照古代汉人的宫观布局,供奉的神灵应该是正对着大殿的,而此刻,原本应该有神台的位置,是一片平地。

我走到神台处,石墙是青灰色的大砖,上面有一些砸出的图案,很抽象,我感觉又点像风,又有点像云,看不出有什么具体意味。

李老大三人还在坚持不懈的找机关,神庙里可以挪动的东西,基本上都被触碰遍了,也没有什么机关启动的征兆,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便问马子:“有炸药吗?”

马子摸机关的手愣了愣,随后点头道:“还有一些。”接着,我又道:“老大他们最后一次待的地方是哪里?”马子皱着眉回忆了一下,随后指着我站的地方,道:“好像就是那里,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分散了,我记得,老大和德国妞几个,当时好像就在你那片位置,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既然是在我这里,那么机关就应该在我附近,这三人怎么全部往其他地方找?似乎看出了我的怀疑,王坤苦笑道:“你所处的那个地方,我们三个人几乎连石缝都看过了,足足找了三个多时辰,实在是找不出什么机关。”

找?

我看着三人愁眉苦脸的神色,笑了笑,道:“为什么要找机关?马子,拿炸药,就在我踩的这片地方,给我炸。”我也想明白了,我是个土夫子,又不是什么考古学家,既然知道了机关启动的方位,我还找个屁。

这几年,我对机关也算有些了解,路人甲一伙人,当时是站在这个位置,能让他们一瞬间消失不见的,只有一种机关,那就是翻板机关。

这块活动的翻板,可以是在脚下,也可能是在墙壁上,甭管在哪儿,只要将炸药堆在墙角,最后都能炸开。

马子听完我的吩咐,几乎是目瞪口呆,显然被我的匪气给惊了一下,这时,李老大骂道:“该死,早该想到这一层,马子,上炸药。”

三人都是部队的,玩武器炸药自然比我拿手,没多久就估算好了分量,我第一个就冲到了神庙外,胖子在长白山放的炸药,我至今记忆犹新,差点把自己都炸个半死,这回我还是觉得躲远一点比较保险。

随着马子引燃火线,我堵住耳朵,张开嘴巴,戌时,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神庙里扬起了大量的尘灰,石块纷纷往下榻,王坤叫道:“不好,这殿要塌了。”

我瞄了一眼大殿内的几根巨型石柱,冲他摆摆手,道:“放心,塌不了。”我是学建筑的,炸的位置是在墙中央,没有损坏一根石柱,充其量那面墙会裂,看着动静很大,实际上不会对主体造成什么破坏。

不久,尘烟散尽后,我们背着装备重新回了大殿,此刻,原本该供奉神灵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坍塌口,这个洞口开在墙角,一半被掉落的大石堵住,露出一小截洞口,仅有一人宽,不过爬进去倒也没问题。

我蹲在洞口往里看,里面黑洞洞的,于是招了招手,示意给我一个手电筒,我没回头,也不知是谁把手电筒放我手上的,大约是我炸庙的举动过于大胆,三人显得十分配合。

我打着手电往里看,对面似乎是一条向下延伸的石阶,黑幽幽看不到底。

马子道:“原来真的在这里,老大他们一定顺着这条石阶下去了。”

王坤疑惑道:“这后面是什么?”

我举着手电四下晃了一下,阶梯的周围,没有机关启动过的痕迹,便拍了拍王坤的肩膀,道:“有没有什么,进去才知道。”胖子此刻行踪不明,我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但就待在这里显然不太现实,先不说那个诡异的黑影,若王坤一行人撇下我自己走,恐怕我就得饿死。

胖子应该就在附近,我在洞口的位置,用匕首刻了一个邪字,他一旦进入神庙,就会顺着我留下的标记追过来。待我留好记号,我们一行四人,由我打头,率先进入了地道里。

不知怎么,一进入黑暗的地道里,我反而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难道是下斗的后遗症?

这条阶梯很长,盘旋而下不知通向何方,随着不断的深入,通道内完全陷入了一种深沉的黑暗里,我们打了两盏手电筒,手电的光芒在盘旋的通道里,总无法打到尽头,每一个转圈,都不知道后面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

走了大约十五分钟后,我便觉得有些惊心,这条阶梯一直盘旋向下,我们四人的速度并不慢,这时候都没有走到头,我们难道已经深入地下了吗?

就在这关头,马子嘀咕道:“别是走进十八层地狱吧。”我下意识的顿了顿脚步,暗骂这小子不会说话,这种环境里,最忌讳的就是营造恐怖气氛,容易勾起人心底的恐惧,对接下来的前进反而不好。以前在斗里,这话都是我来说的,现在我早就学乖了,什么情况下能说,什么情况下不能说,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偏偏这小子突然搞了一句十八层地狱,我当即就想问候他十八代祖宗。

我说了句:“别瞎说,这条通道不是直下,而是盘旋的,而且盘旋角度很大,我们走的虽然久,其实并没有多深。”一句话放缓了气氛,众人也不再那么小心翼翼,王坤单手端着枪,一边走一边拍周围的墙壁,道:“这古代人建筑工艺不是盖的,现在造这种盘旋梯都不容易呢。”

我一手按着小散弹枪,一手打着手电筒,目光紧紧注视着前方,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便随口说道:“古人的建筑工艺一直是个谜题,比如古埃及的金字塔,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这些都是现代建筑水平都无法达到的。”

除了这些,还有长白山的青铜门,秦岭的青铜树、汪藏海的海底墓,我相信任何一个,都是现代人类无法复制的,历史沉淀了人类的智慧,同样也湮灭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这些古老神秘的建筑工艺,恐怕再也无法实现了。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会有人醉心于考古事业,相对来讲,我这样放炸药的土夫子,真是可恨。

我说完,马子笑道:“不愧是文化人,我就读了个初中。”

王坤打趣道:“行了吧你,初中还好意思拿出来说,咱们几个,就顺子是大学毕业,连高中课本长啥样都不知道呢……”话没说完,王坤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

就在这时,我前方的阶梯突然到了尽头,狭窄的盘旋梯被扩宽成一条笔直的通道,手电光所及之处,是巨大的青砖堆砌的通道,这时,我身后的马子突然道:“快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发现通道的地面上,有一滩暗红色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