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盗墓笔记续9 > 第七十四章 黑影

第七十四章 黑影

我这么一想,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首先是这间墓室的结构,如此恢弘,如果这都不是主墓室,那么真正的主墓室该修成什么样?

再者,这上面吊的悬尸护卫,是一种高规格的陪葬,小花之前说过,这些尸体,是用来监视整座墓室的,那么我们现在见到这些悬尸,也就意味着,这座墓已经走到头了。

虽然有很多出土文物证明,古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能煅制青铜器,但那时候技术落后,青铜是非常珍贵的东西,而这具青铜棺椁和这扇青铜门,恐怕就算倾国力也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那么这青铜棺椁里躺着的人,必然身份高贵,难道……这里面躺着的,是松达剌人?或者是库拉日杰?

这具棺椁里,会有关于终极的线索吗?

青铜棺的造型很奇特,跟寻常的棺椁有很大区别,四角圆润,造型硕大,上面的纹饰显然是整体浇筑的,这样的工艺,即使在今天,也是一件困难的事。

这具棺椁为什么会被吊到上面?这座天渊棺椁的结构,完全颠覆了我对古墓的认识。

接着,小花道:“这棺开不了。”

我心中一惊,道:“难道是铁水封了?”也不等小花回答,便凑近去看那具棺椁,只见连接处有一道细缝。看不出有什么铁水浇灌过的痕迹。

小花道:“这具棺椁有机关,要靠机关才能打开,我们刚刚已经试过了。”

机关?我不由仔细去观察青铜棺椁的表面,上面的纹饰造型古拙,但都是很抽象的东西,看不清具体含义,我绕着青铜棺,从不同的方向去观察,依旧看不出头绪。

机关的意义在于打开棺盖,那么必然在一个我们能触及到的地方,那么这个地方会是哪里呢?光用肉眼无法判断,于是我伸出手去摸,瞬间,一股阴寒之气顺着棺椁传来,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仅仅是片刻的事情,但当你再去感觉的时候,那股阴寒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隐约觉得,这棺材里躺着的东西,恐怕不是善茬。

就在我摸索棺椁时,我突然在棺椁侧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纹饰,这个纹饰如果是一般人来看,必然会忽略过去,但我却一眼认出来,那是一个铃铛的造型,一只古朴的六角铃铛。

我的大脑轰鸣一声,整个人呆住了,瞪着青铜棺上突起的铃铛纹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七星鲁王宫、秦岭的青铜树、张家古楼里,都曾经出现过这个铃铛,它有什么意义?这几个地方的年代差距如此大,为什么会出现同样的六角铃铛?难道,这个铃铛的发源地,就是在这里?

我想起这种铃铛的诡异功能,不由心有余悸,下意识的侧耳倾听,并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难道是巧合?我心中的不安逐渐扩大,伸手按了按那个铃铛型的图案,很稳当,不像有机关,但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这个铃铛造型与其它纹饰有些差异,虽然这个差异及其细微,但由于我对铃铛的特别留意,因此看了出来。

它不同于其它纹饰是整体浇筑的,在连接处,可以看到很微小的细缝,犹如头发丝般细小,难道机关就在这儿?

这时,路人甲显然察觉到我的不对劲,蹲到我旁边,顺着我的目光观察,随即咦了一声,似乎也有所发现,旋即,他带着乌金套的手扣住了突起的铃铛纹饰,随后极其缓慢的左右旋转,我看不出他用了多大的劲,但不多时,他手上的青经就爆起,连带嘴角也绷的紧紧的,就在这时,我发现那个铃铛居然动了,与此同时。一声极其细微的‘咔嚓’声响起。

仿佛是扣动了什么机括。

我们三人顿时紧张的注视着青铜棺椁,那是咔嚓声之后,便再也没有其他声音,这时,路人甲起身,冲小花抬了抬下巴,随后打了个手势,示意小花上前,我知道,他们是要试着开棺。

我瞥见小花将小冲锋放在墙角,于是抱在手里,枪口指着青铜棺,路人甲瞧见我的动作,嘴里嗤笑一声,似乎在嘲笑我胆小,我心道:就老子这开棺必遇棕的体质,还是早些防备的好。现下我浑身是伤,肩上又有枪伤,即使去帮忙也使不上多少力,反而会崩裂伤口,我干脆站在墙壁的位置,看着两人手抵着青铜棺,吃力的推。

由于靠火龙太近,没多久我就觉得热,忍不住稍微前进了一段距离,突然,我觉得周围的环境有些奇怪,但究竟是哪里奇怪又有些说不上来。

火龙没有再熄灭,依旧在墓壁上跳动,周围也没有任何古怪声音,那我心中那股不安是从哪里来的?人的感觉,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有时候奇准,有时候又是虚惊一场,英国的心里学家,将感觉归类于人的潜意识,即人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潜意识已经对情况作出了分析,那么,我现在的感觉是不是潜意识发现了什么危险,只是我还没有察觉到而已?

那个危险来自于哪里?

我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虚,仿佛就要有什么极其恐惧的事情发生,但观察四周,却一片安然,小花和路人甲依旧在吃力的推动青铜棺,完全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是我多心了?难道是我长期下斗的后遗症?一开棺就紧张?

就在这时,我耳里突然听到一阵刺耳的声音,有些沉重,仿佛巨大的石门在开启一般,于此同时,小花闷哼道:“动了,加把劲,嘿——!”

声音来自于青铜棺,或许是刚才的机关找对了,棺盖已经移位,露出了一条极小的缝,见此情况,我也忍不住上前帮忙,结果一用力,肩上就传来一阵剧痛,疼的我冷汗直冒。

小花无奈的笑道:“吴邪,不用你。”我知道不是逞强的时候,反正丢人的事情做的多了,也不差这一条,当即从青铜棺上直起身,一抬头,我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我看到了对面的石雕,终于知道是什么不对劲了。

因为我发现,那些石雕的脸,此刻一张张的,全都在看着我们。

那一张张狼脸上,或哭或笑,此刻,它们面向我们,或平视,或俯视,或斜斜的盯着,那狭长的狼眼,仿佛是活的一般,透着一股邪劲儿。

我声音有些干哑,赶紧叫小花两人:“解小九……”小花估计是不满我给他起的外号,皱了皱眉头看向我,大约是我此刻脸色很难看,他皱眉的神情转为惊愕,旋即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霎时间,也神情巨变。

这、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正觉得渗的慌时,死寂的墓室里突然响起了一种沉闷的声音,仿佛是什么重物的摩擦声,我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处,顿时心头一跳,那具青铜棺的棺盖,竟然在自己移动。

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么重的青铜盖子,便是小花和路人甲两人,移动起来也极其吃力,该死,里面到底躺了什么东西?看着架势,这是要起尸了,我手中的小冲锋顿时对着那条露出的缝,也顾不得那些诡异的狼首石雕了。

棺盖只开了一半便停下了,我紧张的朝里面看,黑洞洞的,火龙的光似乎都渗不进去,里面到底是什么?这时,小花冲我比了个眼色,示意我让开,我稍稍退后两步,接着,路人甲和小花一人到了棺材的一头,双手扣着棺盖,看来他们是准备把棺盖弄看。

这时,小花将目光看向我手里的小冲锋,做了个唇形:“注意。”我点点头,一眨不眨的盯着棺材,等着里面的东西出来,下一刻,小花和路人甲突然猛的发力,仿佛是被大力金刚上身一般,随着他们一声齐齐的大喝,巨大的青铜盖砰的砸到地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耳边听到了一种极其尖利的叫声,那种声音难以形容,听在耳力,整个耳膜的在发痛,仿佛有无数绣花针在你耳膜上扎一般,与此同时,一个猴子般大小的黑影,突的从棺材中冲起,嗖的一声没入了上方的黑暗。

那是什么东西?

我的枪口瞬间朝上,上面只有无数的悬尸,它们仿佛也受到了那个黑影的惊扰,开始摇晃起来,垂下的黑发飘飘荡荡,形成诡异的一片黑影。

小花气息喘的很急,问路人甲:“是什么东西?”

路人甲抬头看着上方,半晌才道:“没看清。”我们三人谨慎的注视着上方,以为那个黑影会跳下来,结果接下来一片平静,或许那个不知名的东西已经走了。

等等,难道那上方还有通道?

我突然想到这一层,忍不住将手电筒也打开,但光依然无法射到顶部,只能看到悬尸摇晃的身形和那两条垂下的铁链。

这时,路人甲收回目光,看向了青铜棺里,我虽然不知那黑影是什么东西,但看这情况,它大约不会再回来了,于是也上去查看,结果一看之下不由愣住了,因为青铜棺里,是空的。